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开卷|在久里滨接收美国国书

启微图书 2017-12-28 21:55:57


(1853年7月)7日早晨,在浦贺执勤的奉行户田氏荣收到了从江户送来的接收国书的训令后,立即命令香山左卫门到“萨斯奎哈纳号”传达幕府的意思。由于佩里没有想到日本方面会立即答应美方的要求,所以一开始时他追加要求,让高级官员过来商讨接收国书的办法,并亲手将国书的译文交给官员。香山以违反约定表示抗议,让美方撤回此要求。但美方要求日方保证前来接收国书的官员要与佩里的地位相当,于是香山返回把情况告知奉行。在约定的三个小时里,尽管基本方针一致,交涉没有进展。双方缺乏信任与翻译不顺利是主要原因。到了下午4时,香山再次来到舰上约定亲手交付美方将军授予接收者的委任状,接受地点定在久里滨,并提议国书接收时不作任何发言,而有关对国书的答复书在长崎交付。佩里同意国书接收时不进行实质性的交涉,但要求日方在五六个月后作出答复,答复书的接收地点为浦贺。第二天(8日),香山等到井户到达浦贺后一起上舰艇向美方交付有关奉行任命状的副本。双方同意在久里滨进行国书交付仪式,并商讨仪式的具体细节。


嘉永六年六月九日(1853年7月14日),国书交付的日子终于来临。日方从前天开始就彻夜在久里滨的海湾深处搭建临时小屋,挂帷幔并竖起鲤鱼旗。当然,负责警卫的大名也出席。彦根藩派出2300名武士,川越藩派出360名武士守在会场的背后,会津藩和忍藩分别派出150艘和42艘巡逻船守卫在海湾的两侧,一共动用了五千人左右,但会场的周围与前方只有浦贺奉行若干人。会场入口的左方由下曾根金三郎率领浦贺奉行所的与力官吏与下级警卫排成列队。他的旁边放有两门野战炮,美方只说了一句“寒碜”。另外,佩里预先派出测量队到久里滨海湾进行测量,并于9日早上将舰队驶入,作护卫列队式。由于风平浪静,只开动两艘蒸汽舰艇。佩里将有关人员留在舰上,命令约300人上岸。


当蒸汽舰艇驶入久里滨附近海面时,香山左卫门等人迅速前来迎接。他们的服装与往常不同,色彩鲜艳,非常醒目,美方士兵也身着很气派的盛装。不用说出身于身份制社会中的人,就连崇尚平等的民主国家的代表为体现军人风度,也同样在外观形式上下很大的功夫,当然也是为了在日本人面前不丧失本国的威严。


上午11时前,美方士兵分坐十三艘驳船向岸边驶去。乘坐在先头船上的是布津南舰长,在到达用土袋子搭建的临时栈桥时,他抢先于日本的向导船跳了上去。他随后让陆续上岸的军官与水手、海兵队与军乐队排成整齐队列以迎接佩里的到来。佩里是在鸣13响礼炮之后才离开“萨斯奎哈纳号”的。佩里上岸后,手持国旗、提督旗、国书以及委任状的水兵,亚当斯参谋长等幕僚立即跟随其后走入会场。双方都为防止意外情况发生而不敢疏忽大意。美方则作好直接开炮的准备,而日方则下令不准子弹上膛,火绳也没有备火。


接待室放着四把寺院里使用的椅子。坐在上面的日本代表户田氏荣和井户弘道在佩里进来时,立即站起来鞠躬上前迎接。佩里点头致谢后坐在对侧的椅子上。日方坐在里边,美方坐在外侧,接待形式是同一平面的。这与大清国、朝鲜要求外国使节行礼节的方式很不相同。从形式上看,双方的地位大体相等。香山左卫门与翻译堀达之助坐在地板上。还是荷兰语翻译堀达之助首先打破了数分钟的沉寂。他问水手国书准备得如何,佩里立即命令随行的年轻水兵从候客室拿出国书等文件。存放国书的盒子是佩里特意定做的,紫檀木的质地,锁头是纯金的,非常华贵。由两位身体强壮的黑人士兵打开盒子,放在日方准备好的朱漆器物上。日方以同样的方式接收佩里的委任状以及他本人写给日本皇帝的亲笔信件。没有出现美方使节亲手交付信件的场面。其间,肯蒂大尉还将国书的英语、荷兰语和汉语的译文一一展示。接收仪式结束后,佩里命令水手对文件的性质分别做了说明。堀达之助把他交给香山,并说“快磕头”,香山立即站起来走到井户跟前跪下,低声地将文件递给了井户。看到了“浦贺知事”的这一姿态,难怪佩里将户田视为“皇帝的首席评议员”,将井户视为他的副手。户田于是命令香山向美方递交用日语和荷兰语写的“皇帝颁发的国书接收委任状”。


文件交接仪式结束后,佩里表示马上要离开,将在两三天内访问琉球与广东,如有书信可寄往彼处。如果日方不作答复,美方将在明年四五月间率领更大规模的舰队到来。堀达之助对此再三询问进行确认。佩里还谈到太平天国之乱的问题,堀达之助反复地询问而回避了翻译。随后,双方又再次陷入沉默。到了中午,日方连饮料都没有准备。香山左卫门和堀达之助将朱漆器物系上扣后退场,随后佩里也跟着站立起来。户田氏容和井户弘道再次站起来目送佩里离开。接收仪式花费了二三十分钟。日方代表既没有亲手接收国书等文件,也没有任何发言。虽然采取了对等的礼仪,但日方采取的做法是避免产生双方已发生“通信”的外交关系。仪式结束后,紧张气氛立即消失。日方人员悄悄地对卫三畏说,户田在佩里退场后才松了一口气,他为接收国书一事终于平安无事地过去而高兴。美国方面也对眼前费了许多周折才成功登陆的土地产生了依恋的情绪,迟迟没有登上小船,他们还捡起贝壳与小石头往海面上扔。看到这种情景,一直只能站在远处观望的日本警卫兵以及久里滨的居民迅速靠过来想亲眼看看这些美国人。美方认为这是日本士兵缺乏素养,日本方面也发现了这一弱点。其实,在一触即发的危险度过之后彼此都产生了好奇心。卫三畏终于开口说日语了。他带两位日本人去看蒸汽船与手枪,其中有一人问美国女人的皮肤是否很白,而另一位问怎样学习兵法。这两件趣闻曾多次在以后的史料中出现。这是当时日本男子最常提问的问题。相互看刀剑也是当时男人相见时常看到的情景。


午后1时左右,美国士兵们才各就各位将两艘舰艇开往浦贺。搭乘两艘联络船的日本人被邀请上舰艇观看,他们仔细观看手枪与步枪的构造。佩里认为向日本人展示西洋文明的优越性将会有助于促进日本开放国门。香山左卫兵也是参观者之一。实际上,他在两天前就观看过了。这次又燃起了他很强的好奇心,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很惊讶的样子。他对蒸汽机与外轮的机器旋转结构很感兴趣,水手与卫三畏也给他作详细的介绍。也许他想的是是否能将数年前在浦贺就开始建造的西式小型船“晨风号”改建成蒸汽船。这一天,中岛三郎也前往参观。他穿着颜色刺眼的服装,锐利的眼神,手拿着炮兵书,对大炮、步枪、连发手枪都一概打破砂锅问到底,似乎不招人喜欢。由于他们顺利地完成任务,敌方还宽宏大量地展示军事技术的奥秘,也借着招待欢庆的香槟与其他酒力,个个都满怀喜庆的心情回到了浦贺镇上。


下面是本书的全封面,非专业人员很少看到,绝对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