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心酸!服装商借高利贷无钱偿还后自杀

郑州批发市场 2018-10-10 22:00:36



发哥从多路消息源获悉,一个服装经营商经营不善借高利贷,因无法及时还款,被讨债者扣押了约20天后,514日,不堪屈辱和压力自杀身亡!

 

该服装经营商为武汉汉正街商户,名字叫潘长清(又有称“潘长青”)

 

事件发生后,汉正街众多服装商户自发捐款↓↓




被殴打辱骂、限制人身自由约20天后,服装商自杀身亡

发哥辗转拿到一份《关于请求严惩致潘长清死亡凶手的请愿书》(下称“《请愿书》”),叙述人为“潘长清的配偶曾文芳”,但未署名。《请愿书》详述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2014年下半年,张某多次找到夫妻两人,问是否需要资金周转,称他们海恒财富贷款公司很有钱,可以借钱给他们。

 

夫妻两人向海恒财富贷款公司借了30万元高利贷,张某负责放贷、收贷,月息3分。后来,夫妻两人分三次还了13万元,之后,因经济形势不好,两人无钱还本金,每月还利息9000元。

 

2015年上半年,由张某的哥哥做担保并介绍,夫妻俩向汉川的一家高利贷公司借款50万元,每月利息2万元。

 

自此悲剧上演。

 

《请愿书》描述,自20158月起,每到还款日期,张某就派人叫潘长清去公司还钱,逼着潘长清到处借钱还钱,如果借不到钱来还,就辱骂殴打,关在屋子里一夜,第二天再放出去逼着潘长清借钱还钱

 

 “那时,每到还款日期,我们就浑身发抖,吓得魂都不在身上。”《请愿书》中,自称为“曾文芳”的人这样描述。

 

《请愿书》描述:20164月底,张某带人冲进潘长清家,口中骂骂咧咧,开始殴打潘长清。两个小时后,那帮人将潘长清带到汉川张某哥哥的家中控制起来。

 

53日,得知夫妻俩卖掉厂房还有10万的应收款,就逼着潘长清让买方将款转到潘长清卡上,又马上转给张某。

 

在曾文芳无钱生活的哀求下,买方多给了一万元生活费。

 

53日,曾文芳在去汉川寻找潘长清时,也被张某等人控制起来,一万元生活费也被张某等人拿走。

 

57日,张某派3人到张某哥哥的家中,辱骂并殴打潘长清,并将潘长清夫妻二人带至张某的宿舍控制起来。

 

510日,张某等人称,剩余7.6万元,还了就立马放人,不还就是死路一条。潘长清求饶说,能够借的都借了,实在借不到了。回应的是更狠的毒打。

 

511日下午5点左右,张某手拿剪刀进行威胁,之后将剪刀拍在桌子上后离去。

 

紧接着,512日中午12点、下午3点、晚上7点,夫妻俩被打了三次;513日,夫妻俩又被暴打三次。

 

 513日晚上,我们浑身疼痛难忍,他们打得一次比一次狠,次数越来越多,手段越来越残忍,我们心里知道是活不长了,与其被打死,不如吊死算了。我们就用张威丢的那把剪刀,将窗帘布剪成条,同时上吊。之后,我就失去了知觉,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潘长清已经死了。”自称为“曾文芳”的人在《请愿书》中这样描述。


上述描述是否属实呢发哥从《楚天都市报》获得类似的描述。

 

同时,《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称,潘长清的大女儿回忆,几个月前,父亲让她帮忙借钱还贷,后来担心她受到伤害,让她躲到了广州。428日,父亲给她打电话称,快点救爸爸,快点想办法……不打我!不打我!原来,电话那头的父亲正在被人毒打。打人者接过父亲的电话后,她警告对方要报警,对方却威胁要她全家人的命,之后挂断电话。

 

有媒体称,汉阳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服装人自杀有先例

因为经营不善,服装人自杀不止这一例。

 

巢先生经营一家服装加工厂。201511月份,客户跑路、索款无门,自己又背负巨额高息贷款,还要养活几十个工人,走投无路的他一时迷茫从工厂三楼跳下来

 

所幸,他被及时送往北京右安门医院,昏迷二十多个小时后,捡回一条命。

 

经济下行压力下,包括服装业在内的多数行业日子并不好过,通过民间融资解困成为部分从业人士的一种选择。但行业人士提醒,高利贷只适合短期借贷,最好不要超过3个月。一旦还款期太长,就会得不偿失,很容易拖垮企业和家庭。

 

发哥也在此提醒,行业变局下,服装人应沉着应对,抱团取暖,共渡难关。


服装人辛苦,善待服装人!





<End>

河南商报财经产品采辑部出品

  采写:河南商报记者 李兴佳

线索提供者:李飙

统筹:宋光华 责编:李兴佳   校对:马聪

转载必注明来源以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