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十年盗匪 一朝落网

齐河公安 2018-12-05 16:05:35

十年盗匪 一朝落网


古时,常有狼夜间出没,偷食牲畜,百姓恨之。而今,有一只披着人皮的狼,横行于齐河县焦庙镇一带,盗抢财物,祸害百姓,十年之久。

7月5日,当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被警方绳之以法时,乡民个个大跌眼镜。这么老实的人,怎么能干出如此缺德之事?这个狼子野心之人,怎么隐藏这么深。

狼子野心在膨胀

最早的一起盗窃新婚财礼案,发生于2007年4月的深夜。焦庙镇季寨村老苏家张灯结彩,为儿子操办婚事,劳累了好几天,小俩口入了洞房,老俩口也快累趴下了。晚上睡得熟,都没听到动静。次日醒来,发现房门敞开,柜子里2万多元彩礼不翼而飞,2枚新婚戒指也丢了。喜事刚过,就遭贼偷。老苏心里窝囊,但不愿声张,这事传出去不好听。

最后一起盗窃新婚财礼案,发生于今年芒种。6月5日,焦庙纸营村老张家娶儿媳妇。老张白天忙活了一天,晚上却难以入睡,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听到动静,拉开电灯。蟊贼受了惊吓,偷走三条烟和几十元零钱。追出大门,老张怕遭贼陷害,就放手了。

从第一起案件到最后一起案件,相隔十年。齐河县焦庙镇一带连续发生多次新婚财礼被盗案件,除此之外,还发生了数起入院盗窃和砸车行窃案件。由于案件一直没有破获,歹徒变得更加狂妄。

前年初夏,新郎小华和新娘小丽酣然入睡。歹徒盗窃完毕后,见到婚纱照上的新娘子特别漂亮,顿生淫心,用新娘乳罩,对着相片猥亵手淫,留下罪恶物证。

去年秋天,歹徒又到胡官镇盗窃婚房,将现金、红包、饰品装进口袋。在离开之即,他揭开被窝,触摸新娘。新娘惊醒,新郎起身追赶。大雾弥漫,歹徒消失的无影无踪。

今年正月初三凌晨,308国道北侧加油站女员工陈女士听窗户响,猛然间发现一带面罩的男子用菜刀撬窗户,陈女士用力阻当,可他哪是歹徒的对手,窗户被推开,陈女士吓得从后门逃跑。歹徒敛完钱财,消失在夜幕中。

今年5月,歹徒窜至一农户家中,发现只有两名妇女在家,没偷到现金,见熟睡中的女主人带着金项链,向前用力挣断。女主人惊叫抓贼,他打了女主人一耳光,抢下金项链,扬长而去。

歹徒疯狂至极的同时,一张大网正从他头顶上方罩下来。

突破最后一公里范围圈

据警方统计,十年来,齐河县焦庙镇、胡官屯镇、潘店镇一带连续发生入室盗窃、砸车盗窃、抢劫案件50余起,据现场勘查和痕迹物证比对,确定系同一人所为。

打击犯罪,是公安民警的职责使命。没有不想破案的民警,但总有一时破获不了的案件。歹徒凌晨作案,善于伪装,神出鬼没,没有规律,且几次误导侦察方向。民警与歹徒几次擦肩而过,但都没能识破庐山真面目,十多年的汗水付诸东流。

刘立文到齐河县任副县长、公安局局长不久,便下定决心,将系列案件为重点,在前期侦察工作的基础上,再次攻坚,铲除毒害,还人民安宁。

从五公里范围圈确定到一公里范围圈,这是刘立文和专案组们最精彩的一笔。专案组绘制了发案区域分布地图。其最东端在焦庙镇纸营村,最西端至潘店镇务头村;最南端在胡官屯镇明庄村,最北端至焦庙镇前刘楼村。在此方圆之内,犯罪分子交叉频繁作案,有时在一个村盗窃多次,还有一农户家中连续两次被盗。

案发区域的圆心处有五个村庄:团圆村、季寨村、张杨村、大孙村、冯李村、贾庄村。团圆村案发现场监控显示,嫌疑人作案后骑自行车离开现场。季寨村一名受害人回忆,从声音和背影特点看,他对歹徒不熟悉,可断定他不是本村人。而大孙、冯李、贾村三个村子离得很近,几乎连成一片,且从没有发生过类似案件。

“‘兔子不吃窝边草’,就是怕被熟人发现,露出原型。由此推断,嫌疑人就藏身在这个一公里范围内的区域,这就是我们下一步工作的重点。”公安科班出身从警27年的刘立文提出了自己的侦察方向。

通过前期侦察,专案组为嫌疑人画了一个像。他是个瘸子,这是在308国道郭窑村一处监控中发现的。途经此处时,他带着黑色面罩,走路东倒西晃。

他是条光棍。对着新郎的结婚照手淫,摸新娘子的隐私部位,猥亵独居家中的妇女,这些特殊的性行为,证明他是一个性饥渴者,有着强烈的心理需求,极可能是条老光棍。

他有犯罪前科。作案时,带手套,穿布底鞋,罩住面部,监控下几乎看不到他和身影,盗窃的手机从来不用,不用交通工具,案发现场没留下有价值的痕迹物证,为破案设置重重障碍。

围绕这几个特征,专案组对最后一公里范围内的人员反复筛查,一个个嫌疑人被确定,但在现场精斑中提取到的DNA,又将一个个嫌疑人否定。案件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上帝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这句格言没错。案件看似山穷水尽,但遗留盗窃现场的一辆自行车,给民警打开了一扇窗。在这辆破车上,专案组提取到了DNA,与遗留精斑DNA高度吻合。

经探访,焦庙镇大孙村的孙立刚曾骑过这辆自行车。为防止节外生枝,专案组秘密收集到了孙立刚的一些生活用品,经检验,孙立刚的DNA、现场遗留精斑DNA和自行车上提取到的DNA,三者高度相似。

十年来的50起迷案,从此水落石出。


撕开伪善面具

7月5日凌晨5时,专案组包围了孙立刚的院落。一名民警假装要前来出售废旧的机动车,敲开了大门。孙立刚没来得急反抗,就被有备而来的民警抓获。

死猪不怕开水烫。孙立刚自知罪孽深重,对抗审讯,拒不交待自己的问题。审讯工作受阻,专案组又从外围切入,搜查孙立刚的住处。

“孙家简直能开俩店:一是手机店,二是金器店。” 在对孙立刚住宅搜查时,刑警大队民警小马感慨地说。在东屋床头,有一个旧泡沫箱,打开盖子,露出一个小玻璃瓶,在瓶子里倒出了十几张存单,总计20余万元。

证据如山。连续几天的攻守较量,孙立刚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坍塌。

孙立刚,男,47岁,小学文化,焦庙镇大孙村人。自幼在村中长大,无前科,家有妻子儿女,经济宽裕,算得上美满幸福。他为人低调,生活节俭,无不良嗜好,且吃苦耐劳,怎么看也与歹徒不沾边,以致专案组为他画错了像,村民都摇头说不可能,甚至有人怀疑公安抓错了人。伪善的面下,怎么掩藏着一个恶毒的灵魂。

收废品、换大米、贩青菜,这是孙立刚十年来干过的营生,他对附近村庄地形了如指掌。最近几年,他又干起了旧机动车经济人,天天骑摩托车转悠,寻找卖家,在买卖中挣取介绍费。哪村哪家办喜事,哪村哪户过得富,孙立刚白天观察,晚上下手。

孙家住在村东南角,家外就是庄稼地。夜间外出作案,专走田间小路,不但离作案目标近,而且不容易被人发现。作案工具老三样:一把镰刀防身,一只手电照明,一顶帽子遮掩,整齐地放在孙立刚的床头。一旦选定目标,他就地取材,爬上房顶观察情况,先选好退路,伺机下手。

“你为何如此疯狂作案不收手?”民警问。

“偷盗不光能敛财,还能锻炼身体。一晚上能走二三十里地,我的身体很结实。隔一断时间不下手,心里就发痒。”孙立刚说。

在孙立刚房间里,有一个大金佛,是孙立刚用盗来的金器打成的。每次动身前,他顶礼膜拜,乞求平安。

“你们打开车门,让我看看这个贼。你们放心,我不揍他,我就是往他脸上吐口唾沫。”当民警带着孙立刚辨认案件现场时,受害人和乡民们义愤填膺,如不是民警阻拦,肯定能把他打成烂泥。

最生气的是老张,通过生意相识,他看到孙立刚作生意不容易,常给他碗水喝,没想到他心似毒蛇,两次到家中盗窃,还将吃剩下的西瓜皮、啤酒瓶丢弃在房顶。

据警方初步调查,十年来,孙立刚累计做案50余起,涉案价值80余万元,涉嫌盗窃、抢劫等犯罪,已被刑事拘留,案件在进一步深挖中。

法网恢恢。孙立刚贪图钱财,盗窃抢劫,猥亵妇女,为非作呆,天理难容,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文中嫌疑人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