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醉心早安第83集9月26日&一青二白的番茄煎蛋面】

萧长醉做美食 2018-11-07 17:21:57


新浪博友@生锈翅膀作品


血 色 的 殇, 空 负 梦 痴 狂

可 否 借 一 米 阳 光

温 婉 往 日 情 长

雕 刻 逝 去 的 念 想


▼


看看风景| 听听歌



▼


醉美清晨| 讲故事




一青二白的番茄煎蛋面


岁月悠悠,白云苍狗。

这狗真狠,一口咬去了我的青春年少,还按积分送了我一个娃。


初为人父的日子忙乱狼藉,日夜颠倒,社交几近瘫痪,基本生无可恋。

还好夜深人静时可以刷刷微博微信朋友圈聊以...自慰。

昨晚又在月黑风高时上线,微信里一条好友申请信息:

“哥,我是小青,刚打听到你的微信,一青二白。”

我是一个喜欢按里程碑生活的人,善于记住一些很重要的事件和日子,刻度精确,彷如量杯。

偶尔日子边走边忘,但一段久远的人和事,就会拉回记忆,浮现眼前。


小青是个美女。

一个个性泼辣,很有主见,坚持自我主张的重庆美女。

小青很喜欢跟我们几个爷们儿去酒吧喝酒,但跟我们圈子里无人能擦出火花,我们已经习惯了这个很漂亮的哥们儿兼跟屁虫。

她酒量惊人,唱歌好听,又单身汪一枚,随叫随到,是我们聚会到酒吧和K歌助兴的必备行李。


那天记忆深刻。

1999年12月20日。澳门回归。

我们几个正在成都天府广场看庆祝回归的热闹,电话响起,小青打来的:

“哥,你们空不?陪我去回归酒吧见网友吧。”

哈哈哈,见网友?

几个闲得蛋疼生怕事少的一下乐呵了,立马杀奔“回归”酒吧。


成都回归酒吧。

香港回归时开业,是我们根据地。

找到小青,正吹着一瓶百威。

“啥情况?什么时候走私出一个网友?”各种追问。

小青一脸不屑,“就许你们网上QQ泡妞,不许我泡帅哥啊?”

“帅不?看过照片没?”

“比你们几个帅,聊了半年多了,很关心我,有感觉。”小青眼睛一亮。

靠!信你才怪,能比我们帅?可能么?可能么?


吹掉两瓶百威,小青电话响起,边听边对我比了个剪刀手,然后出门接人去了。

哥几个眼神互动,突然装得无比高冷。

人来了,不好形容,个子较高,很白净,喜欢笑,不怕生。

但绝对没我们帅。

很热情的发了一圈烟,叫了一打百威,自来熟地和我们聊起来了。

这厮叫小白。自己在青年路开个服装店。


小白?小青?

不对啊,这不是俩蛇精主婢姐妹吗?咋网恋上了?

白蛇很健谈,不愧是开店做生意的,老江湖。

几个高冷一会儿就分崩离析,一会儿就称兄道弟,勾肩搭背了。

青蛇情绪很高,频频举杯,面若桃花。

酒过一打巡。

话题慢慢变成俩蛇的小组讨论了,气氛渐暧昧。

哥几个撤呗。


爱情就像是一段脑电波,同频率自然会呼应,管它来自前山和后海。

同频得汹涌澎湃。

青蛇和白蛇仿佛忘却了法海和许仙,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小青本来在一公司做个小文员,一个月后辞职不干了,到小白的服装店去帮忙了,小白跑进货,小青看店揽客做生意。

又过了一个月,小青干脆搬到小白家去住了。

过上了男唱女随,男耕女织,男欢女爱,男盗女娼......的生活,一副即将男婚女嫁的模样。


我们变成了吃瓜群众。

偶尔路过他们的夫妻店,顺便看看他们,也不久坐,实在是恩爱太闪眼睛,容易亮瞎。

作为五星好评的良心哥们儿,也私下提点过小青,网恋靠谱不?自己要清醒提防点。

小青一笑,放心,哥,他对我好着呢。

得,人家乐意,我们继续吃瓜吧。


新版“白蛇传”持续在上演。我们几个依然酒吧喝完再去唱K。

不过少了个随叫随到的行李。

慢慢我们也习惯了。

我极不看好的这段感情慢慢越过了500天。

天下太平。


有天傍晚,小青打来电话:

“哥,叫上大家晚上一起吃饭喝酒,好久没聚了,华兴煎蛋面。”

“华兴煎蛋面”是个不新不老的字号,发迹于成都商业场后门的华兴街,以卖煎蛋面闻名,后来生意做嗨了,在玉林小区开了家几开间的大店,不仅卖面,你能想到的成都“冷淡杯”系列一应俱全,品种丰富,但大家最喜欢的,还是要吃一碗那美味的煎蛋面。

其实就是番茄煎蛋面。不知道怎么做的,和别人家的就是不一样,味道不摆了。


边吃边喝边扯淡,好久不聚,感觉就是热闹,人人都憋着一肚子话抢着说,张三扯到李四,终于扯到王二麻子。

小白端起酒敬了大家一杯,突然来句。

“我们把服装店盘出去了,不做了,现在服装不好做了。”

顿时鸦雀无声。

“我们商量好了,想开个这样的煎蛋面。”小青把惊讶继续下去。

还是无人接话。

“敢情今天是考察来着?”我打破沉默。

小白又端酒,“是这个意思,大家好好尝尝他家的味道。我们都找好师傅了,改天过来试试我们的味道。店面我们也看好了,过几天就动工装修。”

丫的速度够快啊。

服装转眼转型餐饮,跨界大明星啊。

小青小白都是有主见的人,人家两口子都计划好了,我等自然继续吃瓜,当然还有祝福。


青蛇和白蛇果然法力无边,半个月后面店开业了。

名字不错。

一青二白。

俩蛇的名字都在上面,还懂得女士优先。

我们都亲自到场祝贺,店面不大不小,约二十来张桌子,干净明亮。

人人都吃了碗他家的面,味道还确实不错,和华兴煎蛋面比各有千秋。

更有特色的是,每吃碗面都送一碗汤。

汤里飘着几滴油花,几块豆腐,几根青菜。

嗯,真是用了心的,一青二白。


全心投入的爱情容易长久,用心经营的生意基本火爆。

“一青二白”一炮打响,在周边慢慢有了名气。

两口子的生意不错,日子越来越滋润。

我们不吃瓜了,经常专门路过去蹭面吃。

偶尔店里不见小白,小青说他忙,考察有没有其他可以投资的项目呢。

这是要火的节奏啊。很欣慰。


二十郎当岁的我们,一边颓废,一边奋斗,一下摔倒,一下爬起,修炼着各自的人生。

聚会的机会越来越少,就偶尔电话联系,很久没见小青了,只耳闻面店生意一直不错。

2001年底,我决定几个月后要离开成都到外地发展,去奔奔事业。想着趁这段时间去看看小青他们。

到了店里,俩蛇居然都不在。

伙计都熟悉,说两人在家里,最近店里来得少。

小白家我认识,直接寻摸过去。


俩蛇果然在家。

白蛇开了门,讪讪一笑,面容苍白。

再往里,青蛇躺在床上,抽泣。

“二人斗法?谁赢了?”对付尴尬场面一定要无厘头,我深谙此道。

“哥,他吸毒!”小青歇斯底里的大喊一句。

啪!这雷劈得我外焦里嫩。

“你...”我看向小白。

“这个...不小心沾上的,在戒在戒,吸得不多,哥,放心,我肯定戒。相信我。”小白手足无措,一脸彷徨。

小青嚎啕大哭。“我怀孕了,他居然去碰那个玩意儿。”

我的个天!又炸雷!

“你觉得你该不该象个男人?像话吗?”我很想抽小白丫的。

“刚查出来的,哥,真的,我会的,我们马上买新房,我们结婚。那玩意儿我再也不得碰了。”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在保证。

“你信他吗?”我问小青。

“你保证?必须保证。”小青看着小白,目光冷峻。


真是日子好过了毛病就来了。回去的路上我在想。

至于小白能不能真戒掉我还真没底,捏着把汗。

还好情况不错,2002年春节前,小白真去买了套房做新房,房主是小青,这不错,象个男人。

不知道我能不能赶上他们的婚礼,因为两个月后我就要走了。

因为要离别,加上对小青的关心,我们聚会又多了起来。

场地一般在“一青二白”面店,白吃白喝,嘻哈打闹,一片祥和。

我偷眼观察,小青渐渐显怀,面容饱满,一脸幸福。

小白略显沉默,目光平静。


要走的日子留不住人,终于到说离开的时候了,没能等到他们的婚期。

离别聚会提前搞了几天,离愁气氛并不浓厚,大家借机胡吃海喝才是重点。

俩蛇都参加了,因为怀孕,小青不能喝酒,拿着瓶豆奶跟我干了三杯,满脸舍不得,含着泪说要多打电话啊。

小白要跟我干三杯啤酒,喝到两杯实在喝不下,说这几天胃不舒服,我拦着他说别喝了,心意到就好。照顾好小青,祝他们即将来临的新婚快乐。


2002年春天的一个上午,我收拾行囊,前往双流机场。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城市从眼前飞速倒退,阴阴的天空让人压抑。

成都的阴天真是多啊。

车刚驶上机场高速,电话响起,小青。

“舍不得哥嗦?放心哈,我快到机场了。”我调侃着。

“哇”的一声大哭,吓得我手一抖,“他还在吸毒,被抓了,说要送戒毒所去。”话筒里哭得撕心裂肺。

这就是小青对我的送别。


到达目的地再次跟小青通话,她却不再哭了,语速平缓,似有决定。

我问:“戒毒所关多久?”

小青说:“半个月。”

我说:“你怎么想?有什么打算吗?”

小青说:“我不相信他了,沾了那东西就是鬼,我要和他分手。”

我说:“你想好了?孩子呢?怎么办?”

小青说:“孩子我也不要了,我肯定不会和他结婚。”

我叹了口气,“好好保重自己,凡事想清楚再决定,这么几年的感情也不容易。”

小青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晓得了。哥,你保重。”


一个人背井离乡出外奋斗是忙碌的。

新公司的适应和生活的安顿都要一一理顺,更重要的是要调整出一副奋斗的积极状态来,宛若重生。

本想打个电话给小青,想想又放弃了,小青是个有主张的女孩,这段时间应该让她安静思考。

半个月后,我想着那厮该放出来了,打个电话过去吧。

关机了。两人的电话都关机了。

问了一圈朋友,都说失联了。

朋友去了一青二白,没人,店关着。

去了小白家和新房,都没人。

找了多次,杳无音讯。

甚至后来,电话都停机了。

搞什么飞机?


这个年代还会有人失踪是件很恐怖的事情。所有的科技形同虚设,两个人两个生命如此轻易就可以人间蒸发。

见他妈的鬼。

又过了半个月,朋友来电话,说一青二白店面已经转让了,找新店主打听,根据描述确认是小白本人转掉的,价格便宜,出手迅速。

我们也明白了,他们在回避我们。


一个人要斩断和所有人的联系,有两种方法:

一、绝路。最彻底的。

二、隐居。找个深山老林或者换个城市大隐隐于市,甚至就在你眼皮子下刻意躲藏着,你就是看不见他。

不管哪种,缘分好像都尽了。

人各有志,强求不得。

的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去选择自己觉得最合适的方式,有那么一些些不得已,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我们应该理解,并送上祝福。


及至昨夜。

一段往事,一个故人,微醺了昨日的时光。

夜凉如水。

人生何处不相逢。


小青:“哥,是我,我找到你了。”

我:“十四年了,以为你走丢了。”

小青:“是啊,十四年了。时间好快。”

......

时光,重叠在这个夜晚。

几句问候,半生忧伤,最美是情长。

一切回到当年:

小白出来以后,两人进行了一次深谈,小白痛哭流涕表示痛改前非,小青答应给他一段观察期,两人商议暂时关店回到小青重庆老家调整心情。然而,一周以后,就发现小白再次复吸。

结局就此注定了,个性极强的小青终止了这段感情,提出放弃肚子里的孩子,退还了新房。小白无颜面对,只得接受,两人返回成都转让了店铺,并且仓促贱卖了新房。

小白拿出十万块钱给小青,小青一口拒绝,独自返回重庆。小白无奈,不久郁郁离开了成都,据说去了广东,再无音讯。

似乎一切都明朗了,一个平常得不得了的分手桥段。


个性强硬的小青会让这个结局如此平淡吗?不会。

她竟然生下了那个孩子!

这孩子已经十四岁了,男孩,小名叫小番茄。

小青一直在重庆工作生活,和父母一起抚养着这个孩子,至今未婚。

小白并不知道。


这是我听过最有勇气的一件事情,小青用这样的一种决绝来捍卫她的感情。

哪怕万劫不复。


风烟流年里,摊开手掌,一半沧海,一半桑田。时而隐隐作痛,时而浅浅微笑,时而幽幽感伤,时而丝丝甜蜜,指尖盈握风轻云淡,坐望于光阴两岸。嘴角弯弯,细数经年,回味一个人的兵荒马乱和彻夜狂欢。


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

我们回望来时的路,浮世清欢,细水长流。

站在路口微微一笑。

微微一笑很吓人。



     周一早餐

Monday Morning


红尘的故事里

终究两两相望

对望成海


往事刚在记忆里泛白

却与晨光相见

给自己一点时间

做顿怀旧的早餐




番茄煎蛋面


我做不出正宗一青二白的味道

却能吃出地道的青春回忆



按照往日的记忆

寻找过往的情绪

早餐一碗番茄煎蛋面

却找不回十四年前的痕迹


小青,小白

来碗番茄煎蛋面


蒸杂粮



山药、南瓜、芋艿

切条成块

隔水而蒸

烹煮了光阴

烹煮了幸福


水果:新奇士橙



一叶绽放一追寻,

一花盛开一世界。

心中若有桃花源,

何处不是水云间?


生活

就像这碗番茄煎蛋面

就是对当下微笑

就是翻越障碍

注视未来



「   早安   

Good Morning



近期热门文章

▼



醉话育儿第4集│产妇月子食谱系列(二)




醉美食光第4集│泡一泡,这酸爽——四川泡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