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读书丨艳冠群芳 任是无情也动人

播in 2018-02-13 04:48:58


《南乡子》

秦观


妙手写徽真,水剪双眸点绛唇。
疑是昔年窥宋玉,东邻,只露墙头一半身。


往事已酸辛,谁记当年翠黛颦?
尽道有些堪恨出,无情,任是无情也动人!

主播:良宵

监制:清欢

编辑:文琴琴


初次读这句“任是无情也动人”,其实是在《红楼梦》里“寿怡红群芳开夜宴”这一回。行酒令时宝钗掣得一支签,签上画了一枝牡丹,并附有一句诗:任是无情也动人。当时觉得这句诗用在宝钗身上,妙不可言。


薛宝钗是大观园的冷美人,她穿戴不奢华,唯喜淡雅。她服“冷香丸”,清冷的幽香,给人一种迷离的美。她少言寡语,明哲保身,对人不亲不疏,不远不近。她对世事人情早已看透,却用一颗清醒的心冷冷地看着别人沉醉,总之她就是大观园里的山中高士、冰雪美人。


她丰腴的肌肤,华贵的气度,与花王牡丹相配。在大观园,她是艳冠群芳的衡芜君,林黛玉是世外仙姝寂寞林,是一朵永远凝露的芙蓉。到后来,我才知道,“任是无情也动人”出自晚唐罗隐《牡丹花》之句“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也动人”。



这首词里的“任是无情也动人”,与《红楼梦》中引用的诗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秦少游是北宋婉约派词人,他的词多写男女情爱,以及抒发仕途失意之感慨。文辞清丽婉转,音律谐美,情韵深浓,经久耐读。秦观之词离不了情爱,且以青楼歌女为主角,情谊深切,悱恻缠绵。他的千古名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至今仍被世人吟咏。然看似情深,实则薄冷,好似在给一段离别,找一个美丽的借口。


词中写的是崔徽,画像中的崔徽,一名歌妓,一名多情的歌妓。“水煎双眸点绛唇”,画中的她,眼似秋波,脉脉含情,朱唇一点,胜似桃花。这样一位绝代佳人,被画匠用其妙手丹青描进了水墨中,任世间风尘起灭,花谢花飞,她拥有永恒的美丽,不老的容颜,更有人以为,崔徽取丹青素笔,对着菱花镜,临影子淡扫轻描。画云鬓双眉,画春容柳腰,再描七分曼妙,三分冷傲。


画里的崔徽似半掩的荷花,只露了一半身段。秦观说,这模样,就像是宋玉东邻的女子,因倾慕宋玉的容貌与才情,便登墙偷望他三年之久。每次墙头遮去了她半身玉体,只能露出翠玉之眉,如雪肌肤。我就不明白,这样一位妙龄女子,既有登墙窥探之胆色,又为何不敢翻越那一墙之隔,对其吐露衷肠。



而宋玉,又怎会不知邻女对自己的倾慕之情?堂堂男儿,竟忍心一个妙龄女子为他登墙三年。漫长如水的光阴,竟不曾有过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只是,邻女长久的等待和隐忍,到最后,换来的亦只是一声叹息。若她无情,只在隔院的秋千架上,看自己的风景。爬满藤蔓的重门终年落锁,素手焚香抚琴,也许登墙窥探之人,会是悲秋的宋玉。她微恼地游荡在院中,那冷傲的风姿,纵是无情也动人。


历史上有记载,秦少游的正妻是一位叫徐文美的女子,和他一样,也是江苏高邮人。她或许不是秦少游钟情的女子,因为她从不曾走进他的词卷,但这样的女子,为他平凡生养,默默无闻伴随一生。唯有青楼歌女,赢取他的爱情,为他红袖添香,是他赏心悦目的风景。


他为营妓楼东玉填过一首《水龙吟》,为名妓陶心儿赋词《南乡子》,皆是柳月花边,无比多情。他写香囊暗解,罗带轻分,他与人分别,就说两情长久,不在乎朝朝暮暮。这一切,都应和了一句话,动情容易守情难。


 “往事已酸辛,谁记当年翠黛颦?”崔徽这般绝色女子,身为歌妓,自是有一段辛酸往事。当年黛眉含颦,无限心事,亦被画师描进了画中。崔徽是歌妓,与一个叫裴敬中的男子一见倾心,相爱数月,后裴敬中离去,崔徽身不由己,无法相从。



几月后,裴敬中的密友白知退来访,为崔徽请来善写真的丘夏,为其写真,果得绝笔。崔徽持画给白知退,并对他说:见到裴敬中,就告诉他,“崔徽一旦不及卷中人,徽且为郎死矣”。一语成鑯,不久后,崔徽病了,形容憔悴,已不复旧时容颜。再不久,她死了,死于相思。


浩荡世间,唯情动人,唯情感人。人生长恨,多少人,为情而生,为情而死。画中的崔徽,不是无情,而是过于深情,可惜丹青妙笔,可以留住红颜佳色,到底描不出她的一往情深。


寄身大观园的薛宝钗,又岂会是一个真正的冷美人?只不过,没有人看到她夜半不寐,相思如雨。



她知世情难测,深邃如海,不敢去爱,只将一颗真心冰封。

她知人生萍聚,云烟万状,转瞬皆是空幻。


倒不如无爱无恨,做个无情之人,反比多情之人更让人心动。



-END-


你读过什么诗词让你美得心醉?


点击右下方留言,每月留言点赞数最高前十名将获得精美礼品一份。


播IN电台微博:播IN

招聘NJ咨询请加QQ:741949340

播IN  Radio从此听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