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奥运会的开幕式上,有一群没有国旗的人走上了赛场……

皇派门窗 2019-01-15 16:35:16

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

世界各国的代表队,

举着国旗,穿着本国的队服,

兴高采烈地走进会场。

与我们国家热闹的番茄炒蛋相比,

有一个队伍显得异常低调。

国嘴白岩松戏称中国代表团的服装是西红柿炒鸡蛋


他们一身黑外套,灰裤子,

队伍一共也就十个人。

他们大概是里约奥运会上,

压力最小的一群人了。


他们没有为国争光的口号,

也没有一个奖牌换一套房的任务,

上场的时候,

甚至没有国旗和国歌。

他们,就是奥运会史上,

唯一的难民队伍。


在这十名难民运动员里,

有开出租的,也有修汽车的,

但到了这里,

他们都是运动员。


来自南苏丹的保罗·洛科罗,

作为一名田径运动员,

要参加男子1500米。

▲ 保罗·洛科罗


在他的童年记忆里,

跑步,是他最重要的生存技能。

一边跑,

一边能听见子弹从头顶飞过,

他只知道,

要快点跑才能安全。



有时候,

运动不是为了比赛,

而是为了活命。


就像是在2011年之前,

住在叙利亚大马士革的玛蒂尼,

从小就被重点培养的游泳选手,

她的生活,幸福而美好。

▲ 玛蒂尼


但是,

叙利亚内战爆发,

大马士革被毁

2015年8月12日,

玛蒂尼和姐姐被迫离开家乡,

开始了逃亡生涯。

▲ 2015年,叙利亚境内至少有5万人丧生。


在从土耳其偷渡到希腊的过程中,

她们乘坐的橡皮艇没开多远,

就在爱琴海里熄火了,

而船上还坐着20多个人。


船上只有玛蒂尼和她姐姐,

以及另外一个姑娘会游泳。

眼看橡皮艇要沉了,

三个小姑娘跳进了海里,

一手抓着橡皮艇,一手拼命划水,

在水里游了近三个小时后,

他们终于在希腊上岸。

玛蒂尼活下来了,

但对于游泳运动员的她来说,

第一次,感觉到水的可怕。



除了要自己逃命之外,

还有人是被自己的教练抛弃的。

珀珀勒·米森加,

是来自布卡武的柔道选手。

▲ 珀珀勒·米森加


这个国家因为内战,

已经有500万人死亡,

数百万人无家可归。


当米森加来到里约,

准备参加柔道世锦赛时,

教练却拿走了他的护照和所有的钱,

他只能流落在里约的街头。



从一个柔道运动员到一个临时工,

他有时候觉得自己,

可怜得就像条狗。

在他租的房子外面,

每天遭受着土匪和流弹的冲击,

也并不比家乡安全多少。



不论幸运与否,

他们还是活下来了。

就在今年的6月4号,

奥组委公布了难民团的运动员名单。

在战乱中幸存的他们,

生与死,也许就在一线之间。

但无论如何,

他们为自己活了下来,

走上了追寻已久的道路上。


▲ 图片来自:Courtesy IOC


这十个人虽不代表任何国家,

但他们代表着2000万备受战乱侵袭的难民。

这十个人虽没有获得奖牌后的奖励,

但每一次汗水的流淌,

都是为了自己。

每一次的博弈,

都是历练。


▲ 比赛中的玛蒂尼。


家,对我们来说,是安逸、是温暖、是归宿

对他们来说

却具有更加特殊的意义


作为难民的他们,离家它去、无处可栖

也许那一刻,才明白

家的含义,在哪里

奥运会

给他们一个栖息地,让他们有了暂时的归宿


而坐在赛场与叙利亚战场之外的我们

在他们的笑容中,在他们的比赛精神中

渐渐学会对我们的家更加珍惜


皇派门窗

携手网易打造“冠军之家”

只要奋勇拼搏

我们每个人都是“冠军”!



这只没有国旗的队伍

他们用自己的精神感动了世界

无论面对怎样的艰难坎坷

都在向前,向更高处迈进

亦如

皇派门窗

追求创新研发与超高品质的极限

没有尽头

(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