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黑白真相

视点 2018-09-13 15:41:43

 

  1959年7月,江西庐山会议合影,左起张霖之(煤炭工业部部长)、廖鲁言(农业部部长)、吕正操(铁道部部长)、韩哲一(国家计委副主任)、余秋里(石油工业部部长)、李锐(水利电力部副部长)、吴芝圃(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其中农业部长廖鲁言,是1958年大跃进时期,向党中央谎报粮食产量,造成全国粮食供给困难的罪魁祸首之一。文革中被农业部群众打倒批斗,关入秦城监狱,后死于狱中。1958年谎报钢铁产量的冶金工业部部长王鹤寿,是全国大炼钢铁的罪魁祸首,文革中同样被打倒批斗,入狱关押8年。文革后王鹤寿翻身一跃成为中纪委第二书记,组织审判四人帮。

  文化大革命过去五十年了。在过去的四十年间,中国媒体上充斥着对文革的控诉文章。其中有大量是关于文革运动如何迫害领导干部。造反派像疯子一样残酷折磨那些元帅级、将军级、省部级、地市级领导干部。一切都显得那么荒谬绝伦、莫名其妙,那么不可理喻。

  毛泽东引用过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理论,说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世上的一切皆有因果关系。有因才有果,有果必有因。现代中国人对文革难以理解,视其荒谬,盖因这四十年来,官僚集团中的反革命势力,对文革历史极力抹黑,故意隐去造成文革的原因不提,夸大扭曲甚至编造虚假的文革历史,来蛊惑群众。然而谎言是经不起时间检验的,随着数十年光阴流转,大量历史资料逐渐暴露在人们面前,终于能够让历史研究者,触摸到那些历史片段中的黑白真相。

  上吊自杀的煤炭工业部长

  1967年1月22日,煤炭工业部部长张霖之上吊自杀,成为文革中第一个死亡的中央政府部长。张霖之原名张朝明,1908年生于河北省南宫县。1925年入南宫县师范讲习所,1927年起任小学教员,1929年夏考入山东烟台国民党第21师军官教导队,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爆发后任中共山东省委委员、组织部部长。1949年渡江战役后任南京市副市长。同年底赴任重庆市委。1952年调任第二机械工业部(核工业部)副部长。1957年任煤炭工业部部长和党组书记。

  张霖之从1957年9月至1967年1月,一直是煤炭工业部部长。在五十年代,煤炭部对煤矿的安全生产一直不够重视,大、小煤矿经常发生矿难。一个矿难,就几十,上百地死人。当时对发生的矿难事故,报纸上是有选择报道的,但在煤炭口内部有大量的事故通报。经常有矿难家属向党中央写信控诉。

  为了强调煤矿安全生产的重要性,党中央在中南海瀛台举办了一个煤矿安全生产的展览。毛泽东主席也去看了。在展会上,毛主席千叮万嘱一定要保证煤矿的安全生产。他多次批示文件,要求煤炭部认真解决安全生产问题,还找来管经济的领导同志一起谈话,多次讲到要注意工人的安全,特别要注意煤矿生产的安全。要安全第一,宁可少生产点,也要保证安全。为此,中央政府在外汇紧张的情况下,拨批大量外汇给煤炭工业部进口安全设备。

  毛泽东早年在安源煤矿工作过,也下过矿井。他亲眼看到煤矿爆炸以后,煤矿工人家属带着小孩站在矿井上面等消息,他们的亲人就在井下,不知是死是活。哭声、叫声连成一片,场面非常凄惨。毛主席多次找张霖之,要他解决安全生产问题,说你们宁可把危险大的煤矿停产,也不能死人。毛泽东还说你们是为人民服务的。老百姓死了,你怎么为他服务?一个工人死了,他的家就完了。可是张霖之回去后,矿难依然是接二连三地发生,似乎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尤其是1958年大跃进期间,煤炭部为了完成超高生产指标,矿难事故剧增。而到了1959年进入三年困难时期后,煤炭部领导和煤矿领导搞待遇特殊化,挤占煤矿工人福利,引发群众抗议。

  1960年5月9日下午1时45分,山西省大同矿务局老白洞矿15号井,发生重大粉尘爆炸事故,死亡682人,为建国来最严重的矿难事故。矿难震惊中南海,当天毛主席听取汇报,周总理指示救灾小组不惜一切代价毁矿保人。井下当时有905人被困,解放军派出千人赴现场抢救。该起矿难源于煤炭部超量生产,指标逐级下压。老白洞产量猛增到152万吨,超出设计能力90万吨的69%。盲目蛮干导致矿井煤尘超标。煤矿干部安全观念淡薄,居然在井下组织电焊大比武。

  对煤炭工业部的种种问题,特别是安全问题,毛泽东异常震怒,说张霖之是不顾人民死活的“死官僚”。1965年,刘少奇主席和毛泽东主席,在讨论“四清”运动“二十三条”的时候发生了争论。刘少奇当面质问毛主席,什么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谁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你能举个人出来吗?毛泽东认为,走资派就是老想走资本主义道路、不愿意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人。这些人只知道维护自己的特权利益,不管老百姓死活。所以他接着刘少奇的质问说道,谁是走资派?煤炭部长张霖之就是。

  尽管毛泽东那时就已经点了张霖之的名,可他却还是稳穏地坐在煤炭部长的位子上。1966年文革开始后,他又跟着刘少奇搞资反路线。各地煤矿、矿业学院的学生和煤炭部的群众给他贴大宇报,他就整学生,狠整给他提意见的工人、干部。只要是给他贴大字报的,他就认为是右派,把人家给抓起来。刘少奇要“抓游鱼,反干扰”,他在矿业学院搞的也叫“抓游鱼、反干扰”,但到了煤炭部搞的就是“抓反党分子、野心家”了,说这些人想利用群众的不满,利用群众运动,篡夺党的权力。

  张霖之喝酒很厉害,喝的都是最名贵的酒。文革中一个煤炭部党组的成员写信掲发,张霖之在酒后谩骂毛泽东是秦始皇,专制独裁。这些事,当时在煤炭部底下传得很广。1966年12月,中央文革小组在人民大会堂,召开北京市学生造反派组织代表会议。江青说,有个走资派,毛主席都点了他的名了,可是还没受到批判,是不是有人包庇?号召学生对他开展批判。周恩来也讲话,说张霖之官僚主义,漠视煤矿生产安全,要组织批斗张霖之。江青和周恩来因此指派戚本禹,到矿业学院去发动群众。

  戚本禹动员学生组织召开批判张霖之的大会,并告诫学生坚持用文斗,不用武斗,不要打人。学生也做了保证。可是没想到,斗争张霖之的大会一开,情况就起了变化。不少煤矿的工人,还有死难者的家属,都来北京找张霖之讨说法,许多人专门从外地赶来北京参加批斗张霖之的大会。当这些煤矿工人,特别是那些在运动中挨过斗和在矿难中死去亲人的家属参加进来以后,就不得了了。有些死难者的家属控诉,说他们向领导提意见却还挨了斗,有的人还被打成反革命,被关了起来。这一下就激起了巨大的民愤。来自山西汾西矿务局的几个人,弄了一个重30公斤的钟型铁帽,把它作为高帽子往张霖之的头上戴。那些工人的手上都有劲,他们想到自已的委屈,那斗争时打起来是毫不留情的。矿院的学生们根本就拦不住。这一下张霖之就被打得很厉害了。他忍受不住,在1月22日早上5点55分上吊自杀了,年59岁。

  张霖之自杀后,邱会作的儿子邱路光,迎娶张霖之的女儿张克非。经过邱会作努力,张霖之被定为人民内部矛盾,骨灰安放在八宝山。1979年1月,张霖之被平反,1992年追认为革命烈士,死因是被文革残酷迫害致死。  

1964年8月,北京工业学院(现北京理工大学)22591班毕业合影。照片居中的光头老头就是魏思文院长。

  被学生打死的大学校长

  1967年10月30日,北京工业学院(现北京理工大学)党委第一书记兼院长魏思文,被本校学生打死,是全国第一个被打死的大学校长。魏思文,原名郭维福,1910年生于山西省文水县,1927年入党,1929-1932年在北平冯庸大学就读,组织学运工作,后在内蒙临河和山东即墨做党的地下工作。1935年被国民党逮捕,1937年出狱,参加抗日斗争。解放战争时期在山东工作,出任华东支前司令部政治部长,川东行署副主任等职。1952年调任北京工业学院,担任首任院长,归属国防科委。该校为全国首批16所重点大学之一,师生有很强的优越感。

  魏思文被学生打死,其因有四。一是魏思文身为校长,竟敢强奸女学生。但现有宣传资料上,对此事件绝口不提。二是1959年至60年,中央军委从部队基层骨干中选拔919名,具有初中文化程度的战士,送到北工预科学习。因这些士兵文化基础差,学习吃力,有的违纪违规,因此有108人被开除学籍、勒令退学。战士因此指责北工是资产阶级专政。同时期北工搞献礼活动,发生炸药爆炸,有学生受伤致残。三是1964年,北京工业学院组织师生,至山东农村进行四清工作。原定是半年,由于工作进度慢,魏思文同意延长下乡时间。由于农村生活条件艰苦,下乡师生强烈要求回城。

  1966年6月文革爆发后,北京各大学校首当其冲。7月5日,国防科委政治部宣传部长宋力生为首的工作组,在北工露天剧场召开批判会,宣读中央文件,当场撤销魏思文一切职务。这在当时北京高校中几乎是孤例。7月底工作组撤走后,北京工业学院红卫兵,分裂为东方红和红旗两大派。因魏思文已经成了死老虎,所以两派在批斗“头号走资派”魏思文上争先恐后,以显示自己的“革命性”。

  打死魏思文的直接原因是一个偶然事件。1967年,房管部门给魏思文整修住房。他家住的四合院,原来是一位国民党将军的,因年久失修需要拆墙修缮。在拆墙时发现了两把手枪。工人上报后,北工东方红派人把魏思文抓到东体育馆,由五系的两个学生审问。因为魏思文对这两只枪的来路根本不清楚,学生就认为他不老实,刑讯逼供下,魏被迫说是自己藏的,但又说不对枪的号码,就遭到又一顿毒打,直至次日凌晨死亡。

  魏思文被打死后,东方红的头头立即上报国防科委,刘华清副主任做出指示:一是赶快通知其妻吴昆(公安部高级干部),二是立即交出打人凶手,做好善后工作。东方红随即召开全体社员大会,说明事情经过,告诉大家两名肇事学生已经送到北京卫戍区。这两个学生关了几个月监狱,工宣队进驻学校后被放了出来,后来又被当作打砸抢分子被处理。红旗公社对此幸灾乐祸,攻击东方红是杀人灭口,保护刘邓黑司令部。

  文革结束后,1978年魏思文被中共中央平反,追认为革命烈士,召开追悼大会,说其遭到四人帮迫害致死。

  (魏思文强奸幼女问题,资料见1967年5月《关锋肖华杨成武对国防工业院校学生的讲话》)

  文化大革命中的死难者,其中可以归结为几条,一是党政军甚至厂矿院校内部派系斗争,底层人员发动攻势,打击单位当权派,造成人员伤亡。二是党政军当权派为保住自己的权势,借用各方力量互相攻击混战,造成人员伤亡。三是高层干部为巩固自身权位,进行政治大清洗,造成人员伤亡。四是当事人日常嚣张跋扈,侵害他人利益,文革中被人报复。此类以基层厂矿单位领导为多。五是当事人社会地位高、收入丰厚,招人妒忌,被人打击迫害。此类以文艺界、教育界为多。

  文革斗争最残酷的是1967年至1968年的全国混乱时期。到1969年文革逐渐平息,进入军管时期。此后1970年至1976年反而是中国干部与群众关系最紧密,社会阶级差距不断缩小,共产党公信力和执政基础最为稳固的时期。文革两年斗争,基本实现了毛泽东在文革初期“从大乱到大治”的设想。但在毛泽东逝世后,随着一场军事政变,官僚集团彻底翻身,从此中国亿万工人、农民、学生沦入社会底层,永无翻身之日。

  1966年9月4日,黑龙江省委第二书记兼省长李范五,被哈军工红色造反团强行剃头。李范五被打倒后,红卫兵组织群众参观李范五居住的花园别墅,共有33个房间,高墙门卫,壁垒森严。李范五当省长期间,还经常叫文工团女演员去他家跳舞。文革中,李范五被下放农场参加劳动。文革结束后,李范五成为惨遭文革迫害的老干部,重新官居高位。  

  1967年6月,上海市,宣传小分队深入到工厂,身穿绿军装的红卫兵为工人表演革命舞蹈,向群众宣传“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工农群众要组织起来,反抗走资派官僚集团的剥削压迫。  

  1967年6月2日,伊朗国王巴列维访问联邦德国(西德)柏林。当时在德国学生眼中,巴列维国王是美国扶植的独裁者,引发学生游行抗议。当天晚上,巴列维国王应西柏林市长之邀,前往歌剧院观看歌剧《魔笛》。市长下令让警察对抗议学生清场,晚8点半,26岁的学生Benno Ohnesorg,在冲突中被柏林便衣警察Karl-Heinz Kurras枪杀。  

  1967年7月至1970年1月,西部非洲,尼日利亚爆发了一场空前惨烈的内战——比夫拉战争,造成了200-300万人的死亡和空前的饥荒。照片为难民营里严重营养不良的小孩。Public Health Image Library (PHIL)  

  1967年7月23日至8月2日,美国第五大城市底特律,爆发大规模黑人骚乱。密歇根州政府出动13000名国民警卫队,镇压大规模骚乱。骚乱导致底特律2000座建筑被纵火烧毁,死亡43人,受伤467人,超过7200人遭到逮捕。美国三大汽车厂全部停产。HOWARD BINGHAM拍摄,盖蒂图片社。  

  1967年10月21日,美国首都华盛顿,爆发大规模反战游行。10多万名示威者在林肯纪念碑前集合。他们高举着“立即撤回军队”“废除征兵制度”“我们不去越南(打仗)”等标语牌。强烈谴责约翰逊政府执行的侵越战争,谴责征兵制度。17岁女孩简·罗斯(Jan Rose Kasmir),直面荷枪实弹的国民警卫队员。玛格南图片社摄影师Marc Riboud拍摄。  

  1967年11月,越南广南省,三岐(Tam Kỳ),美军第101空降师的士兵,举着M-16自动步枪,将枪口顶在一名妇女的脑门上。她被怀疑是越共分子,美联社照片。101空降师在越南战争中参与了众多屠杀平民事件,士兵们盛行将遇害者的耳朵割下来作纪念品。有的士兵甚至将耳朵用鞋带穿起来做项链,挂在脖子上吓唬越南人。  

  1968年5月10日,美国首都华盛顿,爆发复活城运动(Resurrection City),来自全国的数千名贫困人口,占领了美国国会大厦眼皮底下的国家广场。他们用胶合板搭起窝棚,用铁皮桶生火做饭。华盛顿市民为他们捐赠了大量物资。示威六周后,美国政府出动军队武力清场,赶走了这些贫困者,拆掉了窝棚。  

  1968年5月13日,河南省焦作市,二七群众组织召开万人大会,批斗陈侠君(焦作市委书记)、高钧太(焦作副市长)、张超(焦作市长)、文敏生(河南省委代理第一书记)、杨蔚屏(河南省委书记)、牛立峰(新乡地委副专员)。  

  1968年前后,某地的五七干校,领导干部被下放到基层参加工农业生产劳动。日常坐办公室的干部们,扛起铁锹、锄头,跟农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老百姓是非常高兴的。文革后,参加五七干校,成为文革对共产党干部进行残酷迫害的罪行。  

  1968年6月5日清晨,美国加州洛杉矶大使馆饭店(民主党总统竞选总部),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弟弟,纽约州参议员、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罗伯特·肯尼迪,在厨房走廊遭到枪击身亡。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有总统候选人在竞选时遇刺身亡。共和党的理查德·尼克松最终赢得总统选举。  

  1969年1月,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校门口挂着毛主席像,校门写着“帝大解体,造反有理”。校内走廊上写着“官宦君主”“不许入门”。日本是个封建等级制度森严的国家,近代工业化后,形成了资产阶级等级制度。1966年中国爆发文化大革命后,对日本社会造成强烈冲击。以左翼学生为首,掀起反对美国占领、反对资产阶级专制的社会运动。最终在日本政府镇压下,日本左翼运动走向失败。  

1969年,上海农村,在春播、夏收、秋收等农忙季节,农村普遍设立幼儿园,解决人民公社社员的困难。  

1969年,江苏苏州,矽钢片厂,职工们正在整理用于制造中型电力变压器的冷轧矽钢片  

  1969年,上海,南市区,江南造船厂的厂区路口。到1976年,全国积攒下超过7400亿元人民币的巨额国有资产。工业规模在全世界跻身前十位。这是毛泽东时代,全国人民艰苦奋斗取得的成果。改开后,国有资产成为官僚集团觊觎瓜分的肥肉。一大批权贵分子非法攫取利益,跻身资本家行列。  

1969年4月至1972年,原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胡耀邦,被下放到河南信阳潢川县黄湖农场五七干校接受劳动改造。胡耀邦原本就是贫困农家子弟,跟着共产党掌握政权后,官居高位。  

  1970年11月13日,韩国首都汉城,西南部服装工业区的平和市场,发生工人抗议示威,要求改善工作条件,遭到警察镇压。年仅22岁的韩国制衣厂工人全泰壹,手持《劳动基准法》,把汽油浇到身上引火自焚。全泰壹事件对韩国工人及知识分子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唤醒了劳工阶层反抗资产阶级残酷剥削的斗争意识。  

  照片为全泰壹家住的窝棚。在韩国经济崛起背后,是韩国工人阶级的血和泪。在60年代和70年代,韩国的产业结构和工人队伍,与中国珠江三角洲过去30年的情况很相像,大多数是从农村来的,只有初中学历的非熟练和半熟练的女工,集中在出口加工业工作,被人称为“打工妹”和“打工仔”,很多工人视10小时和12小时工作为正常,甚至愿意在只付给小额额外报酬的情况下工作15小时到18小时。全泰壹所在平和市场就是那时候一个典型的出口加工区。这里雇佣着2万名年轻工人,其中90%是妇女,年龄大约在14~20岁之间。他们一般被迫一天工作14小时,得到的是每月不到30美元的工资。这样低的工资,他们甚至无法养活自己。工人苦难的呻吟并没有受到主流社会的关注。这就是资本主义。  

1970年,安徽省合肥市去肖县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他们坐上火车与亲人挥别。摄影马昭运  

  1970年,江苏省苏州城区边缘,胥门大桥河段。经过文化大革命洗礼后,中国的社会阶级矛盾迅速缓解,1970年至1976年,中国经济进入高速发展阶段。中国第一颗卫星,第一艘核潜艇、第一台商用小型计算机等国产工业产品,标志着中国工业化逐渐由投入期进入收获期。

  1971年3月31日,美国KH系列侦察卫星,拍摄中国甘肃兰州气体扩散厂(504厂)。国际情报机构普遍认为中国到1970年底有300件左右核武器, 到1980年有875件。正是毛泽东时期积攒下的战略武器和军工体系,维系了中国国家战略安全。  

1973年3月19日,印度孟买的贫民窟。这个被西方媒体吹嘘为亚洲最大的民主国家,被完成工业基础的中国彻底甩开。  

  1974年11月2日,日本电影《望乡》上映。该剧取材于山崎朋子的原著《山打根八番娼馆》,描述从明治30年(1897)开始,直到大正9年(1920),日本政府为了积累资金发展资本主义,把贩卖妓女到海外作为谋取外汇的一个手段。很多贫苦人家的女儿,被迫去南洋卖身。这些日本妓女被称为“南洋姐”。1978年10月,望乡在中国上映,形成观映热潮,被讥为“黄色电影”。  

  1974年12月,天津大港发电厂被国家计委正式批准建厂,工人正在安装的是我国引进的两台意大利32万千瓦燃油汽轮发电机组成套设备。是当时国内单机容量最大的火力发电机组。1988年4月,大港电厂二期扩建时,又购入了两台意大利32万千瓦燃煤机组。  

  1974年第11期《人民画报》,河南省辉县县委书记郑永和参加劳动。有这样的县委书记,社会能不和谐吗?现在的书记们在酒桌上床上奋斗。据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生冯军旗,挂职县长助理期间调查:在河南省新野县,161个政治家族几乎把持了全县所有政府职位。其中,产生5个以上副科级以上的大家族21家,每十个干部中至少有一个背后有家族势力,有20%的干部属于官二代。

  最具代表性的是新野县原组织部长,政协主席张以彬。张家有8个子女。儿子张新生现任南阳海关关长,大女婿张德宝为南阳市旅游局长,二女婿贺利民是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四女婿王庆为宛城区区长。其妹张秀彬的儿子是南阳市急救中心主任,儿媳为宛城区工商局副局长,儿媳的父亲也在新野当过县委副书记和政协主席。张以彬大女婿张德宝的父亲当过新野县城关镇教育组长,妹妹张平岚现在是新野县纪委副书记。政治家族的垄断,令平民出身的干部的不公平感与日俱增。  

  1975年6月,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必须限制资产阶级法权》,印数3.7万册。开篇引用毛主席语录——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这个问题要搞清楚。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会变修正主义,要使全国知道。  

  1978年10月,印度孟买,福克兰路红灯区,玛格南图片社著名女性纪实摄影师Mary Ellen Mark,拍摄了一组反应印度妓女悲惨生活的纪实照片。她通过镜头将人性的悲哀作了最透彻的揭露。中国改革开放后,在中国销声匿迹了三十年的妓女,重新回到了中国社会。

  中国改开四十年,回来的仅仅是妓女吗?我看不止:童工回来了,人贩子回来了,黑社会回来了,资本家回来了,孔夫子回来了,国民党回来了。只有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