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70㎡ 上海弄堂小院,接地气!

安邸AD 2018-10-10 17:18:35

她的家不大,开放式厨房、客厅、卧室都与小庭院相连。小空间尤其应该有所取舍,在自己重视的空间花心思,其它能简则简。


主人: Sylvia是瑞士文化交流中心驻上海的负责人,时常将瑞士的艺术与艺术家介绍到中国,为中瑞两国的艺术交流穿针引线。


客厅与开放式厨房相连,也与花园敞开流通。芥末绿的Art Deco风格的沙发是好友Susan Shen特意为她在南昌路的Ting Shop定制的。Art deco风格的木长椅、茶几都从老家具店—老周淘回。黑白图纹靠垫来自梧桐树。


“家里的艺术品最好不需要过分地关注,黑白色就很好!”客厅的摄影作品来自主人的朋友:瑞士艺术家Tashi Brauen的实验作品。



主人对于装饰的诀窍是:制造层次。高高低低,排放有主次。马赛克的电视桌和黑白色落地灯分别是自己和朋友的DIY,灵感来源于杂志。马赛克地毯是老货,购自进贤路的老家具店:老周。烛台基本来自于宜家和网购。


厨房里既做中餐又做西餐,主人尤其觉得功能强大的抽油烟机是必须的,品牌Franke。从朋友办公室搬来的办公桌,主人配上了Vitra的黑白椅。


主人爱收各种小饰品,这样的内嵌柜子既省空间,又不显杂乱。烹饪书、各种厨房工具、神器错落摆放,成为烹饪的有利后台。有些饰品来自宜家,有些由主人从国外带回,“不过现在网购都可以买到!”


小花园让这间一楼的老房子多了许多阳光与风景。Sylvia坦言有了花园她更享受生活,“只是工作迟到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大部分的陶盆、瓷盆都来自网购,绿色户外椅来自The Conran Shop。



大面积的纯白色百叶柜门美观通风,但难清扫是缺点,配上白色地板带来地中海的度假气息。老式的上海Art Deco风格台灯来自老周。绿色盖毯来自梧桐树。


偶尔泡浴是Sylvia犒劳自己的一种方式,因此空间再小依然决定要浴缸。洗手台大面的镜子拉大了空间的衍生感。芥绿色浴巾来自梧桐树。白色铁质脏衣篓来自宜家。




烫着微卷短发,穿着黑色真丝衬衣,朋克皮裤的Sylvia打开门时,神情慵懒倦怠,思绪飘散,很明显因为我们的造访,她被迫早起。由于一直热衷和朋友喝酒派对,她吐了口烟,描述自己的作息时间:“凌晨2点睡是看在你们要来的面子上。”

Sylvia是瑞士文化交流中心的负责人,她的工作就是将瑞士的艺术带到中国,“这是份不错的活儿,让我不断认识新朋友,因为他们,我觉得好生活才刚刚开始。”


她形容自己“年轻时是个绝对的文青”,如今的她俨然还保持着文青的那份特立独行:不喜欢千篇一律呆板的流水线设计,也不信任根本不了解自己的设计师。这套为自己和女儿量身定制的小巢仅70平方米,全程由自己操刀,一进大门转右就是开阔的开放式厨房和客厅。据说设计之初她只关注两件事,了解自己和收集杂志:“把自己喜欢的图片拼到一块,家的样子就成形了。不过设计之前,当然要明白自己要什么!”停了停,又解释说:“人往往因为选择过错的,才往对的方向前进。”居住过摩登公寓,便明白自己更热爱接地气、带花园的弄堂。因为爱做饭爱社交,便自然决定最核心的空间一定是围绕着开放式厨房开始。


生于上海长于上海的她,浑身充满了连西方人都讶异的率直与坦然。大概也因为这样,她朋友众多,家中时常各种派对,“会做饭是天生的,中式西式都会。看朋友吃光,会很满足。”厨房、客厅加花园的这个小小空间甚至容纳过二十几人。“喝酒、音乐、聊天,High,楼上有鞋子丢下来抗议,我把鞋子扔了,继续。”

说起家里家具的来历:厨房的白色餐桌是朋友公司淘汰的会议桌,自己另配了两把风格迥异的老上海Art Deco风格的木椅,自己DIY制成的彩色马赛克电视机台,朋友手工绘制的落地灯,极具艺术感。“我讨厌那些成套的家具,任何东西都不应该有标准答案,设计也是如此。”墙上挂着的摄影作品,或抽象或实验,问及选择的理由,她的表情却完全不当回事,“没别的,要么是欣赏的朋友,要么是朋友的礼物!我感兴趣的是人!”又聊起抽象的那幅:“看不懂是正常的,看得懂是疯子,其实是为了遮掉原来画作的霉点又贴了个几何图形。”

相比之下,卧室反而显得极为简单,纯白色床品,百叶储物柜。“卧室只需要承担休息与储物的功能,我梦想睡在地中海风格的房间,所以把地板刷成白。一楼潮湿,百叶门有利于通风,一举两得。”

这时,Sylvia读初中的女儿从卧室里出来觅食,“妈妈,为什么我的卧室比浴室还小?”一边抓了块比萨准备又回到电脑前。“再大点你就更难得出来见人了吧?”


photographer: Johan Sellén

stylist:Patricia Ketelsen

editor: 颜正妍


此家曾发表于《安邸AD》2013年7月号



《安邸AD》10月号纸刊9.15上市,iPad版同步呈现!“恋物及屋”——物与屋,皆和美人一样,见得多方知自己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