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自拍效果好不好已开始影响彩妆研发

VIVA畅读聚焦 2018-10-10 14:22:12

这些年来,CoverGirl 化妆品公司检验了它的粉底在不同光线下的表现——例如,在艳阳下或是办公室里、日光灯下。最近,它又增加了另一项新的产品测试:挑战 iPhone。


“我们有一类用户,会不停拍照片,对她和她的朋友圈来说,自拍的样子相当重要,” CoverGirl 的首席科学家 Sarah Vickery 说,“这就是我们必须关注的方面。”


大多数化妆品公司都有能展现不同光线效果的产品,有美肌功能或是喷绘效果的彩妆,据说可以让使用者拍照很上相。


不过,一些品牌已经开始设计迎接手机摄影挑战的产品了——臻待解决的问题包括:闪光灯会让粉底看起来很白,或是白天自拍时,冷色会看起来变暖。


变暖听起来好像还不错,但其实冷色的阴影能让肤色更漂亮(Dita Von Teese 会很喜欢),也让牙齿显得更白。


“我们不认为自拍是一时兴起的风潮,”雅芳全球和区域彩妆副总裁 Lisa Lamberty 说,这家公司也开始探索他们能给自拍一代带来什么好处。


化妆品在社交媒体上的效果能严重影响销量。因为 Dose of Colors 在 Instagram 上展示的 Black Rose 液体哑光唇膏的帖子,时髦美妆连锁店 Ricky’s NYC“在几天之内把这种唇膏卖得一根也不剩,”Ricky’s 的老板 Richard Parrott 说。他每天都刷 Instagram,寻找可以储备的新品牌。上个月,Ricky’s 在 SoHo 区还开了一家叫做“#”的店,专门卖在 Instagram 上发现的美妆产品。


对参与这场竞技的品牌来说,重点在于粉底,粉底会造成自拍中最大的失败。7 月,CoverGirl 推出了 Outlast Stay 亮颜粉底液,这是首个用 iPhone 5 和 6 做过测试的产品。(实际上,研究人员拿自己做的实验,Vickery 称之为简单粗暴的测试。)科学家们用大概 2 年时间,反复实验 43 轮,才能选定最后的产品配方。


为什么要这么多?因为,即便在自拍的因素出现前,粉底也被认为是最难配制的化妆产品。每种色号都是 4 种色素的精准平衡的结果:黑、白、黄、红。稍多一点黑色,妆面就显脏;太多白色,就看着面如死灰;黄色过多,会好像气色不好;红色也是一样,多了显得太粉。



最近 CoverGirl 增加了一项新的产品测试:挑战 iPhone。


另一个问题,是对持久度和光泽度的权衡。持久的粉底通常是哑光的,因为主要为了对抗油脂和汗液。虽然是哑光,但“在照片里看着就好像死人脸”,Vickery 说。


为了亮泽效果,CoverGirl 配方中加入了云母粒子的小薄片,这种扁平的微粒能在皮肤上停留很久。但 iPhone 的测试表明,这种粉底在屏幕上看起来闪闪发光(“难看的那种闪光,” Vickery 说)。于是,这一产品回炉到实验室,对粒子进行试验,重新调整配方。


在 Smashbox 这个诞生自摄影工作室的化妆品牌公司里,研究员们正在研制一款粉底和古铜色阴影粉,希望最终产品在各种光照条件下都能表现良好,产品开发与创新部的副主管 Jill Tomandl 说。


这家公司 4 月在加州的卡尔弗城开启了一个 20×20 英尺的黑暗空间,一个真人大小的灯箱叫做 Flashbox,专门用来检验化妆品在各种光线条件下的反应,其中一个就是自拍的效果。


到目前为止,Tomandl 说,用 iPhone 5 和 6,以及三星 Galaxy 来轮流测试,就能达成检验效果——“比如,OK,这就是应该有的效果;不然,就把研究员送回实验室里。接下来,所有开发的产品都要通过这种测试。”


唇膏是另一重挑战。去年,雅芳推出了 Ultracolor Bold 唇膏,设计意图是,把它涂在嘴唇上或者从照片上看,它要比包装上的颜色更显色。这就要归功于“粉底中的透明技术,”Lamberty 说。(许多唇膏中都有不透明的白色粉末,能起到结构性作用,赋予产品韧性,使之不会裂开或者折断,但这会改变上妆后的颜色。)


这种唇膏也比传统产品要多 50% 的色素,Lamberty 说。通常状况下,太多色素会让唇膏干涩结块,暴露唇纹。但雅芳说,这款产品使用了一种“分散助剂”的技术,能让唇膏容纳更多色素,同时达成润泽的效果。


睫毛膏也针对社交网络的需要做了改进,重点(睫毛膏永远是重点)在于用量。对自拍者来说,睫毛膏就是越浓越好,涂得越快越好。在 CoverGirl,这称为“一次过”,效果起码同时取决于刷头和配方。


公司为此又测试了 40 种方案才确定,据说这种产品与传统的不同,名字也不同,叫“睫毛造型师”。(第一眼看,好像没有刷毛,只有膏体,这使睫毛能更快吸收睫毛膏,因为先接触的是膏体不是刷头。)


雅芳也检验了大量的刷头——据说有上百种——为了找到合适的刷毛组合,直接用于新出的 Big and False 睫毛膏,一部分效果要归功于其中的纤维,有助于填充眼线,雅芳也赞赏地将它比作假睫毛。(在销售会议上,为展示效果,Lamberty 和她的团队都一只眼睛粘假睫毛,另一只涂着睫毛膏。)


“这就像在劲爆奶油和大米布丁在质感上的差距,”Lamberty 自豪地说,“这在照片里的效果相当突出!”




下个畅读 才是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