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魔眼战神(67-69章)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绝望游戏小说 2018-07-26 13:39:11

第六十七章开业典礼

华布衣一脸严肃,道:“对方是当代地师葛老神仙的孙女,貌美如花,才华连为师都惊叹,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张均立马就想到了林娴,连忙道:“师父,我其实已经有女朋友了。

华布衣不满地道:“大丈夫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了,这不是问题。”

张均一阵无语,三妻四妾?自己的师父莫非还生活在古代吗?

华布衣似乎明白他的想法,道:“等你到了为师的年纪和境界,就会看得开想明白了。总之,亲已经订下,三年之后迎娶。”

张均欲哭无泪,想要争辩,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内心并不是非常反对。他不禁苦笑,莫非男人都会见异思迁?

但他仔细一想,很快发现其实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站着一群爱恨纠缠的女人。就像一头雄狮背后,总有一群守家护院的母狮。

第二天是天行珠宝公司正式营业的日子。林娴为此砸了大把的银子做广告,从软广告到硬广告,从电视传媒到网络宣传,一周之内都在疯狂传播天行公司营业的消息。

请柬都送出了,张均不知道能有多少人过来,他和林娴都换上正式的礼服,微笑着在门口迎接客人。这次开业典礼,找来了国内最知名的策划团队,重金打造,效果自然不凡。

第一个先到的,居然是陈富生,这让张均非常意外。不过他还是客气地迎过去,和他握了握手,笑道:“欢迎欢迎。”

陈富生道:“张均,恭喜啊。”

张均道:“请到里面坐。”

第二个来的是张五,他身后黑压压跟了十几号弟兄,气势非凡。自家人,张均没那么客气,直接就把张五一批拉过来帮他招呼客人。

第三个来的人是乔八,虽然张均敲诈了他一栋别墅,他脸上却一脸真诚道贺的样子。

接下来贺客越来越多,张国强和韩笑,马宝瑞等一干同学,纷纷抵达。还有林娴在商界和政界的朋友,也有十几个到来。

忽然,两辆军车一前一后停在广场,第一辆车上走下刘子光和刘玲,第二辆车上走下李老和李云飞。

张均连忙迎过去,笑道:“刘叔,李老,你们来了,欢迎啊。”

刘子光和李老相视一笑,他们显然是认识的。

李老道:“小张,你开业大喜,我老头子是一定要凑热闹的。”

刘子光也道:“呵呵,当然也得有我。”

刘玲对张均微微一笑,近前道:“别忘了你答应帮忙的事,明天我和父亲一道去拿东西,一切都拜托你了。”

张均道:“没问题。”

很快,商阳和庄文夫妇也到了,双方略一寒暄,都被请进酒店。之后就是郭教授和郭兰,父女两人还带了礼物过来,一块巨大的纯正鸡血石,价值不菲,正好摆在珠宝店。

陈富生远远地看着,发现前来道贺的这些人不是商业巨子,就是军政两界的要人,不禁暗暗惊讶于张均的交际广阔。

之下又来了一批张均的亲戚,三舅鲁建国等十几号人,连许飞虎都夹杂其中,显然是抱团过来的。

时间快到十一点的时候,一辆市政府的车队缓缓行来,打车上走下庄子鸣夫妇,他身后跟随了若干名市政领导。

司仪连忙高声宣布:“热烈欢迎东海市庄市长及各位领导光临!”

庄子鸣亲切地和张均握手,笑道:“小张啊,好好干,我看好你。”

张均笑道:“庄叔能来,小店一定生意火爆,托庄叔的福。”

陆续又有些贺客到了,时间将到正午,一名老道慢腾腾地走过来,手里还捧了一份红包,居然是那个算命的糟老头。

张均哭笑不得,他只得迎上去,拱手道:“老道长,您来了,欢迎欢迎。”

老道咧嘴一笑,露出几颗黄牙,道:“老夫也来凑份热闹。”说完交上红包,乐呵呵地就往酒店里走,也没人敢拦他。

张均捏了捏红包,透视了一下,心里暗骂:抠门的老货,居然只有一百块!

剪彩仪式即将开始的时候,又有一辆车驶来,车上走下一位中年男子。一看到他,林娴心中顿时紧张,低声道:“小弟,是我爸。”

张均心中一动,倒也无惧,一边吩咐司仪,一边走过去迎接:“欢迎林先生,请!”

司仪大声道:“欢迎林氏集团总裁,林辉先生!”

话音刚落,居然又有几辆车停下,这次出来的是省公安厅长冯玉龙,他呵呵笑着走来,远远就道:“小张,恭喜恭喜!”

张均很意外,没想到冯厅到会到,连忙上前寒暄。

至此,宾客已齐,剪彩仪式开始。剪彩由庄子鸣夫妇以及几位市领导陪同,东海市的新闻媒体早就等候这一时刻,纷纷将之记录下来。

酒店宴会厅,张均抱着酒瓶挨桌敬酒,没多会就喝下了半斤白酒。华布衣也在,他和冯玉龙、李老、刘子光等人坐在一个桌,倒也谈得来。

酒店外,周宏和柳婷远远地注视着迎宾过程,他攥紧拳头,道:“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有如此能力,短短时间内就经营出这样强大的人脉。我要是有这样的人脉,早就可以平步青云了!”

柳婷心中叹息,她的心中也颇不是滋味,低声道:“宏,你为什么要来呢?我们和他并没有交集。”

周宏道:“你懂什么,这个人能量很大,柳婷,你以后要多和他接近,说不定他能帮到我。”

柳婷身躯一颤,道:“周宏,我是那种人吗?”

周宏这才感觉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对,连忙说:“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大家毕竟是同学,应该搞好关系。”

柳婷叹息一声:“我累了,咱们走吧”

两个背景,悄然消失于人流之中,不曾被人注意到。

酒店对面,一家餐厅里,徐泊着热闹非凡的剪彩仪式,脸色冰冷。他内心其实很震撼,张均的人脉强大到让他忌惮的地步。

“可惜,这样的人本该是朋友,可老天注定让我们成为敌人。”他心中这般想。

“张均,现在尽量得意吧,你早晚会落在我的手里。”他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和徐博隔了不远的位置,还坐着一个张均的熟人,她是叶倩。在她的对面,坐着一个局促不安的青年男了,男子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周正义,呵呵,很高兴认识你,你很漂亮。”

叶倩冷着一张脸,她正在和父母介绍的一个陌生男人相亲。她此时心中五味陈杂,曾起何时,她叶倩也需要相亲了?

几个月前,陈富生就把她甩了,和一个九零后的校花好上。她伤心欲绝,感觉一瞬间就失去了一切,她的骄傲、自信,以及爱情。不,或许她从来就没有过爱情,那只是对财富的追逐而已。

她曾想试图挽回,可一切枉然,那个负心人已经对她没丝毫兴趣,甚至在床上的时候都不能正常勃.起,他说他腻了。

“哈哈……”她突然癫狂地笑起来,让对面的相亲男子一阵愕然。

她指着对面的仪式说:“你知道对面在做什么吗?”

男子点点头:“知道,一家珠宝公司要开业了,据说投资近十个亿。你看这么多达官贵人前来道贺,想必老板是很有背景的人。”

叶倩笑得更加狂乱了,对男人道:“其实,那个老板当年追求过我,被我无情的拒绝了。那时的他,只是个穷小子而已。”

男子吃了一惊,惊讶地问:“真的?”

叶倩没有回答,她只是迷茫地看着空洞处,陷入了回忆。

张均平视着她,语气平静:“我的家乡有句话,叫‘莫欺少年穷’,年轻人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精力。我虽然不是富二代,不是官二代,但只要我努力,我可以做富一代,做官一代!叶倩,谢谢你这么直接,避免让本人浪费珍贵的青春在你这种女人身上。”

而她忍不住在后面大声道:“张均,你一辈子也休想追上陈富生!”

回忆至此,她又大哭起来,惹来周围客人都投来惊奇的目光。

“我错了吗?”她摇摇摆摆地站起身子,双目无神地走向店门。

男人慌忙跟上去,叫道:“叶小姐,你没事吧?叶小姐……”

酒店里,张均举杯走到林辉面前,礼貌地说:“林先生,请饮此杯。”

林辉看了他一眼,神色有些复杂,然后点点头,接过杯子一饮而尽。

“林先生好酒量。”张均微微一笑,又倒了一杯,“请。”

林辉再次一饮而尽,然后他站起身,走到华布衣面前,恭敬地倒了一杯酒,道:“华先生,我幼年之时,阳灵先生救我一命,至今不敢忘怀,请饮此杯!”

华布衣微微叹息,端起酒杯,道:“你的事情,我听家师说过。那时你先天不足,本活不过十八岁。”

“是,我的命是阳灵先生救的,我欠阳灵先生的,也是欠华先生的。”他真诚地道,又为华布衣斟满一杯,“华先生请。”

华布衣又饮下,然后道:“小徒与令千金的事,我早已知道,只是未曾过问。”说到这,他便打住了。

林辉叹息一声,道:“我也是从刘子光口中知道了华先生的师承来历,之前我的做法确实不妥。以后,林娴的事情,由她自己作主。”

远处的林娴大喜,向张均看了过去。后者朝他挤挤眼睛,一脸坏笑。

华布衣道:“晚辈的事,由他们去罢,来,喝酒。”

张均敬了一圈酒,最后走到一张单独的桌子。这张桌子上满了菜,摆了几瓶酒,却只有一个邋遢老道坐着,因为谁也不愿意和这么一个不讲卫生的糟老头子在一起。

张均摇摇头,走过去坐在一旁,笑道:“老头,我敬你!”然后又低压了声音,“你也忒抠门了,只有一百块!都不够一盘菜的。”

第六十八章面见林辉

老道没有半点不好意思,他一边吃得满嘴流油,一边还往嘴里灌着酒,活像饿死鬼投胎。当终于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他又抓起一只大龙虾麻利地剥起来,然后头也不抬地道:“老夫浪迹江湖,居无定所,手头拮据得很,能拿出一百块就不错了。”

张均自然不会跟这老头计较,打趣他道:“那你慢慢吃,别噎着。”

“没关系,桌上有水。”老头将剥好的虾仁送进嘴里,三两下就咽进肚子,一副无比满足的模样。

张均给他斟了几杯酒之后,就要去陪其他宾客,老道却在此时道:“小子,老夫看你资质不错,有一只慧眼,送你一个大造化,不若就拜入我夫门下,老夫教你天下无双的相术。”

听到“慧眼”二字,他暗中吃了一惊,盯着老道士,想从他眼里看到什么。不过他失望了,这老货除了眼角的两粒眼屎之外,就只有一双看不透的浑浊老眼了。

张均越来越觉得这老货神秘得很,难道真是当年那位替太祖看相的老古董?

心中想着,他笑道:“老头,你的相术不准,在京都的时候别人都说你是老骗子。”

老道立即一脸严肃地道:“无量天尊,小子不懂,正所谓曲高和寡,老夫的相术没有多少人能明白,他们都误会了。”他说完话,突然想起什么,又神神秘秘地对张均道,“别忘了往我摊子多领几个人,提成的事好商量,不行老夫吃点亏,多分你十块!”

看着老道一脸肉痛的样子,张均感觉他在自己心中那一丝神秘感开始大打折扣,他苦笑道:“一百块提成已经很多了。”

老道非常满意,油腻的大手拍了拍张均肩膀,道:“孺子可教,你以后找我看相,老夫算你八折。”

张均离开老道那桌没多久,就看到华布衣坐了过去,居然和老道说了许久。其间,华布衣频频点头,看样子是被忽悠住了。

到了下午,贺客们陆续告辞离去。一些远到而来的人,张均也为他们安排了住宿。林娴的父亲林辉居然没有立刻离开,他准备在东海住上一晚。

张均知道,晚上恐怕要和未来岳父正式会面。果然,晚九点的时候,林娴有些紧张地对他说:“小弟,我爸说今晚要见你。”

张均道:“早晚要过这一关,别担心。”

林娴心中稍安,点点头。

这是一座很古典的住宅,看上去已经有很久的历史了。他和林娴驱车进入院落,就有一名管家模样的人出来迎接。

宽敞的客厅里,完全欧式的装饰风格让张均感觉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他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林辉,微微躬身,道:“林伯父。”

林辉点点头,道:“你们都坐下。”

林娴坐在张均身边,她不时看一眼张均,又看一眼林辉。

林辉缓缓道:“前段时间,当我知道小娴和你的事情,我很气愤。”他直言道,“我林家立世半个世纪之久,历经两代人的不懈努力,才打下今天的基业,成为坐拥数百亿资产,把珠宝生意做到全国各地的财团。”

“林家想要继续辉煌下去,家族中的每一个人都要贡献力量,林娴也不例外。林家要是能和翡翠帮的徐家合作,将是一件对两家都有利的事情。”

张均没有说话,神色平淡地倾听,他明白林辉把他请到此地见面,本身就传达了一种接受他的态度。

“不过,我没想到你会是阳灵先生的徒孙。当刘子光告诉我华先生的师父就是阳灵先生,我就知道低估了你。事实证明,你的人脉确实广泛,已经开始经营自己的圈子了。而且,阳灵先生救过我的命,我因此才答应尊重林娴的选择。”

林娴看了张均一眼,感激地对林辉道:“父亲,谢谢你。”

“不用谢我。”林辉道,“是小娴你有眼力,为父当时还奇怪,以你的眼光,怎么会看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

张均淡淡道:“其实那时候,娴姐和我只是朋友关系,我只是让她最终做出抗争的那个人而已。”

林辉注视着张均:“不管怎样,我以后不会阻止你和林娴交往,至于你们最后的结果怎样,我也不会过问。”他顿了顿,神色有一丝赞赏,“你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经建立起一家资产近十亿的珠宝公司,这证明了你们的能力,我看好你们。”

林娴心中很高兴,道:“父亲,说不定,天行珠宝以后还能满足林家在翡翠方面的需求。”

林辉一怔,道:“怎么?张均在翡翠帮也有关系?”

张均接过话道:“是这样的,我在缅甸有几位朋友,他们手上掌握了大量的翡翠资源。日后林家如果需要翡翠,我想我能提供足够的货源。”

林辉这次真的吃了一惊,他万万料不到张均如此的交游广阔,连缅甸方面都有熟人,而且可以拿到翡翠。

吃惊归吃惊,他表面上还是比较镇定,冷静地问:“张均,你说能从缅甸拿到翡翠,不知道你能拿多少?又能不能拿到极品翡翠?”

张均在筹建珠宝公司的时候就做过设想,如果仅仅依靠他和林娴,只能吃掉为数不多的翡翠,和每年数百亿的翡翠交易额比起来,只能占很少一部分。

与其那样,不如和林家合作,自身经营的同时向林家提辊源,如此同样可以获利。天行珠宝方面也可以获得林家的支持与帮助,平稳发展。

此刻林辉的惊奇与怀疑,都在张均的意料之中。像林家这样的势力都做不到的事,一个年轻人却可以做到,这本身就很容易让人不理解。

微微一笑,他道:“极品翡翠方面不用担心,但不知道林家每年能吃掉多少翡翠?”

林辉想了想,道:“林氏珠宝的销售中翡翠占很大比例,约百分之二十。按照每年五百亿的销售额计算,将需要一百亿的翡翠。扣除利润因素,林家每年至少需从缅甸吃进三十亿至四十亿元的翡翠。”

张均暗中吃惊,没想到翡翠竟然如此暴利,三四十亿的货源,竟能卖到上百亿!

第六十九章翡翠帮

想了想,他说道:“这么说来,林家对翡翠的需求量,能占到缅甸每年翡翠交易量的十五分之一到十分之一。这么大的量,应该完全可以直接和缅甸方面洽谈才对。”

林辉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每年的缅甸公盘,林家都会受到缅甸政府的邀请,当然也可以直接参与购买翡翠。但是大陆的翡翠帮专门从事翡翠贸易,他们对行业的影响力在大陆无人可及。如果不选择与他们合作,就根本拿不到足够多和足够好的翡翠。”

张均皱眉:“这完全没有道理,缅甸方面想要谋求利益最大化,绝对不会让翡翠帮一家独大。”

林辉点头:“你的看得很准,翡翠帮和缅甸方面其实穿一条裤子。据搜集到的情报,翡翠帮和缅甸方面关系密切,应该存在利益上的苟合。”

张均道:“这就难怪了,看来缅甸方面十有**想借助翡翠帮的力量控制翡翠行业的二、三级市场,赚取更大利润。物以稀为贵,只要掌握好手法,同样多的翡翠便可以卖出更高的价格。”

林辉深以为然,连连点头:“你说的没错,近十年来,翡翠的价格涨了近二十倍,市场上越来越难见到优质翡翠了。”

说到这里,张均心中一惊,连忙问:“伯父,这么说翡翠帮以外的人,根本无法买到足量的翡翠?”

“也不全然如此,毕竟翡翠市场这么大,翡翠帮不可能一手遮天。它只要控制百分之四十以上的货源,就基本上可以控制整个大陆市场。剩下百分之五十多的份额,一小半将被其它的大势力给瓜分。比如香港的玉器行,新加坡的石头会等。最后散户们可以吃下的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林辉显然对于翡翠市场了解极深,提供的这些信息不是一般人能够获取的。

张均心中微松了口气,百分之三十的货源,足够了!

林辉继续道:“其实多年以来,林家的翡翠都有两种来源,七成来自翡翠帮,三成通过缅甸公盘获取。只是想要获取那三成的翡翠,风险太大了,往往十分的投入,只能获取五六分的回报。”

张均倒是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林娴曾告诉他,缅甸的翡翠,五成以上都以明料的形式出售,两成则以半赌的料子出售,只有两三成左右的料子以全赌的形式售出。

由此可以断定,散户们买下的多是半赌和全赌的料子。这当中,又有许多的门路,比如明标、暗标等等竞价方法,购买者往往要花去两倍以上的价钱,才能买到想要的货物。

可以说,缅甸方面已经把利润做到最大化,一次次成功将翡翠的价格拉升。这种情况,也导致了大陆翡翠价格一路攀升。

“这么说,只要能把那百分之三十左右的货吃下一部分,就能满足林家的需求。”张均道。

林辉摇头:“太难了,如果从那百分之三十中的货源中购买,基本上难以赚到钱,因为花费的代价太大。其实大陆方面占全世界翡翠销售量的七成左右,更有八成的翡翠在大陆加工完成,这种情况下,缅甸方面自然想要控制翡翠的下游市场。翡翠帮的成立,在情理之中,有它在,别人是吃不到肉的。”

张均笑了笑:“那也未必,伯父,林家翡翠货源的事就包在我身上,而且价格方面还可以优惠。”

林辉眼睛一亮,他此时不再认为张均是在说大话,便点点头,道:“好,如果你真有能力向林家辊,林家也必将反过来全力支持你。”

张均“呵呵”一笑,道:“合作的目的就是双赢。”

两个人谈到十一点才结束,张均给未来岳父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当他离开的时候,林辉对林娴道:“小娴,以后天行珠宝拿货的时候,可以和林氏珠宝合并一起,这样就能获得更大的优惠。”

林娴大喜,谢过了林辉,然后很认真地说:“父亲,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林辉露出慈和的表情,温声道:“小娴啊,父亲有时候做事,难免会以家族利益为重,会让你心里觉得委屈和不舒服。可父亲就是父亲,永远会为女儿着想,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父亲会第一个站出来。”

林娴很少见到林辉如此动情地表达心意,她鼻子一酸,眼圈泛红,用力点点头:“爸,我知道。”

林辉有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其中以林娴的年纪最大。三个孩子平常的时候都唤林辉“父亲”,这是一种刻板和严肃的称谓,由此也能看出他平时的家教是何等严格,几乎不近人情。

这一声“爸”,让林辉心中一震,点点头,道:“好了,你们可以留下,也可以去忙自己的事,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最终,张均离开,林娴却留下了。这一晚,父女两人促膝长谈,之间的那层隔膜渐渐消失。而张均,则深夜前去拜访郭教授。

刘玲和刘子光明天要去拿一幅画,虽然不知是什么画,可张均知道一定非常名贵,否则也不会让刘子光郑重其事的亲自来取。

对于字画方面,他还是个门外汉,有必要拉上郭教授一起过去,这样也不至于出现什么意外。

此时已经午夜时分了,张均提前就和郭教授通了电话,所以他敲了两下门,郭兰就把门打开了,道:“等你半天了。”

张均抱歉地道:“打扰你估算了,不好意思。”

“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郭兰淡淡道,“进来吧。”

房间里,郭教授正在沙发上看书,见张均来,他连忙招招手,笑道:“张均来了,坐下吧,你之前打电话说找我有事?”

张均点头,道:“郭伯伯,我想请您明天跟我去个地方,给一幅画掌掌眼。”

郭教授一听就笑了:“我当什么大事,这个容易。除了瓷器之外,我最擅长的就是字画,倒是可以帮你看看。”

张均笑道:“有郭伯伯出马我就放心了。”然后取出一个饰品盒交给郭教授,道,“郭伯伯来,我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这只翡翠烟斗就送给郭伯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