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乡村记忆】系列报道之三——沂源县“南麻”

掌上沂源 2018-08-26 11:20:00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指出:“要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沂源县历史文化悠久,内涵丰富,自古以来,人杰地灵。沂源县广大的乡村,有着风格迥异、丰富多样的生活传统、劳作传承、民间习俗和宗教信仰,乡土传统文化遗产存量丰富,保护传承意义重大。为弘扬沂源乡村优秀传统文化,《掌上沂源》推出大型系列报道《乡村记忆》,陆续推出一批具有浓郁乡村特色的村庄。今天为您推送第三篇。

---沂源县“南麻”

南麻

南麻北依历山,南邻沂河;螳螂河由北向南穿城而过;泰安—青岛路、张店—沂水路、青岛—新疆高速公路交会于此;是沂源县人民政府、历山街道办事处和南麻一、二、三村居民委员会驻地。

村名由来

南麻,建村历史悠久。1958年,村内出土陶豆柄一件,鉴定为殷商时期器物,说明当时就有人在此居住。

村内石桥碑记载:“唐贞观始有村落……”村内阁子碑文又载:“唐贞观十年,村民集资奋力修阁。”可知唐朝时,村落就具相当规模。

南麻原村名东西庄子。后有黄氏在村南种麻,并在地内修舍定居;随后,东、西庄子村民相继迁此,形成村落,称南麻地。至清顺治年间,始称南麻至今。

集市商贸

南麻老街(现商业街),原有庙。康熙五十五年重修碑文载:“南麻,古义集也……”村东南二郎山上,明代嘉靖八年修兴福寺,颇具规模,例有庙会。这说明南麻至明清时期,集市、庙会已经形成。每月逢三、八大集,城乡物资大交流,一直延续至今。

清至民国,老街商业店铺云集。影响较大的有经营日用百货的义顺堂,经营丝绸的长顺堂,经营缫丝、酒店的原兴泰,经营酿造酒、醋、酱油的恒泰,经营药铺的中和堂,经营旅店的万顺增,经营邮寄的德盛永等。各店铺生意兴隆,客商熙来攘往、络绎不绝。商家也在此收购山区特产,销往博山、张店、济南、潍坊、青岛等地;同时从城里购进商品,以繁荣当地市场。

南麻手工艺制品销售的店家中,最有名、交易额最大的以杨家银匠店首数。明永乐年间,祖籍江西的杨天祥迁居南麻,建起了聚宝银楼,制作、销售金银首饰。杨氏制作的金银饰品,工艺手法由祖上秘传,自成一派。银饰品,无论是婚礼用品凤冠、龙簪、耳坠,还是儿童饰品长命百岁、麒麟锁,还是冥器透花戒指、九连环等,件件样样,花纹、工艺、玲珑程度都独具特色,光彩夺目、精美异常,成为市场上同名货中的上乘佳品;金饰品在镀金、贴金、包金方面,款款都烙打出与众不同的风格。因而,聚宝银楼的金银制品,一直成为群众喜爱的首选,也使其名声远播乡外,在外地多有销售。

新四师制造“无人区”

1939年春,沈鸿烈国民党省政府迁东里店后,将南麻一带划入省会区。由沈鸿烈的海军陆战队、教导团、吴化文的新四师、五十一军以及秦启荣三纵各一部驻守。由于兵多民少,部队长期无休止地向老百姓逼粮要款,抓兵要伕。村里青壮年或被抓或外逃,只剩下妇幼老弱。政府强发“民生券”,物价飞涨;因久旱歉收,村民连糠菜树皮都吃不上,生活陷入绝境。除此之外,还有日军频繁的“扫荡”,致使省会区的南麻,屋倒墙塌,田园荒芜,人去村空。

在当时,村里谁家冒炊烟,灾祸就降临到谁家。民谣流传“见了国民党,浑身虚汗淌;见了保甲长,如同见阎王”。亲戚刚接济给刘长福一家5斤瓜干度日。谁知刚一冒烟,伪镇长和随后到的国民党兵将瓜干全部抢走。没过几天,刘长福老两口活活饿死,大儿刘德山饿得昏死过去。乡亲们以为他死了,卷在席中放进坑里后,他还有气无力地喊“饿”。瓜干都被抢走了,哪里来一口饭救他?他还是饿死了。二儿子刘德顺忍无可忍,一心为家人报仇,参加了八路军。一天回家给父亲上坟,路遇鬼子兵,击中被逮杀害。

从1939年到1943年,南麻380户人家,十几人在日军轰炸、“扫荡”中丧生,多半房屋被日军炸毁、烧毁;在国民党政府、兵痞的欺压下,外出逃荒要饭的达188户,卖儿卖女的44户,被活活饿死的有96人。好端端的一个富庶村,沦为“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无人区”。

一切服务战争

1944年3月,南麻解放。党和政府迅速为村民发放救济粮、救济款,实行生产自救,重建家园。获得了新生的村民,知党情、感党恩,以前所未有的热忱,倾全村人力、物力支援抗战。

在党支部的带领下,村里很快恢复了农会,健全了青救会、妇救会、儿童团组织。从小逃荒要饭的马大娘,当选了妇救会长。她率先动员妇女剪发放脚,带领妇女走出家门搞生产,为刚解放的南麻增添了活力,营造了新气象。1946年“大动参”期间,青救会成员踊跃报名,一次就有25名青年参军,出色完成上级安排的征兵任务。

1947年2月,县委发出《关于成立各级支前组织的决定》后,南麻迅速成立支前委员会。18—45岁的全部的男青年,适合当民兵的,参加子弟兵团,扛枪随军上前线;适合出民夫的,参加担架队、运输队。45岁以上的男劳力,编为预备民夫,组织运输、农业生产。16岁以下儿童,站岗放哨,做战时通讯工作。

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打响后,南麻成为大后方。识字班队长杜润英组织21名学员组成服务队,在村头接待过路伤员。对进村的伤员,为其洗血衣绷带、包扎伤口、喂水喂饭、接屎端尿,像照看家人一样照看好每一个伤员。一天晚上,来了500多伤员。她们煮饭22大锅,让每一个伤员吃饱吃好。为照顾重伤员,队员从家里拿来鸡蛋烧汤,一勺一勺地喂,不厌烦、不嫌脏。每一次战役,她们都是不分白天黑夜地干,直到把一批批伤兵养好送走。

莱芜战役到孟良崮战役期间,村民吃、住、烧都非常困难,但为积极响应县委“一切支援战争,一切服务战争”的号召,宁愿自己吃糠菜,也要省出粮食来供应部队,一次献粮达54000多斤。(见《可爱的沂源》)后来,干部带领男劳力全都上了前线。妇救会带领妇女天天摊煎饼、蒸干粮;之后又组成运输队,涉百里山路将给养源源送往前线。这期间,妇女们还分工做军鞋3600双,缝面袋子3500条,推磨碾米面4万多斤。最急需时,“南麻村妇女一夜磨面5000公斤”(《沂源县志》)。她们为战争的胜利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南麻战役

1947年7月,蒋介石不甘心莱芜、孟良崮战役的失败,启用日本战犯冈村宁次为国民党统帅部顾问,纠集国民党军11个师、24万兵力,大举进攻沂蒙山区,主攻方向直指南麻重镇。

南麻当时是有490户、1834口人、3750亩土地的大村子。国民党军进犯前,每天派10余架飞机连续轰炸10余天,炸死、打死村民33人,致14人伤残。

7月8日,全美械装备的敌五大主力之一的王牌整编第十一师和整编二十五师、六十四师、九师、八师及新五军一部,计10万余人,占领南麻及周边地区。十一师进驻南麻后,按蒋介石指令,采用冈村宁次比“三光”政策还狠毒的“彻底平毁政策”:抓捕民夫,割除村周边2080多亩青苗;用刺刀逼迫民夫夜以继日地修交通壕、拉铁丝网、设鹿寨;拆房1100余间修碉堡、建围子;组织搜索队搜粮、搜畜、找群众。一经发现,劫掠奸淫,无所不用其极;而家中的东西,全被抢光、烧光。(见《鲁山话史》)

7月17日,华东野战军第二、六、七、九纵队及特种兵部队、鲁中、渤海军区部队,计10万人,在陈毅司令员、粟裕副司令员的指挥下打响南麻战役。计划首歼敌十一师,以配合晋冀鲁豫野战军的战略作战。暴雨中,行动受阻。至黄昏,方完成对敌军包围。18日,大雨倾盆,激战经天,拔除大部外围据点。敌军凭借飞机、火炮和坚固工事向我军疯狂反扑。19日,大雨滂沱,山洪暴发,加之敌机狂轰滥炸,战斗呈现僵持状态,攻击一度受阻。至21日,持续激战,我军仍未能歼敌有生力量。为把握战略全局,争取主动,于当晚撤出战斗,战役结束。

陈毅司令员在总结南麻战役时说:“这次战役虽没能全部消灭敌人,打了个消耗战,但它掩护了刘邓大军渡黄河,实现了由战略防御到战略反攻的伟大战略转折,意义是伟大的。”

南麻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华东野战军重创国民党军的重要战役,粉碎了敌军对山东重点进攻的图谋,冒雨血战四天五夜,歼敌9000余人,取得了战略上的重大胜利。

                 鸣谢:政协沂源县委员会


本期编辑:刘春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