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首饰店 第5章

谢家二少 2018-05-15 19:13:41

第五章

自从和娜拉在树屋上约会后,我就和娜拉一样喜欢上了这个神秘的天堂,只要有空闲时间,我都会到山坡上的树屋里去坐坐,有时是和娜拉一起去,有时只有我一个人。我发现坐在树屋里让我心绪宁静,充满遐想,当然,娜拉是我遐想中的主要内容。

当独自一个人去树屋时,我就带上小提琴,倚在树屋的小窗前演奏我在学校里学过的小提琴曲,我从来没有想过用小提琴演奏家乡的曲子,我觉得像二泉映月、江河水这样的曲子只应从二胡的弓弦上飘逸出来才好听,小提琴似乎缺乏二胡那种幽怨哀伤的韵味。

直到有一天我不想再翻来覆去的重复欧洲大师们的心曲时,便随兴用手中的提琴演奏了一首家乡的小调。茉莉花淡雅的幽香在琴弦上轻盈的飘动着,随着初夏的微风逸出树屋的小窗,悄然徘徊在枝叶茂密的树林中,轻轻的散落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

我听见有人在轻声的哭泣。

“娜拉,是你吗?”我惊讶的问,手脚并用的爬到树屋的门口向树下张望。

果然是娜拉。

“家德,你演奏的这首曲子真是太好听了。”娜拉背靠在树干上,用手抹着眼泪,并没有抬头看我。

“娜拉,你哭了?”我急忙抱着提琴爬下木梯,来到她的身边。

“被你感动的。”娜拉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情,“你真是上帝给我派来的天使。”

“天使都像我一样没有翅膀吗?”我想逗她开心。

“不,”娜拉摇摇头,“但是,天使都是在音乐中降临的。”

“娜拉,你上音乐课时,都教孩子们什么?”我问。

“我弹风琴,教他们唱歌。”娜拉一说起她的学生们就高兴起来,仿佛那些孩子们就在她的眼前似的。

“娜拉,我能去看你上课吗?”我又问,在我的想像中,娜拉坐在风琴前弹琴的样子一定非常优美动人。

“当然可以。”娜拉高兴的握住我的手,“你还可以为我的学生们演奏小提琴呢!我怎么没想到这个!”

“我可不是老师。”我有些犹豫。

“那有什么关系,”娜拉热情的说:“孩子们还没听过小提琴演奏呢。”

“在我的家乡,学校叫私塾,新式学校叫学堂,”我向她解释道:“没有老师资格是不能随便给学生们上课的。”

“难道要我聘请你当客座老师吗?”娜拉笑了。

“你有权力聘请我吗?”我也笑了。

“音乐课是我的,我当然有权力。”娜拉认真了。

“好吧,”我点头答应了,“我一定去。”

“太好了。”娜拉高兴的伸出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在我的脸颊上很响的亲了一口,我感到小提琴从我的手中滑落了。

不过,还没等到我履行对娜拉的承诺,德伯先生就找我来了。

那天我正在图纸上描画自己想像中的首饰,虽然我凭着自己的绘画功底把老奈特首饰店里的几件精典首饰描画了下来,而且画的惟妙惟肖,但是,要想凭想像画出一款式样新颖的首饰来,却不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

“年轻人,”德伯先生来到我的身边,俯身注视着我的画纸,“你的首饰设计的如何了?”

“德伯先生,”我不好意思的说:“很惭愧,我还没有设计出来。”

“整天跟我的女儿往树屋里钻,”德伯先生表情严肃的看着我,“当然设计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来。”

“德伯先生,请允许我解释。”我急忙站起身,想告诉他我和娜拉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当然,娜拉亲我的事我是不会说的。

“你不用解释,”德伯先生朝我摆了摆手,“我知道娜拉喜欢你,从异国他乡来的年轻人比土生土长的小伙子更有吸引力,女孩子都这样,容易受到诱惑。”

“德伯先生,我没有诱惑您的女儿。”我申辩道。

“陈家德先生,你是个很有天赋的年轻人,”德伯先生郑重的告诫我,“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会把女儿许配给你。”他看出我想反驳,抬手制止住我,“就是娜拉愿意也不行。”

“德伯先生,您不能这样。”我原本并没有搞明白自己对娜拉的感情,经德伯先生这么一说,反倒一下子意识到了娜拉在我心目中的位置。

“我对娜拉是认真的。”我坚决的说。

“我对你也是认真的。”德伯先生同样坚决的说:“今后请你不要再纠缠娜拉,娜拉是我唯一的女儿,她未来的丈夫将会继承老奈特首饰店,你没有这个资格。”

“什么资格?”我被他的话激怒了,勉强压抑住心中的愤怒。

“他必须具有高超的首饰制作水平,”德伯先生站起身来,用眼角瞟了我一眼,“而且,还应该是一个充满灵感的首饰设计大师。这些,你做得到吗?”

我承认我做不到,但是,我没有说出来。

德伯先生走了,我一动不动的坐在工作台前,紧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自己吼出来。德伯先生说得对,娜拉的丈夫必须具备继承老奈特首饰店的本事,而我没有。

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坐在工作台前对着设计图纸发呆,中午吃饭的时候也是胃口全无,食不甘味。德伯先生一边用匙子往自己的嘴里送肉汤,一边似乎很不经意的向我瞟了一眼,然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往他的嘴里送肉汤。

父亲也看出我的情绪不佳,吃完饭后,父亲帮玛格丽特大婶收拾完餐具,便回到我和他共住的房间里,他一进屋就回手把门关上了。

“家德,”父亲注视着我,“你有什么事吗?”

“没有。”我不想让父亲知道德伯先生和我的谈话。

“家德,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父亲走过来坐在我的床沿上,拍拍我的肩膀,“咱们漂泊在外,寄人篱下,总会遇到些不顺心的事,告诉爸爸,爸爸就是帮不上忙,也可以给你出出主意。”

“爸,”我觉得心里一阵发热,脱口说道:“我、我设计不出好的首饰来,我一点也没有灵感,不能成为一个首饰设计大师。”

“孩子,这事不能着急,”父亲极力的宽慰我,“首饰制作这门手艺咱们爷俩以前谁也没摸过,是个精巧的活计,很花费心思。画个新图样就更难了,回国后,咱们不会再干这个,别太放在心上。”

父亲不懂我的心,我也不好把对娜拉的好感和德伯先生警告我的话告诉他,只好转着弯的说道:“可是,德伯先生会看不起我的。”

父亲看了我好一会儿,说道:“我年轻的时候也像你这样,争强好胜,不服输。但是,遇到这种事情,不能闷着自个发愁,得动脑子。”

“这我知道。”我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说道:“可是,我就是……”

“我看过你照着店里的首饰画的图样,蛮好的。”父亲鼓励我,然后话锋一转,“但是,那毕竟是店里已经制作了多少年的首饰图样了,你得出新鲜样的。”

“我就是发愁想不出新图样来。”我在心里说,设计不出新颖出色的首饰来,德伯先生就不会同意我和娜拉好。

“我每天打扫店铺时,都会仔细观察橱窗和柜台里摆放的首饰,”父亲思索着说道:“我发现老奈特首饰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什么特点?”我好奇的问。

“你注意过老奈特首饰的造型和首饰上雕刻镶嵌的图案吗?”

“注意过,大部分都与他们的宗教有关,什么镶钻的十字架呀,首饰盒上雕刻的圣母像呀,链坠上镶嵌个带翅膀的天使呀什么的。”

“对,这就是老奈特首饰的特点。”父亲话锋一转,“所以你设计的首饰也应该有自己的特点。”

“什么特点?”我还是有点不开窍。

“我刚来到小镇,就发现这座小镇的风景很美,很迷人。”父亲启发道:“还有你常爱去的小镇旁的那棵带木屋的大树,也很有意思。”

“爸,你是说,”我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把这些本地的风景设计到首饰上去?”

“儿子,你总算开窍了。”父亲兴奋的拍着我的肩膀,“小镇上的人们天天看,年年看,对这些风景熟视无睹,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要把它们描画出来,如果在首饰盒上,金银首饰上,雕刻镶嵌上这些风景图案,肯定会受大家欢迎的。”

“对呀,爸!”我高兴的从床上跳起来,“我们还可以把咱们家乡的风景雕刻上去!”

“对,说下去,说下去!”父亲兴奋的催促着我。

“咱们中国有那么多美丽的传说和风景名胜,”我被父亲的情绪感染了,扳着手指头说道:“像嫦娥玉兔,牛郎织女,红楼梦里的黛玉宝玉,聊斋中的狐仙幽女……”

“那些狐仙什么的就算了,”父亲摇了摇手,“还是梅兰竹菊,龙凤松鹤,宫廷仕女,才子佳人合适些。”

“风景,对中国的风景,”我思路大开,“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长城,黄山,古城,雨巷,南国四百八十寺,都在楼台烟雨中,多么美好的意境和画面呀,这些都可以融汇到首饰的设计中,设计出中国风韵的首饰来。”

“家德呀,”父亲乐得直拍手,“你这一说,可比爸爸想的要远多了。”

“爸,谢谢你。”我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转身冲出房门,穿过走廊,向工作间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