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正在消失的城市记忆—青岛里院

青岛文化旅游宣传 2019-01-10 06:55:10

    青岛建市的历史只有一百多年,但她却是一座经历三代帝国主义侵占,奴役的城市,更是一座到处呈现着异国风情建筑的城市。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城市的角角落落散落着诱人的掌故。如何将这些活生生的故事记录下来,每一位热爱青岛的人都有责任传承城市的历史,转向往昔,去淘洗、追寻和擦亮一些美好的东西,加以珍视、尊重和热爱。请跟随我的脚步追寻青岛里院的记忆,从一个侧面记录一个城市的文化史。

一、带你走进里院

    “里院”这个词汇对现在大多数青岛市民已经非常陌生,原因是里院主要分布在青岛老城区,在城市的发展中,里院渐成拆迁的对象,没有了它生存的空间,在旧城改造的洪流中,代表青岛城市符号的里院正在消失。里院民居是青岛较为典型的历史名片,希望通过这次历史写作大赛,叙说青岛里院的前世今生,唤醒民众对“老青岛”的记忆,从而使青岛里院的历史和文化传承下来。

1、里院由来

众所周知,北京的四合院、上海的里弄、广州的土楼都是著名的传统民居形式,在被誉为“东方瑞士”的青岛,也有独特的民居建筑“里院”,今天我就带领大家了解里院的历史和文化。

    青岛里院实际应为德殖民地时期由德国规划结合德国民居移植改造而成,从保存完好的里院图片和诸多现存德国小城民居对比,可以发现,整体上外形相似度极大,都是围合式建筑,红瓦坡顶,规划整齐的街区。

(德国鲁尔区的民居)

青岛中山路的民居) 

2、里院兴起

    1897年前,胶澳乃一偏僻小渔村,民居以茅棚为主,未形成传统的民居特色。德占时期,特别是二十世纪初,随着城市人口密度的增大、商业发展和广大底层市民的生存居住需求,德国人开始规划华人民居建设,划定华人居住区,建筑风格上移植了德国民居风格,整体外形如德国围合式建筑群落,但内里则改为可容纳最多华人居住的特点,单位面积小,仅十余平方,客卧厨一体,十几家或几十家一里院甚至上百家一里院,共用一自来水龙头,共用一公厕,和德国原产建筑每单位客、卧、厨、厕分设且围合式入住完全不可同语。但同居于一里且共用公用设施的生存状态却使里院居民自然产生一种亲和力和归属感,居民们和睦相处很像一个大家庭,逐渐形成了独特的居住形式——“青岛里院”。 

这类建筑多集中于当时小港周围、西镇云南路、东平路以及四方路、海泊路一带,形成了被称作“大鲍岛”的里院建筑区,它们与殖民时期建设的西方德式别墅、商业建筑等共同构成了青岛的城市肌理。据1933年的统计资料,青岛有各类里院建筑506处,房间16701间,住户10669家。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青岛,里院是作为城市重要的民居形式而存在的。建国时青岛留存的里院仍有400多处

3、里院建筑

“里院”是受到西方城市规划布局的影响,取其街区式出租屋模式,结合中国传统的院落式住宅发展而来。里院平面形态多样,从俯视角度看,常见的有“口、回、日、凸、田、目”等几种类型。“里院建筑”空间大多为两层,内层为院,外层为街道,整个里院形成了半开放半私密的空间层次,内外空间相互渗透和延伸。里院的建筑空间是直排竖分的西式商住一体楼房、德式传统街巷空间和中国传统四合院围合式平房相结合的产物。

二十世纪20年代建造的里院大多为砖木结构,20 世纪 30 年代建造的里院大多为砖混结构 ,一般不超过 3 层,大多为两层房子围合成的院落。建筑内层设外廊,走廊普遍木制,扶栏、柱头、栏板常有雕花和彩绘;院落拐角处常设置两到三架楼梯;房间多数两窗一门,房间面积1015;屋顶用红色平瓦,部分带老虎窗。

4、里院变迁

近年来,青岛依托独特的城市风貌和优良的海洋资源,一直处于全国城市发展的前列,引领着山东半岛的发展。尤其是城市重心东迁,一座座现代化的建筑拔地而起,短短的二十几年,便形成了“山—海—岛—城”一体的城市形态。然而城市化的飞速发展,老城区中的里院因公共设施陈旧、安全隐患凸显,它们中的多数在旧城改造中被人们摧毁、拆除,而弥留至今的里院也大多年久失修、破败不堪,沦落成为闹市中的“棚户区”。原先居住在这里的本地居民大多购置新房而搬出里院,目前仅有少部分老人仍在这里居住。老人们不离开里院,有的并非条件不允许,而是一种不舍,用老人的话说:幸福不是家财万贯,而是能自在享受习惯。不管街里的生活多么嘈杂,只要穿过拱门,就能瞬间安静下来。他们选择居住在老房子,是一种情怀,一种习惯而已。

里院,这个独具青岛特色的建筑模式,已经被烙上了浓浓的青岛标签。    5、里院文化

青岛里院是中西文化的交融,是特殊的城市符号,青岛的殖民历史和城市发展,都决定了这个城市的移民文化特点。里院是老青岛中下层市民及外来人口最普遍的民居形式,直到现在,仍在老城区中大量存在,成为100多年来青岛人赖以栖息的住所,也形成了独特的里院文化。青岛里院是早期青岛社会的一个缩影,各行各业、不同阶层的人们在居住生活在里院内,他们在生活中结成了亲切、和睦的邻里关系,逐步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温暖、有人情味的民俗生活方式。由于里院内居住人数较多,内部庭院的空间为娱乐活动的开展提供了场所,一些里院经常有民间艺人演出。很多天井内设有书场及简易戏台,供艺人表演。有说书的,唱戏的,玩杂耍的、放电影的等,各种酒肆饭馆、货栈旅馆、日用百货店和南北小吃铺应有尽有、琳琅满目,颇为热闹。劈柴院可以说是青岛早期里院文化的一个典型代表,盛极一时。在历史长河中沉积下来的里院文化,体现了青岛居民和谐共济的居住理念和简约、明了、诚恳、直接的人生哲学。里院文化是青岛本土城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里院文化传承

    1、从大历史角度看

青岛昔称胶澳。1891年(清光绪十七年)清政府决议在胶澳设防,青岛由此建置。翌年,调登州镇总兵章高元率部移驻胶澳。1897年11月,德国以“巨野教案”为借口强占胶澳,并强迫清政府于1898年3月6日签订《胶澳租界条约》。从此,胶澳沦为殖民地,山东也划入了德国的势力范围。德国侵占青岛十七年对青岛的经济、文化、基础设施建设也做出了划时代意义的改造,青岛由此跻身成为远东中大型城市之列,其区域经济中心的地位也由此建立,直至今日青岛对山东半岛乃至整个山东地区的影响力都是首屈一指。

德国占领青岛伊始,就从经济层面制定了开发经营的方针,德国通过掠夺土地、建立工商企业等举措,力图将青岛开发成为其向内地延伸侵略触角的经济据点。德国租借胶州湾后,为了改造街市、修筑港湾要塞和开造森林,土地掠夺全面开始。德人收买土地的价钱极低,“就是送你几壶茶钱,请你快一点滚蛋罢了”。而且德人以低价买入再以高价卖出,从中牟取暴利,这种土地倒卖行为一直持续到德国退出青岛为止。作为殖民地剥削者的德国通过买卖土地聚敛了大量财富,同时也使成千上万的中国居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很多人流离失所,沦为出卖劳动力的雇佣者,身心遭受巨大创伤。德国人就是在这大片大片的“买来的土地上”建造各式建筑,供租客居住,获得二次利润。开发利用青岛的矿产资源是德国的另一经济项目。德国通过《中德胶澳租借条约》和修筑铁路,获得了附属于铁路沿线三十多公里的矿山开采权。1898年9月18日,德国成立矿山开采公司,开始对煤矿、铁矿和金矿的开采工作。到1899年,仅一年的时间,德国开采的煤的总量即达17万吨,为维持工商业发展提供了充足的燃料。在保证了原材料来源的基础之上,德人在市内开办了涉及各行各业的工商企业,诸如电灯公司、沧口德华缫丝公司、砖瓦制造公司、蛋粉公司、碳酸水业、肥皂制造所、煤油公司、啤酒公司、石灰制造所等。这些企业雇佣了成千上万的中国劳工充当廉价劳动力,大量的外来劳动力的涌入也为青岛里院的形成创造了条件。

为维护在青岛的殖民统治,德国一方面进行大规模的经济掠夺,另一方面从文化层面移植传播德国精神,试图将青岛“培育”成其在远东的“精神文明中心”,并借以消弭中国人民的反抗情绪。为此,德国设下两个法子,一个是拿宗教的魔力,来改变一般中下愚民的心理。一个是拿教育的精神,来融洽一般上流有知识者的感情。因此,他就极力扩充宗教和教育两桩事业。文化事业的发展让各个阶层的中国被殖民者们逐渐适应了德国的文化传统,使得里院——这个中德合璧的建筑类型更易被中低层的的青岛市民接受。

在德国殖民统治的17年中,它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城市规划方面用力颇多,且成效显著。德国占领青岛后,将中国人和西洋人区别对待,认为“西洋人都是文明人,中国人是没开化的野蛮人,所以他们寻常都称中国人为土人。因此,德国实行分区而治的政策,将青岛分为三大区:青岛区、大鲍区和埠头区。青岛区是德国人居住区,区里的建筑完全是德国化的,街道也全部用德国的名字命名,而且德人的官署、银行、公司和英美等国的公司皆在此。大鲍区在青岛区以北,是中国人居住区。区里的建筑样式和街道命名都是中国式的。埠头区在大鲍区以北,是中西混合的区域,无论是建筑模式还是街道命名都是中德混合的,这里是欧美等国的商业区。在分而治之的统治方针确定后,德国分别于1900年和1910年两次对市区进行城市规划。1900年,胶澳总督府编制了《青岛城市发展规划》,确定青岛城市的性质是德国在远东的军事、商业根据地和自由港,城市发展的重点是军事和港口,并相继在沿海岸线兴建了大港、小港和船渠港三大港。胶澳总督府编制了《青岛扩张计划》,确定青岛城市的性质是重要的商业中心,市区规划面积近50平方公里,人口15万,并首次确定青岛为南北狭长的带状城市,基本奠定了青岛城市发展的雏形。三大区的形成,给予了里院具体的城市功能定位即:在大鲍岛区的民居建筑,为服务于德资企业中低层的中国市民提供住所。

市政建设。德国占领青岛伊始,就按照西方城市的模式整修道路,修渠架桥,完善供排水系统,推行植树造林扩大城市绿化面积等。德国在青岛修筑的大路小路共计五万三千英里,网格化的道路,为里院规定了建设规模,也基本确立了里院的建筑形态。

综上,里院建筑群是德国在青岛殖民的经济政治、基建等方面共同作用的结果,殖民地上形成新的中国市民阶层壮大,也刺激了里院的加速建设。由此,在青岛,一种新的建筑形式——里院,由此诞生。

2、中西合璧建筑比较

近代最著名的中西合璧式建筑当属外廊式洋楼了。洋式廊屋是占有独立地块、独幢建造的外廊式建筑。外廊式建筑在中国的建造前后达一个世纪之久,贯穿了整个中国近代时期。而这正是西方殖民主义势力到达顶点然后衰颓的一世纪,也是中国自给自足的封建经济解体、逐步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的时期。因此,外廊式建筑在中国出现和传播绝非孤立的事件,而是和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扩张一道,成为“全球化”进程的一环。看似孤立的各个问题可以归并在同一框架下加以讨论,并使从前忽视的问题被纳入研究视野。例如,南亚是殖民地廊屋的起源地,之后这种建筑形式回传到英国及其它地区,如西非、东南亚、澳洲和北美,但在每个地区得以传播的原因各不相同。以美国为例,20世纪初汽车已在美国普通家庭普及,而工艺美术运动提倡回归自然的思想使住宅取用当地的木材建造,低廉的造价成为廊屋在全美传播的动因,并最终演变成声势浩大的郊区化运动。

廊屋这一中西合璧的建筑,和青岛的里院一样,都来自于经济的全球化,伴随着殖民地的扩张,像里院这样的建筑在全国如春笋般接连出现,这不仅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真实写照,更是近代中国社会民生的载体与环境,为中国近代民族资产阶级的发展,近代文学的兴起,以至于新旧民主主义革命都有直接或间接的推动作用。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建筑群,从选地到建设再到使用,无不折射出殖民侵略者对被压迫的中国人民的侮辱与剥削,其消极意义不言而喻,也正是这种建筑存在,才能在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唤起当代中国人的历史记忆,与民族耻辱,不断奋起,努力前行。

3、里院的坚守和回望

里院文化的核心,是它的人际关系的和谐,是它的平民化的温存,是它的和衷共济的风格。里院的秩序,是一种城市文明和传统理性的混合产物,它本身就是多元的,既表现出了对现代生活方式的不可抑制的向往,也保留了农业文明的纯粹、简约、实用和单一性。在这里,生存是第一位的,是最重要的价值标准,也是最简单明了的人生哲学。而建筑在这个基础之上,通过里院实现的居民交流形体,也就最真实、诚恳和直接。在围合起来的小环境中间,人际关系的融洽和互助,是里院文化最显著的标志。根据青岛的历史文化研究人员最近的调查,西镇几十个里院的名称,几乎都是人名。一般是投资人的名字,后来有些“里院”产权变更,名字也随之发生变化。这个现象,也印证了资本在里院文化中的力量和作用。在殖民色彩浓郁的青岛,“里院”是个非常重要的本土城市单元,这个单元的社会意义和对居住者的影响,大于家庭、街道、学校、单位。它不仅仅是个物理意义上的中间环节,而更是平民生活最重要的掩体和表现。“里院”不仅仅是家、邻居、空间,还是方向和限制,居民的思维、情感、习惯、行为方式,都是“里院”这个城市单元的直接和间接的结果。今天我们讨论保护“里院”和里院文化,已不仅仅意味着是在保留“里院”这种建筑形式,更重要的是保留一种生活样式,保存一种区域文化传统,保护一个独特的本土城市记忆样本。

最后,对诸多“非物质文明”的被忽略、遗忘、甚至被毁弃,我们有所反思:人们常常感叹“时间太瘦、指缝太宽”,在流水般的光阴里,祖先的智慧与文明是没有理由被取代和遗忘的。岁月留痕,有多少动人的故事,都在诉说我们青岛的昨天,那永远割不断的历史,值得我们铭记。

历史学家,文学家郭沫若曾有一首诗:“前事不忘后事师,自来坟典萃先知。犹龙柱下窥藏史,呼凤舆前听诵诗。国步何由探轨迹,民情从以识端倪。上林春讯人间满,剪出红梅花万枝。”正是如此,青岛市在日新月异的高速发展,有许许多多的故事等待我们去发掘,去记录,为我们的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深思昨天、珍惜今天、追梦明天!

                                                      (图片取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