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话说上海】三十年前,中美文化的一次邂逅 | 斯皮尔伯格带着少年蝙蝠侠来到魔都

上海通志馆 2017-12-30 18:53:34


三十年前,中美文化的一次邂逅

斯皮尔伯格带着少年蝙蝠侠来到魔都



他被称为最接近蝙蝠侠本质的演员

他还演绎了无数鲜活的角色

许多媒体评论

好莱坞欠他一座金人

三十年前

他的演绎生涯从上海开始绽放

13岁的贝尔主演《太阳帝国》

一鸣惊人

而当时的导演正是

斯皮尔伯格


原著的背景


《太阳帝国》原著作者巴拉德1930年出生在上海。他父亲是一家英资企业上海分公司的高管,巴拉德从小在公共租界内成长,接受完全西方式的教育。这部小说主要讲述了他和他的家庭在20世纪30年代后期直至太平洋战争爆发,租界沦陷之后的经历。

巴拉德(右一)在小说《太阳帝国》的签售会现场


小说记述的重点,也是电影主要描述的场景都发生在上海,而且对龙华集中营有非常生动详尽的刻画。民国30年(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侵占原上海租界地区。翌年,设英、美侨民集中营共6个,其中设在老沪闵路附近的江苏省省立上海中学(今上海中学)的规模最大,侨民习称为“龙华集中营”。

龙华集中营幸存者通过回忆复原绘制的集中营布局简图


集中营由日本警察看管。民国31年3月,第一批英、美侨民约500人被强行集中进入营地,后又有多批陆续抵达,被囚侨民曾高达1700余人。

集中营里生活条件极差。房屋破旧失修,每逢下雨,室内漏水,难侨们衣被尽湿。数十个侨民不分男女老幼挤住在一间木屋里,夏天闷热不堪,严冬隙缝漏风,寒风刺骨。缺衣少食,营养不良,使许多侨民患病,有些得不到治疗就惨死在集中营里。

龙华集中营厨房

拥挤不堪的龙华集中营居住环境


在集中营的难侨还必须按规定在指定的地方从事拾垃圾、修路等各种劳役,走出指定范围就要遭日警毒打。有些难侨不堪凌辱,就拼死外逃。有记载:“1944年5月,曾有5名欧洲人从上海日本人‘龙华集中营’出逃,经浙江、江西、广东、广西,历数月,到达桂林”,在众多善良的中国人民救助下,终于逃脱魔掌回归祖国。而广大难侨直到民国34年(1945年)底才离开集中营,恢复自由。而巴拉德就是其中一员,他后来成为著名作家,其代表作之一就是以他在上海租界以及龙华集中营的生活为蓝本的小说《太阳帝国》,1984年出版,1987年由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改编拍摄成电影。



电影的拍摄



为了能在片中展现出1941年的上海,本片主创团队曾赴亚洲各国物色外景地,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在故事的发生地上海还原那些真实的情节。

1985年,制片方与上海电影制片厂和中国电影合作制片公司展开长达一年的谈判,最终,剧组获准在1987年3月初赴上海拍摄三周。《太阳帝国》也成为了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在中国拍摄的第一部美国片。

于是,这次好事多磨的拍摄终于成行。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和华纳影业公司制片人凯思琳·肯尼迪、弗兰克·马歇尔以及美籍华人杨燕子,率庞大的《太阳帝国》摄制组来上海拍摄外景戏。这个汇集创摄团队汇聚了来自英国、美国、法国和日本的精英,其中也包括来自上影厂的著名演员翟乃社(饰演主人公家的司机)。

在上海的整个戏份背景主要场景选在人流如潮的外滩、中央商场和苏州河沿岸及四川路桥一带,难度很大。有的场面单是群众演员就要五千多人,浩浩荡荡。上影组织了以副厂长迟习道为首的强大协拍班子,为摄制组配备了制片主任沈建华、副导演宋宁奇、美工黄洽贵。片中的很多镜头可以把我们带回到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老上海。

剧组在徐家汇天主教堂拍摄了不少镜头,从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三十年前教堂的面貌以及浦西路周边的一些街景。

片中出现的光陆大戏院也是实景,就是现今的虎丘路南苏州路口光陆大楼。

片中出现的苏联领事馆、百老汇大厦(上海大厦)和苏州河乍浦路桥

片中出现的苏州河北岸难民通过乍浦路桥涌入公共租界核心区的情景。


 有当时参加拍摄的中方工作人员回忆:3月1日,天气晴好。斯皮尔伯格安排的第一场戏是在外滩拍摄。早上七点三刻左右,剧组来到延安东路天桥(位于延安东路中山东路口,现已拆除),并在天桥上架好摄像机,斯皮尔伯格环顾了外滩全景,选定拍摄角度。

片中的这个镜头就是在延安东路天桥上拍摄的,还原度还是非常高。


这组描写难民涌入租界中区的镜头动用了几千名群众演员。8点多,他们身穿40年代的服装,手中拿着各式道具井然有序地进入片场,在中方现场导演江海洋的调度下,很顺利地完成拍摄。为此斯皮尔伯格赞许有加,他用不太熟练的中文对群众演员说“谢谢,谢谢大家!”他还特意向江海洋表达谢意“干得很好!你能指挥五千名群众演员,很不错!”

斯皮尔伯格在片场向饰演男主角Jim的贝尔讲戏。背景中的龙华宝塔是在西班牙搭建拍摄而非上海。


 拍摄过程中,剧组还收到一封上海市民的来信,大意如下:“我是一位七十多岁的退休工人,回忆五十多年前我的青年时代,也在上海经历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这次能参加这部电影的拍摄(群众演员),感慨万分......”这位市民随信还赋诗一首。信被转到上影厂领导手中,后又转送给斯皮尔伯格。斯皮尔伯格因此还特意请这位上海老人来到片场,向他咨询当时的一些真实细节。“逃难这场戏,是不是与您当时经历的情况相符合?”老人回答“是这样,成千上万的人,争先恐后地逃命......不过,当时有很多人的包裹被挤得落在了地上......”。斯皮尔伯格听后立即让布景人员放置一些包裹在地上,重新拍摄这段场景。以下这个片段中就一场在南京东路上实地拍摄的逃难戏。

影片在上海拍摄了很多实景,不仅高度还原了20世纪30、40年代的上海风貌,也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上海城市影像。


 1987年3月1—19日,20天的时间,剧组各方通力合作,圆满完成了在上海的拍摄工作。中美双方的电影工作者也进行了坦诚而富有建设性的交流。斯皮尔伯格对上海方面给予的大力支持表示衷心感谢,双方的不少工作人员还建立了良好的友谊关系。

《太阳帝国》在沪拍摄期间,得到上海各方面的大力支持,上影厂著名演员翟乃社在片中饰演主人公家司机这一角色 。

这组交战镜头分别由驻沪武警战士和上海飞机制造厂民兵饰演日均和上海地下抵抗组织。

斯皮尔伯格和贝尔在片场

片中还有不少其他影星助阵,比如饰演贝希的约翰.马尔科维奇和饰演丹提的本.斯蒂勒。


  1987年3月1—19日,20天的时间,剧组各方通力合作,圆满完成了在上海的拍摄工作。中美双方的电影工作者也进行了坦诚而富有建设性的交流。斯皮尔伯格对上海方面给予的大力支持表示衷心感谢,双方的不少工作人员还建立了良好的友谊关系。



后记


《太阳帝国》是斯皮尔伯格最优秀的二战题材电影之一,影片通过一位旅居上海英国少年的视角讲述了二战日占区的种种经历,反映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上海沦陷时期一些外国侨民的生活,揭示战争对于人类和美好事物的摧残。也向观众表达了一种对和平向往和追求的过程。该片1987年12月公映,1988年获得多项奥斯卡提名,并最终获得最佳摄影、最佳原创配乐和最佳剪辑奖项,同年还获得英国电影学院最佳剧本改编提名和最佳摄影和最佳剪辑奖项。

不可否认的事,这部影片对中国人形象的设置确实有值得商榷之处,有些道具和布景也有缺陷。影片没有用血腥和杀戮来直接表现日本人和战争的残酷,这点让很多中国观众感到不满。但是,影片中用一种温和的方式表达对于战争和日本人的态度,影片直白地表现了日军随意地殴打集中营俘虏,迁徙中像蝼蚁般死去的俘虏,Jim眼中的迷茫和无助,一份87只虫子的稀饭,这些都让我们对于战争有着刻骨的恐惧。而这,远比尸横遍野的战场更震撼人心。另外,考虑到主人公是一个英国少年,镜头里出现太多的血浆和尸体也是不太合适的,唯美纯净的画面,犹如主人公Jim的内心一样,更能反衬出战争的肮脏与丑陋。

克里斯蒂安.贝尔从4000多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

 

饰演Jim的克里斯蒂安.贝尔的表情和身体语言都很到位,这和他幼年参演舞台剧的经历不无关系。现在的观众可能很难将那个坚强又脆弱的小男孩同伟大的蝙蝠侠联系在一起。幼年就有如此耀眼夺目的出场,成人之后还能有如今洗尽铅华的演技,更是值得赞赏。

《太阳帝国》客观上讲是一部较为忠实于原著,而且很具诚意的反战电影。或许这部片不像传统战争题材那样简单和富有票房号召力,但却不失为一部佳片。



转自方志上海

部分文字内容资料:《上海电影志》《徐汇区志》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如需转载 烦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