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我们要抽烟":一战比利时如何为士兵提供烟草

戒烟吧 2019-01-15 15:59:18

提及救济,人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领取面包的人群,饥肠辘辘的贫民,嗷嗷待哺的婴孩……然而,救济的对象和内容并不仅限于此。一百多年前的一战给比利时平民带去普遍饥荒的同时,也将另一个特殊的群体——士兵,推向了等待紧急救济的前台。只不过,他们最需要的并非食品,而是烟草。

中立国如何成了战地?

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王储费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遇刺身亡,整个欧洲很快阴云密布。7月23日,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后者于48小时内做出答复。巴尔干这个欧洲的火药桶随时可能被引燃。

战争的阴云虽笼罩欧州上空,比利时人却一如往常,怡然自得。因为他们坚信,各方通过交涉,战争完全是可以避免的。退一步讲,即便战争真的爆发了,根据1831年的《伦敦协约》确立永久中立国身份的比利时,也完全可以高枕无忧。故而,“即使在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宣战后,比利时境内也毫无变化,仍是呈现出一派祥和的景象”。

直到8月2日,比利时才从事不关己的迷梦中惊醒。为了迅速击败法国,8月2日,德国决定执行绕道比利时,攻击法国的“施里芬计划”。是日晚七时,德国向比利时下达最后通牒,要求比利时保持善意中立,允许德军穿越其领土,否则德国将会视其为敌人。德国的无理要求遭到了比利时人的严辞拒绝。阴谋未能得逞的德国,悍然决定用武力解决。4日凌晨,德国骑兵首先侵入比利时。由于德比实力悬殊,德军一路势如破竹,比利时很快面临沦陷。8日,德国再次致电比国政府,呼吁阿尔贝国王(Albert)及其政府投降,以免比利时遭受更严重的摧残。然而比国政府不为所动,坚决拒绝了德国的“招安”。

再度遭拒的德国恼羞成怒,发起了疯狂进攻。23日,比首都布鲁塞尔陷落;到10月9日,连安特卫普也落入德军之手,比国政府撤至法国北部城市勒阿弗尔(Le Havre)。至此,整个比利时大部沦陷,近20万比利时士兵奋战在最后的国土上。


请让我们抽烟!

德军横扫比利时全境,给比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德军所到之处,房屋被摧毁,生产、生活资料被抢夺……满目疮痍,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特大地震。惊慌失措的民众四散逃亡,有的越过边境,逃往西欧诸国,有的逃离面目全非的村镇,涌入布鲁塞尔、安特卫普、列日等大城市。很快,被“囚禁”的数百万比利时平民将面临大饥荒的考验。与此同时,战壕里的生活随着冬季的到来也变得越发难过。而烟草,对绝大多数的士兵来说是必需品,是精神的抚慰剂。但近20万的比利时士兵却身无分文,亦无法寻求处境本就艰难的同胞们的支援。当士兵们被问及更喜欢改善伙食还是获得烟草时,他们毫不犹豫地说:“可以给我们更糟糕的食物,但请给我们烟草。”于是,比利时国王阿尔贝等决定向海外俱乐部(Over-Seas Club)寻求援助,希望后者为英勇的比利时士兵提供所需的烟草。

海外俱乐部是1910年8月27日在英国成立的一个非党派性组织。 该组织成立的初衷是在友谊纽带的连接下,将生活在英国国旗下的各民族以及侨居国外的英国公民团结在一起。自成立伊始,该俱乐部发展迅速,规模不断壮大,到一战前夕已在全世界拥有超过15万名会员。

应阿尔贝国王及其战争部长,以及身在伦敦的比利时人为比国士兵提供烟草救济的请求,1914年8月中旬,海外俱乐部决定设立比利时士兵烟草基金会(Belgian Soldiers’ Tobacco Fund),面向美国筹集资金,从而为每个身在比国前线的比利时士兵提供所需的烟草(包括烟叶和卷烟),并邀约阿尔贝国王担任该基金会的赞助人。阿尔贝国王欣然应允。比利时士兵烟草基金会由此正式成立。

阿尔贝国王

与此同时,为协助海外俱乐部的工作,在比利时和美国还分别成立了比利时委员会(Belgian Committee)和美国委员会(American Committee)两个组织。其中,阿尔贝国王和约瑟夫·H·乔特分别担任这两个委员会的主席。组织工作完成,救济工作紧接着正式展开。


如何为前线士兵送去烟草?

要满足近20万比利时士兵对烟草的需求,意味着每周将需要近20万包特制的烟草,而每包的花费为25美分。

为筹措资金,比利时士兵烟草基金会自1914年9月开始运作后,便立即向美国公众发起了广泛的呼吁,“前线士兵对烟草的需求量超乎我们的想象,烟草是战壕里的士兵最为渴求的一种安慰,而您只需捐赠25美分就可以给一个无依无靠的比利时士兵送去满满一包的幸福。因为每个价值25美分的包裹里都将装有50根卷烟,一大包烟叶,一盒火柴以及一张附有捐赠人姓名和住址的明信片,收到包裹的士兵可将自己对捐助人的感谢写在明信片上”。同时,该基金会建议美国民众捐赠现金。得益于英国和比利时政府的免税政策,加之两国政府同意免费将包裹运送至前线,海外俱乐部使每个25美分发挥最大的效用,能购买价值近1美元的烟草包裹,从而最大限度地满足士兵们的迫切需求。

比利时士兵烟草基金会的呼吁得到了美国民众的积极响应,到1917年9月30日为止,基金会已募集了近2.1万英镑,运送了17万包裹的烟草和1050万根香烟给比利时士兵。

海外俱乐部为比利时士兵购买的烟草都是他们喜欢的牌子,由著名的马丁斯公司(Messrs)供应。而烟草的运输则由直接听命于比利时王后的梅利斯检察官(Inspector-General Melis)负责。在大多数情况下,梅利斯负责将烟草安全运抵身在前线和战地医院中的比利时士兵手中,甚至有时王后会亲自将这些来自远方的“珍贵的礼物”分发给士兵们。

收到来自美国人捐赠的烟草包裹的比利时官兵如同过节般满心欢喜,纷纷在明信片上倾诉感恩之情。陆军中尉A. M. 坎皮恩(A. M. Campion)写道:“您捐赠的烟叶和卷烟昨晚已经分发给了我们,如果您能看到当包裹打开时,每个人脸上洋溢着的欢乐的笑容,您也一定会觉得很开心。在这里,没有烟草是比灾难更糟糕的事情。”而另一名陆军中尉W. C.米克( W. C.Meek)则说:“您定期给予我们的烟草包裹总能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送达。现在我们所经受的严寒、暴风雨的天气使烟草比任何时候都更受欢迎。”

士兵们也踊跃地在明信片上写下他们的感激。士兵柯林·卫多普(Colin Widdop)写道:“非常感谢您给我们的烟草。在如今恶劣的天气下,烟草倍受欢迎。在战壕里,你绝不会发现任何的香烟残余散落在地,因为在它们燃烧到唇边之前,是不会被扔掉的。再次感谢您。一想到我们在那么遥远的地方还有朋友关心,就让人倍感欣慰”。另一位士兵则写道:“我以我和我的朋友的名义,感谢您寄给我们的烟草,它们刚分配到我们手中。我们欠整个美利坚民族的债,是你们给予我们仍身在比利时的家人和朋友以帮助。没有你们,他们可能早就因饥饿而死。我们期待国家的解放,向你们证明我们的感激!”

事实上,海外俱乐部的烟草救济活动并不仅限于比利时士兵,英国远征军及战俘(British Expeditionary Forces, including prisoners of war)、澳新军团(Anzac Army)、加拿大远征军以及南非特遣队(South African Contingent)也是受益群体。自战争爆发至1916年9月30日,两年的时间里,他们共收到了由烟草基金会发放的1.43亿根香烟,280万包烟丝以及数量高达10万之多的烟枪和烟袋。

救济范围的扩大决定了美国单方面的捐赠难以满足需求,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中南美洲以及亚、欧、非三洲因之成为不可或缺的捐赠主体,具体的捐赠数额和捐赠者人数可参见下表:

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爆发的战争无疑都是对人性的一种考验与挑战,炮火轰鸣,满目疮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满心的恐慌与压抑只能通过香烟得到暂时的排解,不论男女。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烧到苏德两国之间时,不计其数的苏联女孩(她们大多十六七岁)也毅然走上战场,肩负起保家卫国的职责。


当时作为一名飞机领航员、近卫军中尉的亚历山德拉·谢苗诺夫娜·波波娃在接受阿列克谢耶维奇的采访时就说:“那时候我们大家都抽烟,只有在抽烟时我才能感觉一点点安慰。上天飞行时全身都会颤抖,只有点燃一根烟才能冷静下来。”而随军记者达基扬娜·阿尔卡迪耶夫娜·斯梅良斯卡娅也说:“我们在沼泽地中行军,战马经常陷入沼泽而死掉……士兵们就用身体拖拉大炮。用人力拉着装有粮食和服装的马车行进,还有马合烟草的大箱子。我看到过一个烟草箱子怎样飞落到沼泽地中,引起一片破口大骂……战士们很珍惜弹药,也很珍惜烟草……”烟草、香烟、打火石,在无情的战争中真的可谓是士兵们唯一的慰藉之源。

一战的残酷在人道主义绽放出的光辉下黯然失色。海外俱乐部在一战期间为近20万比利时士兵送去的不只是烟草,而是生活在遥远国度的民众对弱小的比利时及其英勇将士的无限关怀,带给他们的是希望,是温暖,更是无价的精神抚慰。

热文推荐

(点击文字,直达文字)

戒烟发胖怎么回事  |  女性吸烟危害更大  |  不正确的戒烟方法

戒烟五年还患上肺癌   |  孕妇吸烟远非想象的那么低

50%的膀胱癌由吸烟引起   |   抽烟20多年可我还是成功戒烟   

吸烟者平均尝试戒烟30次才可戒烟成功  |  吸烟的肺视频

戒烟门诊,名存实亡   |  控烟会长解答烟民五大误区


【以上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互动—————

中国戒烟资讯第一自媒体平台

更多详情请直接回复文字

危害 | 症状 | 故事 | 方法 | 好处 |

【关注:“jieyanbar”或“戒烟吧”】

点击阅读原文,直达戒烟小店!八月促销再度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