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清醒后一梦华胥

西宁表情 2018-07-10 16:04:12

                 


清醒后一梦华胥

文作者:海芝蘭  摄影:罗明山



题记

海芝蘭

安拉意欲让我下一刻停止呼吸,我对今世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东西,除非就是自己身负罪恶而未被一一向我的养主忏悔!


踩着清晨的雨点,慵懒地走进办公室,新来的小y看见我的出现 ,从自己的桌前绕过来走向我,然后张开双臂说着:“韩姐,你怎么这么快就上班了?”便将我紧紧拥住。


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笑了笑说:“休假满了,自然要上班呀。”


“我觉得你那天刚刚走,这么快就过了十五天?”小y一边忙着整理办公桌上的文件,一边用手捋了捋高高扎起的马尾辫说道。


是啊,我自己也觉得日子过得就像动车穿梭隧道一样的速度,眨眼的功夫又是八月末了。


“韩姐,财务办公室w会的丈夫去世了,还有我们m局的父亲也去世了。”小y以一种超乎平静的语气告诉我这个消息。


我在签到册上签名的笔尖在我手里微微一颤,继而划过一条不规则地弧线,我的心猛地被击中了一下。


很早就听闻我们M局的父亲已年过七旬,也是久绵于病榻,斋月之前他的老伴儿归真,现在以这样的距离回归也是一种对病痛折磨的解脱吧?


然而我们w会的丈夫才40多岁,正是年华正直的时候,也没听说之前有什么患病之类的消息,这么快离开这个美妙的世界令人不免惋惜。


“W会的丈夫之前生病了,还是突发疾病?”我小心翼翼地将这个疑问传给办公室里的每一个人,一阵静的都能听到各自心跳声音的沉默后,一个低沉的声音缓缓地传来:“说是肝出了问题,昨天突发,送到医院时已经无力抢救了。”我看着m主任一脸的严肃再也没敢多问。


我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桌上一张张验收标准的文字此时化成一个个跳动的精灵看得我眼花缭乱,毫无头绪,索性狠狠地被我推到桌沿一边作罢。


死亡———人类亘古以来面对的主题!


此时,我在想,有一天安拉意欲的话,我真希望自己安静而不被人知晓地将呼吸停止在叩拜我的养主时离开这个世界!



在这个喧嚣嘈杂的尘世里,一颗羸弱的心已被浸染的千疮百孔。


曾经那么义无反顾地相信每一个带着微笑的脸颊,以两肋插刀也忠诚于友情的豪爽坦诚相待每一个走进生命里的人,总以为自己的真诚能换得一帮不离不弃的朋友,而当自己真正遍体鳞伤时,才发现自己单纯、幼稚的何止可笑?


有一次朋友在电话里用难以控制情绪的语调告诉我说,他们一家人去某地,行至半路突遇车祸,母亲严重昏迷,让我暂时借一些钱急用,一周后他定会归还,我当时想到他们一家在陌生的地方所遇到的困境,不容细想,把自己仅有的一点积蓄全部汇了过去,就因为我断定人有诚信这一准侧,谁能想到一周后我不仅没有收到一句感谢之言,而此人就如同瞬间在人间蒸发一般,没有了任何联系的方式,电话号码拨过去永远是空号。即便如此我也一直相信,别人困难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无需锦上添花,只要雪中送炭就好!



至今,六七年的光景,我借给钱的债主杳无音信。我一直在想,人家当时早就打算好了不还钱的预谋,我只是像个傻子一样过于相信罢了。


从初中开始一直有往来的同学兼好友,因为自小家庭条件优裕,后来事业顺遂,再后来自己闯荡化妆品这一受女性青睐的产品,几年时间进到入首席行列,我曾一度羡慕她的气质和作为女性的尝试能力……经常和她有见面聊天的机会,她也极力推荐让我也用用她们的产品,改善与生俱来就从娘胎带来的满脸的暗斑及皮肤的黝黑问题;我在使用期间,好友的电话和微信问候时时不断,后来因为自己经济方面出现紧缺,也不得不停止使用朋友推荐的产品,有一次我去她的店,正好赶上她们小店开一个什么彩妆大赛会,我推门进去看到一群美女化妆的化妆,拍照的拍照,我穿过那些妖艳的华服径直走向好友的面前,没想到她看见我只是轻轻点了下头,又进入了另一间小厨室内,我极度尴尬地坐在了外面的椅子上,估摸过了一个多小时,见她没再出来,我便起身离开了,走出她小店的门口时,一阵风轻抚过脸颊,我整了整被风吹乱的纱巾,对自己说,这个世界不过是人与人利用的场所而已,何必投入的那么认真?



有时候太在乎一些事,或许对一些人抱有太多的期望吧?假若你一旦明白很多人面善之后还藏有一张陌生的面具时,我们都痛苦不堪,总觉得自己的信任被摧毁的一塌糊涂。


留学于埃及的一位20多岁的穆斯林小伙子,我们自三年前成为微友,我从未主动打过招呼,也不知道他年岁多少,只是每一个主麻的日子,他都会从不间断地发来一条圣训,最后附上几个小字“以此共勉。”有一次我发过去一条短讯“谢谢阿訇一如既往地分享圣训。”很快,他回复过来几个字“我不是阿訇,只是求学路上的一位留学生。”



从那时开始,我一直在脑海想象一副画面:古文明、金字塔、人面狮身像、木乃伊……埃及的古老神秘,地理及神话故事就那样亘古不变地盘在你的脑子里,直到生根、发酵,让你很想去一览无余它的美丽的冲动。


最近心情极度沮丧,朋友圈的牢骚应该被他看到吧?晚上下班之时收到几行字“真主是我们最坚实的后盾,一切心境因纪念真主而宁静。”那一刻,我泪水涟涟,我们常常忽略而不愿传送一个微笑表情的人却一直关注着我们的喜怒哀乐,而我们每天在乎的心力交瘁的人,连一声招呼不愿意打,这是何等的讽刺啊……


曾经为了自己喜爱的一份事业,执着和倾尽年华里最美的季节,多少年后才发现,我疏远了的只是我与养主的距离,而非是三尺讲台上无数次重复的调子带给我的成就感,即便那时也捧回一个又一个所谓的“荣誉证书”那也只是满足了我一时的虚荣心而已。


自认为拥有一份足够慰籍心灵的梦想,一直也想用一个个洇湿纸痕的文字敲出多愁善感里藏掩的故事,然而很多时候发现,你几天甚至几个月酝酿出来的一篇文字犹如石沉大海……


此时,我才明白人只靠自己仅有的天赋是远远不够的,当然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驾驭梦想的时候,那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的幻影罢了!


当现实的利益一次又一次把你的热情和坦诚撕得粉碎的时候,我们不得不面对自己那一颗伤得渗血的心灵,不得不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参悟我的养主恩赐于我的一切,无需阿谀奉承、无需溜须拍马,无需曲意逢迎、趋炎附势而获得的无数恩典……


每个生命体(气息者)都将尝死的滋味,随后将被归昭在我(真主)那里。(29:57)


(你们)怎么不在灵魂到将死者的咽喉的时候——那时候,你们大家看着他,我比你们更临近他,但你们不晓得,如果你们不是受报应的,——你们怎不使灵魂复返于本位呢?如果你们是说实话的。(56:83—87)


时间是一把彻彻底底的刀,切出岁月叠合厚重的章页,在每一个日升月落的的缝隙里,都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烙印,一梦华胥,曾经倾心勾勒的素什锦年,也都终成平常!


主啊!祈求您将你仁慈的气息赐给我们,不要使我们成为贪恋今世的迷误者。


我不是说我们都过一种抛弃红尘的极端苦行的生活,而是想说我们要常记死亡和面对死亡来临的时刻。


真主说;“人人都要尝死的滋味。”(仪姆兰家属章3.185)


伊本.欧麦尔传:“在夜晚时,你别期待早晨;在早晨时,你别期待着夜晚;你当在疾病之前利用你的健康;在死亡之前把握你的生命。”(布哈里圣训集)


或许下一刻,或许明天就是我们回归的那一刻……



作者简介

 

 海芝蘭,女,回族,喜欢文字。

  



 本文插图摄影人简介:

 

    罗明山,网名:星辰、一个土生土长的青海回族摄影师,一个偶然的机会踏上摄影的道路,之后,越发感到摄影带来的乐趣和魅力,他用自己的摄影作品建立了自己和对世界的认识。



欢迎广大作者投稿,摄影作品,游记,散文、小小说、诗歌均可。文责自负,自行校对。投稿时请附作者简介与需要配图的照片。西宁表情平台发布的均为原创作品,请勿一稿多投。

扣扣︱微信 273629409  投稿 | 273629409@qq.com

西宁的表情带您了解全新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