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上错花轿嫁对郎》之李玉湖

微故事文摘 2019-06-26 09:37:49

作者:四月默   你要始终心怀美好,相信这个世界的奇迹。经授权发布!



1

媒婆坐在床上苦心灼灼的劝着我,双亲也跪下来身来求求我赶紧上花轿。事已至此,实在容不得我说半个不字,养育之恩犹在,红盖头可以撕毁,定下的婚约却不能,我只能盖上了那媒婆新买的红盖头,在丫鬟的搀扶下上了花轿。

那袁不屈死了两个老婆了,我实在不想嫁给他,况且当年他穷困潦倒时投靠父亲,父亲却将他赶出去了,这股气想必憋在他心里许多年。

那前头死了两个将军夫人,哪有这样稀奇的事,袁不屈严肃勇猛,在战场上横冲直撞杀得敌人不敢来犯,定是此人平素也凶神恶煞,那前头的两个夫人受他折磨而死,我才不想嫁过去受苦受罪,那袁大将军说不定将对父亲的积怨撒在我身上,虽然我武功高强,但比起那身经百战的大将军还是差得远。

轿子里闷得慌,掀开了红盖头,听着街市上凑热闹的人说着“新娘子来了”“花轿真漂亮”,我烦的透顶,此去荆州不晓得是何等光景,扬州山水曼妙,翠柳扶风、夕阳如烟,姑娘们都长得水灵灵的。荆州的山,荆州的水,还有荆州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袁大将军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瓢泼大雨说下就下,一声招呼都不打,手忙脚乱的轿夫将花轿抬进了庙里,庙里静悄悄的,周围也静默无语,我掀开了盖头,撩开了帘子,准备出来活动活动筋骨,透透气,这难得能停在生我养我的这方土地,多看看这里的一花一草也是好的。

旁边也停了个花轿,同我的花轿一模一样,想必是媒婆之前说的那个富商家的杜小姐。我撩开了她的帘子,请那杜小姐也出来透透气,反正周围没有别人。

我平素见过美人不在少数,杜小姐着实惊艳到我了,双目含情,肌肤如雪,那朱唇比阳春三月里的桃花还要好看,一时间我楞的说不出话来。我一向自持美貌,今儿个倒是第一次瞧见这等美人,一颦一笑让人着迷,我将她盖头丢在我的轿撵上,拉起她的纤纤玉手来说说话。

她是要嫁给那林州富商的公子名叫齐天磊,听说是个病秧子,身子虚弱、病入膏肓,她若不嫁,杜家将濒临破产,我就说嘛,寻常人家的父母哪有将如此花容月貌的女儿往火坑里送的道理,指不定那齐公子什么时候两腿一蹬,她就成了寡妇。

都是被逼无奈,同年同月生,又在同日出嫁,嫁衣花轿都是一模一样的我们,因为仙女庙避雨义结金兰。

此去一别后,天南地北,我们姐妹二人不知将会如何。

2

乘船水悠悠,路迢迢。

匆匆忙忙盖上了红盖头竟是出了个天大的差错,亲事耽误不得,媒婆丫鬟哭得泪眼朦胧,为了冰雁姐姐我决定代替她嫁去齐家,齐公子病弱,指不定我过不了多久可以收拾包袱回扬州,一身武艺在身,袁大将军我都不怕,何况是那阜盛的齐家,我书读的不多,人还是挺机灵的,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反正那齐家也没见过杜小姐生的何种模样。

盖头下我隐隐瞧着他的黑靴步步靠近,些许慌张,我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制止他“你别过来”,他退后了几步,还是掀开了我的盖头,这个孱弱多病的公子倒是瞧不出病色,反倒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生的面目俊朗,剑眉如画。

我平素最讨厌别人轻视我,明知那是激将法我还是一次又一次的上钩。

扔纸,我随意将他递过来的那张纸用力一扔,飘飘荡荡落在脚边,他到时聪明的很,将那纸掷做一团,丢的老远。

吹羽毛,我嘟起嘴用力吹了口气,还是落在不远处,他也不晓得使了什么法子将那轻飘飘的羽毛穿过了珠帘,安安静静的停在了床榻上。

撕纸,我本以为定然赢回一句,也不枉我机智灵敏,却还是输给他了,他一根手指沿着那白纸划一道线,两张纸大小如一。看不过他得意洋洋的样子,我伸手点了他的穴。

看他还怎么得意,和本姑娘斗,他这个病秧子还嫩的很。

我骄傲的扬起了头,正准备炫耀一番让他看看本姑娘的本事呢,他竟是直直倒在了地上,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放在他鼻尖一探,呼吸都断了。

他是身体孱弱、病入膏肓的齐公子啊,方才拜堂之际还晕了一回呢,我···我怎能忘了这桩事情,我真的不是有意害他的,虽然不不想嫁给他,但万万没有害他性命的道理。一时自责不已,我哭得很伤心,眼泪一顺势而下,滴在他的脸上。

一跃而起的他哄然大笑,说是方才不过是假装,就是为了骗骗我。这腹黑狡黠的公子哥,果然不是什么好货色,居然敢骗的本姑娘的眼泪,非得好好收拾一顿,管他洞房花烛夜,管他新郎还是什么。

施展拳脚,他一一巧妙避开,还点了我的笑穴。弄得我坐在地上一直笑个不停,明明气的咬牙切齿,却是笑的没完没了,还滚在了地上,这齐三公子居然还是有武功的人,同传闻中有些不同啊。

金钗摇摇晃晃,新房中连绵不断的笑声。喜事一桩。



3

偌大的齐府,谜团重重,宛如一团雾气在前方,让人看不真切。

譬如那齐公子将老太太身前丫鬟送来的汤药全数倒掉,同我在一起时看着很气色红润的一个人,打打闹闹也没见咳嗽,偏偏在众人面前却虚弱不已,就像那久病缠身的男子,还有那齐家千金居然是个哑巴,他前头两个哥哥也莫名其妙的就不在人世了。

他说不要总是闷在房间里,带我去看看他养病的园子。那园子的牌匾写着“寄踢新花”,简直是莫名其妙,花团锦簇、青草依依的园子,为何还要踢,这不是糟蹋了娇艳的花朵吗。他笑的俊朗,不晓得笑些什么。

他问我上头四个刚劲有力的字写的怎么样,额,那四个字,我,抿了抿嘴念出声“今觉”,后面那个字不认识,我愣住了,他笑着道“乐”,我笑吟吟念下去“不就是今觉台乐吗”。

要是杜小姐在这里,万万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我识字不多,以后要注意注意,万万不能露了馅,毕竟扬州杜小姐是识读诗书的大家闺秀,我还是要装装样子的。

孤零零的院子,安安静静的阁楼,他说推开窗户有好风景,我喜滋滋的推开了木窗,见到的却是一座墓碑,瘪了瘪嘴用了关上了窗。这齐公子惯会哄人,哪有什么怡人的好风景,瞧着就晦气。

他说了番稀奇古怪的话,我听不大懂,每次独处时他总喜欢说一堆让人摸不清的话,我完全云里雾里,不晓得他在说什么,也不好多问,要是让他看出我不是那个冰雪聪明的杜小姐那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莲步碎碎,轻启朱唇,我学着那淑女做派,他说备好了礼品要送给扬州的岳父,请我来写上杜老爷的名字。这,我咬了咬下唇,一时不知作何是好。没有儿女是不晓得父亲母亲的名字的,但我不是杜小姐啊,幸好小喜替我解围,随机应变的将那杜老爷杜夫人的名字告诉了我。

我在信封上歪歪扭扭的写上“杜只羊、王桂花”,还装模作样的指责了小喜不懂事。

嘻,这事对我李玉湖来说不过小菜一碟而已。

那么容易就被识破,我还是那个武艺高强的李玉湖吗。

4

纸包不住火,我的小聪明在他眼里不值一提,他知道了阴错阳差、上错花轿的那桩事,我也和盘托出直言我是李玉湖。

没有想象中的愤怒交加,他还同我一起做戏,骗住了柯世昭,哄住了老妇人。

我也因此知道了一些隐秘之事。他病是装的,汤药全数倒掉是因为那药有毒,慢性毒药,要是喝得多了便会毒发,神不知鬼不觉的,让所有人以为他只是病逝,前头两个哥哥死因也全部和那表面彬彬有礼的柯世昭有关。

柯世昭是老妇人的外孙,欲加害齐府公子,自个继承所有齐家家产,和老妇人说话嘴跟抹了蜜似的,老妇人很是喜爱这个外孙。看似翩翩君子的柯世昭其实蛇蝎心肠,貌似平静温和的面目下是比魔鬼还要肮脏的心灵。

他几次三番想要拆穿我不是杜家大小姐,却每每计谋不成。理财我一窍不通,崩溃边缘想要收拾收拾包袱回扬州去,再也不在这个闹心的地方。他安抚我,夜里给我恶补,还想出了一个妙计,用手势眼神来提醒我,翌日,我表现优异,发挥出色,不仅没让那柯世昭的奸计得逞,反而得到了老妇人的赞赏。

习武时哪有这么多歪歪心肠,这全是阴谋诡计的地方,终日都充满着担惊受怕,我坐在床榻上,蹙眉道“我要回扬州”。

他离得不远,说是找了个女子比我漂亮、比我标志、比我娇媚,还满不在乎的说“你回吧”。

气得我想施展拳脚打他一顿。他却嬉皮笑脸的丢过来一个盒子,说是那新的美人就在盒子里。

我打开盒子,看见的是我自己。

粉色珠钗鹅黄衫,俏皮活泼眉眼弯,他说的美人原来是我李玉湖。

霎时间,怒气烟消云散,我望着镜中的自己笑眯眯。

这桩阴错阳差的姻缘,让我遇见了并不病弱的齐三公子,他足智多谋,聪慧腹黑,又识得诗书,我庆幸当日那场雨,那些手忙脚乱的人,如此我才得以和他相识、相知、相恋。

他没有袁大将军威猛果敢,却让我安安心心的愿意当个少夫人。

月色晚晚,冰雁姐姐不知是否安好。若是姐姐不幸福,我没有办法心安理得的占着这个齐少夫人的位置,毕竟我不是光明正大的杜小姐。



5

恶人有千百种手段,叫人防不胜防。

柯世昭派人请来了杜家老爷,得知这个消息,我大吃一惊。往日那些小把戏我尚且可以轻松应对,这次杜老爷前来,实在瞒不下去了。

他帮我想了个招,装病。到时再邀请杜老爷单独前来房中探望,将事情一一道明,求得杜老爷原谅,本是计划周全,却偏偏出了差错。

躺在床榻上的我惴惴不安,担心事迹败露,那柯世昭拧着我去见官,随是阴错阳差的一桩事,却难以说的清清楚楚。

熟悉的声音掀开了我的被角,我顿时兴奋不已,搂着哥哥杜冰说尽思乡之情,本是准备看一场好戏的柯世昭等人傻眼了,他们不知道那杜冰便是杜冰雁,姐妹团聚自有一番话要好好聊聊。

天南地北,嫁错了地方,两人皆以为是一场不幸的姻缘偏偏因为上错了花轿得来了一桩美事。

冰雁姐姐与袁不屈将军琴瑟和谐,早已感情深厚,我与齐天磊也在日日夜夜的相处中产生了深厚的情分。

冰雁姐姐离去前给我们支了个招,一番颇有深意的话,给我们指明了方向,那为非作歹的柯世昭是时候收拾一番了。

哑妹不哑,是为了保全性命装聋作哑。他不病不伤,是为了安稳长大佯装病弱。老夫人跟前,所有人将事情一一道明,痛心疾首的老夫人伙同大家一块想出了个计谋,演了场天衣无缝的戏收拾那恶人。

一切归于风平浪静,我也将身世对老夫人言明。老夫人说要去那扬州拜拜仙女庙中的菩萨,这几桩阴错阳差的姻缘都是仙女庙中菩萨的恩赐。

山转水转,风景依依,他牵着我的手坐在轿撵中打打闹闹。

我同冰燕姐姐跪在庙中双双害喜,缘分一切自有天定,同年同月生,同日出嫁的姐妹两人,好事成双。

不知道今年娶新娘子时寺院门口的小和尚会不会踮起脚尖看热闹,被胡子老长的老和尚按下头去,自己却摸着胡须,笑的开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