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书画篆刻家黄河 金石间悟人生

北京杂志官方 2018-10-10 13:47:29

摄影马柯


北京,张郭庄,博爱草堂,这里俨然一处农家村舍,裸露的红砖灰瓦屋上烟囱笔直树立,宽敞的庭院里鸡犬相闻。走进草堂,屋内中央是一方矩形长桌,桌上笔墨纸砚齐备,石印刀凿齐全,几方已经篆刻完毕的印章上,红色的印泥还没有完全干透。这里是书画篆刻家黄河先生在北京生活与创作的地方,黄河先生说,他是从西南边陲之地云南来到北京的,掐指一算已近半个甲子了。

二度来京



书画篆刻家黄河先生正在精心刻制作品

“第一次来北京的时候,心里想念的是故乡云南;等回故乡云南后,发现心里怀念的是首都北京。”1985年,黄河先生第一次从西南边陲云南来到北京,学习油画,北方冬季的寒冷让黄河想念起故乡的四季如春。学习结束后,黄河回到了故乡,可没过多久,心里便想念起了北京,想念北京的人文气息和艺术氛围。黄河说,“北京有全国最顶级的艺术展览,更有艺术大师云。”于是1988年的夏天,黄河再次北上,便到如今。

1988年,黄河来到北京,并有幸成为著名画家叶浅予先生的学生,大师的指点让黄河的绘画、书法和篆刻都有了质的飞越。叶浅予也非常喜欢这个从云南来的青年人,他不浮华的真诚中带着厚重,刻苦中带着一股灵气。经过叶浅予的引荐,黄河还认识了众多的篆刻艺术家,在他们的指点下受益匪浅。“不能专为做艺术而做艺术,艺术应该来源于生活,”黄河说。在名师们的启发下,黄河开始融入北京人的市井生活,体味北京人的生活细节。有空的时候,黄河会跑去豆汁店喝自己并不习惯的老北京豆汁儿,吃老北京的灌肠和卤煮,听一听国粹京剧,还时常会跑去老舍茶馆听几场戏。渐渐融入北京人的生活后,黄河的思路也大开了,在篆刻上开始有了许多新的想法。“从一开始的只会一味地模仿,渐渐地想法开始丰富起来,也灵动起来。”黄河说,那次启发一直受用至今。

当然,作为艺术之都,北京有着丰厚的艺术资源。黄河到北京后,先后在琉璃厂、长城、故宫、地坛、报国寺潘家园等地刻章。闲暇之余还经常去中国美术馆、荣宝斋、首都博物馆、故宫博物院等处参观记录历代印章珍品,并悉心临刻。随着日积月累的积淀,黄河的篆刻艺术也厚积薄发起来。

黄河说,北京是一个很包容的城市,让像他这样来自西南边陲的人有了发挥的平台。黄河喜欢篆刻,也喜欢北京。为了弘扬篆刻这一传统艺术,从2008年到2010年,他还在北京金台小学设立篆刻班,把他精湛的技艺传授给孩子。“三到五年级的小学生没有太多的升学压力,金台小学也有着深厚的文化传统,”黄河解释说。不过,如何让小学生们对这门传统艺术感兴趣,并保持注意力不是件容易的事。黄河考虑了很久,决定改变以往篆刻教学的套路,另辟蹊径。

以往学习篆刻之前都要先学习篆刻的字体,但那些古体字比划繁多难记,所以黄河直接跳过这一步奏,挑小学生们感兴趣的内容教。比如小学生们对动物画感兴趣,黄河就教学生们刻十二生肖,属马的就刻马,属羊的就刻羊,学生们学习的积极性都很高。学生们不仅给自己刻,还给父母刻,回家后经父母的夸赞后学习的热情更高昂了。黄河回忆说,“有不少外国友人来学校参观,见学生们人手一把刻刀,在石头上一笔一笔地雕凿,都感到很吃惊。”

于是慕名求学篆刻这门古老技艺的人多了起来,其中不乏外国学生。有位叫詹姆斯的美国学,专门从美国跑来中国学习篆刻。黄河并不急着教詹姆斯用刻刀,而是像当年名师们指点自己那样,带着詹姆斯去喝豆汁儿吃焦圈,大清早六点拉着詹姆斯去天坛公园打太极,还带着詹姆斯去故宫看玉玺。詹姆斯不会说中文,当时有一位四川姑娘帮助两人翻译,没多久后,詹姆斯就与四川姑娘因刻章结缘,喜结连理,还生下了大胖小子,一时传为美谈。


痴迷篆刻



篆刻工具

黄河先生自幼喜爱书法,更痴迷古诗文和篆刻。他从小就喜欢石头,爷爷黄光翰,擅长书画,是当时有名的金石家,他把多年收藏的名人印章传给了孙子。黄河常让爷爷和爸爸讲印章上人的故事,著名书画家吴昌硕、西泠印社社长马衡等人的故事成了黄河篆刻艺术的启蒙。

后来,黄河考入云南红河师范学校,毕业后做过美术老师,十年的潜心钻研,使他的绘画水准有了很大提高。教书期间,他常给同事、亲戚刻章,以章会友,有时还到外地刻,于是在云南任教十年的黄河便有了“刻章第一人”的称号。“那时的条件还没有现在这么好,边陲地区物资也挺匮乏,”黄河回忆说。由于缺墨缺纸,黄河经常到红河去采红河泥,取红河泥沉淀之后最细腻的部分当墨汁用,把废报纸当宣纸用,就这样不知疲倦地练习着。

黄河遍临王冕、文彭、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等历代名家作品,又在北京结识叶浅予、刘炳森、启功等高师,逐渐崭露头角,2003年荣获“北京工美大师”称号。2006年8月,他在“中国中央电视台首届篆刻超人赛”上力挫群雄,当场刻制的肖形印“猴”构图饱满,形象天真,生动可爱,一气呵成,博得现场观众的一致赞誉而夺冠。当时比赛场上是临时篆刻,抽到的观众生肖属什么,参赛者就刻什么。“我当时刻了一只思想者形象的猴子,猴子哪有会思考的?所以当我解释给观众和评委的时候,大家都忍不住笑了。”黄河也不由得笑着说。

印章本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但随着时代的变迁,逐渐离人们越来越远。自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会徽“中国印”产生以来,人们又重新认识这门古老的艺术了。随着奥运会会徽“中国印”在世界上的影响,篆刻艺术也被世界更多人所了解和喜爱,黄河也受到更多人的认可。黄河说,“篆刻看似简单,其实深奥,它传承的是历史,是传统文化。过去印章是‘玩意儿’,现在作为礼品。北京奥运会会徽没诞生前,印章多是旅游章、旅游纪念品,现在是正式的篆刻。找我刻的人越来越多,有的父母小孩还未出生,就要求给孩子刻一枚。”

黄河每天刻印三四十方,最多的一天连续治印90余枚。他为各界名人如美术大师、奥运会吉祥物“福娃”的设计者韩美林,著名书法家娄师白,飞天英雄杨利伟等治印上百方。他篆刻的“八荣八耻”十六方章,由中国集邮总公司收藏并在香港发行。黄河解释说,“篆刻分阴阳刻,阳刻字体凸出,阴刻字体凹陷。我当时用阳刻刻‘八荣’,用阴刻刻‘八耻’,正好合十六枚方章。”

与此同时,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沈鹏为他书写的“黄河篆刻艺术馆”也在山东潍坊揭匾,成为山东文化的一道靓丽风景,每天都吸引许多篆刻爱好者。黄河篆刻艺术馆是一家私人博物馆,同时也成了当地篆刻艺术交流的一扇窗口,黄河通过这扇窗口结识了众多当地的篆刻艺术家。

故宫博物院前院长李煜赢则通过他的孙女将自已独创的篆刻心得交给黄河,并希望他发扬光大,这是两岸文化交流的动人故事。鉴于黄河先生在两岸文化艺术界的影响,由故宫博物院、台故宫博物院共同主持集两岸著名艺术家政要联合创作的《富春山居图两岸合卷》,邀请黄河先生为画作中的全部五十余枚篆刻作品治印。


方寸雕凿

篆刻是“方寸艺术”,刀尖是巴掌上的芭蕾。黄河先生的刻章刀法如影随形、意在刀先、意到刀至,斜刀、侧刀、反刀、正刀、悬刀、顺刀、逆刀、扬刀,皆刀刀入神。黄河介绍说,“篆刻刀法中最常用到的是切刀和冲刀。”说完拿起一块寿山石演示起来。“刀用多了,便可以随心发挥,细腻处不要急,缓缓地刻,一刀就是一刀。气势磅礴处就一刀下去干净利落,不要犹豫。”转眼间,寿山石的底部,一匹惟妙惟肖的马便显露了出来。在石面的左下方,一只马蹄若隐若现,而在石面的右上方,一条马尾重刀雕凿,刻痕深厚,蓬松的马尾似乎还有一部分飘在石面之外。“这样用刀是给画面创造意境,让人觉得还有意象在画面之外,该收的地方就收,该荡开的地方就荡开。”黄河接着在寿山石的左手边刻上落款,“一般的落款落在这儿,也方便盖章的人知道怎么拿。”

黄河又另拿出几款印章,不少都是大篆字体,比划繁复,“这些印章刻起来都比较费功夫,”黄河介绍说。细细望去,有些字体周围有一些细小的点,经介绍原来都是用极细的刻刀点上去的。还有些字体的比划并不是一刀到底,在横竖边岔开出一些细小的刀痕来,“这样显得字体有沧桑的质感。”再看石面边缘,边角仿佛磕磕碰碰掉了一些石料似的,“这也是有意为之,显得有金石味道。”听黄河说,以前刻章的人经常把刻好的章放到孩子的书包里,磕碰完了之后再拿出来,因为这样的磕碰最自然了,而不像用刻刀那样有意为之的“自然”。

篆刻除了刀法,石料也是关键。“石料里面数寿山石最好,”黄河说。不同的石料硬度不一样,篆刻时要区别对待。而即使是同一块石头,因为纹理的分布硬度也会不同,篆刻时更要细加小心。黄河拿起手边的一块寿山石,这块寿山石有点不一样,边角有一小块鸡冠红,黄河说,“这地方的硬度跟其他地方是不一样的,篆刻时要尽量避开,所以把这块鸡冠红放到落款的地方,这样如何抓拿印章就一目了然了。而且这鸡冠红还讨彩,叫鸿运当头!”

一个篆刻艺术家更喜欢自己挑拣石料。黄河的故乡云南是个美丽的地方,美丽的金沙江在这里打了个结,如天女把她美丽的项链丢在草地上,闪着万点金光,清彻的江水中五彩的石头颗颗如晶莹的宝石。黄河常常赤着脚在江水中捡刻印的石料,它们虽不如寿山石、鸡血石名贵,可色彩斑斓,又浑然天成。“自然形状的石料雕凿得多了,对石料的纹理材质就越来越了如指掌,再去雕凿四四方方的石料,就轻松得如庖丁解牛。”黄河说。

黄河先生认为,篆刻章法还应重情趣、韵味,刻印除了要有娴熟的刀法功力和优秀的石材外,更应讲神韵、天趣浑成、另辟蹊径。他追求赵之谦的静穆秀丽,更吸收吴昌硕的浑然古朴,并从齐白石大刀阔斧、快剑扶云的气势中找到和谐统一的美感。“功夫在印外”,这是黄河对篆刻艺术的感悟,也是他对人生的态度。“功夫在印外”有着深刻的内涵,“你要使自己的作品有生命力,就需要给石头血肉与灵魂,喜欢才能给石头温暖,热爱才能注给石头灵魂,篆刻更是对灵魂的雕塑,你对事物的观察、对世界的感悟都在这一刻一划中得到了升华。”

经过多年的不懈追求,黄河融汇百家所长并最终形成了洒脱飘逸、灵秀而不弱、内刚而不霸、笔势布局形势与气质统一和谐的风格,被知名书法家庞书田称为“画有功底,书有趣味,印有灵气”,著名书法家李毅华对他的评价是既有“二王”之潇洒,更有“颜柳”之遒劲。

临了,黄河先生摊开他新近创作的“福”字长卷,密密麻麻字体迥异的小“福”字构成了一个雄浑的大“福”字,红色的印泥痕迹显露着金石上一刀一刀的雕凿,看过去满眼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