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玛雅“圣经”——《波波乌》(下):桑巴特洛壁画系列(二)

玉米王国MaizeLand 2018-08-15 08:15:39

注:上期讲述了英雄双兄弟——乌纳普(Hunahpu)和西巴兰奇(Xbalanque)击杀大鹦鹉的故事,本期将讲述他们大战地狱死神们的经历。

 

 

英雄双兄弟的父亲和叔叔

 

前几期我们已经或多或少地提到了,英雄双兄弟是玉米神的儿子,是创世神Xpiyacoc和Xmucane的孙子。Xpiyacoc和Xmucane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One Hunaphu请注意,跟他的儿子乌纳普的名字很像,小儿子叫 Seven Hunahpu

 

One Hunaphu的妻子叫西巴奇雅萝(Xbaquiyalo),x-在玛雅语中是女士的意思,baqi是骨头的意思,ya是水的意思,连起来意为水中的骨头女士。有学者注意到尤卡坦玛雅语中,bak ha’(水中骨头)意为白鹭,因此可以称One Hunaphu的妻子为白鹭女士,听起来比较肤白和骨感。


 

One Hunaphu和妻子“白鹭女士”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One Batz,二儿子One ChouenBatz在基切玛雅语中是吼猴的意思,Chouen来自尤卡坦玛雅语中的“chuen”,意为艺术家。


吼猴(名字有卖萌嫌疑)


关于Seven Hunahpu,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因为他就是一条单身狗。根据popol vuh的记载,他就是哥哥One Hunahpu的伴侣,像一个随从,这关系值得深思啊。


(图片来自鞠博士)


这哥俩每天也没啥事可知,就喜欢玩球,估计玩的还不错,每次玩的时候,有个猎鹰(天神的信使)都会来观看。没过几年,One Hunahpu的妻子“白鹭女士”去世了。

 

 

One Hunahpu和弟弟被诱杀

 

有一天,One Hunahpu和弟弟在西瓦尔巴的附近地面玩球,球的威力太大,吵到了地下的死神们参见危险游戏——古代中美洲球赛。头领One DeathSeven Death召集所有的死神商量对策,最后决定诱杀One Hunahpu两兄弟。他们派出四个猫头鹰信使分别是箭头猫头鹰Arrow Owl、单脚猫头鹰One leg Owl、鹦鹉猫头鹰Macaw Owl和骷髅猫头鹰Skull Owl去召唤One Hunahpu,就说死神们想和他们一起玩球。哥俩痛快地答应了,回家兴高采烈地告诉他们的母亲,母亲Xmucane有不详的预感偷偷地啜泣,但无法阻止兄弟俩的热情。走之前,兄弟俩把橡胶球和护具藏了起来,并告诉One Hunahpu的两个儿子“吼猴”和“艺术家”,让他们照顾好祖母。


于是,One Hunahpu和他弟弟踏上了前往西瓦尔巴的路程。他们经过颤抖和幽咽的峡谷,趟过蝎子河(Scorpion River)及血河(Blood River),来到通往地狱的十字路口。路口有四条路,分别是红色、黑色、白色和黄色。他们选错了路,来到死神们的宫殿,对着上面坐着的死神说道:

“早上好,One Death”,“早上好,Seven Death”。


可惜,那是用木头的雕像。死神们哈哈大笑迷之笑点,并从心里认为已经打败了One Hunahpu和他的弟弟。


“欢迎你们来到西瓦尔巴,请坐!”死神指着一个石板凳(Bench)说道。


他们坐上去才发现这是一个被火烧得发烫的凳子。死神们又哈哈大笑迷之笑点


然后他们被带到一个黑屋里,并被告知有人会给他们送来火炬和烟草吸烟是玛雅人非常古老的习俗,而且具有重要的仪式意义。当火炬和烟草被送来时,已经被点着并所剩不多了,但他们被告知第二天黎明时需要把火炬和烟草送还给死神们。


等到了第二天,当死神们索要火炬和烟草时,他们已经用完了。于是,他们就被杀掉并用来作牺牲了。One Hunahpu的头被割下来挂到路中间的一棵树上,剩下的身体连同弟弟Seven Hunahpu一起被埋掉了。

 

 

英雄双兄弟的诞生

 

或许有人会问,One Hunahpu都死了,可是英雄双兄弟还没出生啊?这可怎么办?所以说,大神就是大神,One Hunahpu虽然死了,但是别忘了,人家的头还挂在路中间的一棵树上呢。而且这棵树自从上面挂了One Hunahpu的人头后,以前从来没有结过果实的它,奋发图强地结出了满树的果实。令人惊奇的是,这些果实上都有One Hunahpu同志的脸。死神们也有点敬畏,下令不许砍伐这棵树,但也不让任何人接近它。


但叛逆者总是有的,这一天,死神——血液收集者(Gathered Blood)的女儿好奇地来到了树下。当她想摘树上的果实时,One Hunahpu的头颅喷了她右手一手的唾沫,于是,她顺利地怀孕了这与中国古代传说各种神奇的怀孕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处)。这事被她父亲以及其他死神知道了,他们命令四个猫头鹰杀掉她,并把她心脏的血装到碗里。幸运的是,猫头鹰们同情她,并用树的红色汁液代替血骗过了死神们。


怀孕的她(Lady Blood)逃到了地面上,并找到Xmucane,表示自己是她的儿媳妇。Xmucane当然不承认,不过经过重重考验,Xmucane还是接受了这个儿媳妇。


没过多久,我们故事的主角英雄双兄弟乌纳普和西巴兰奇终于出生了。但是,他们的祖母和哥哥们(前文提到的吼猴和艺术家)都不接受并虐待他们。于是,两兄弟把他们的哥哥们骗到一棵树上,并把他们变成了蜘蛛猴(spider-monkey)。


一天,两兄弟在玉米地里耕种时抓到一只老鼠,老鼠告诉他们,你们不应该做一个农夫,你们有更重要的事情。于是老鼠把他们父亲和叔叔的事情告诉了兄弟俩。兄弟俩非常吃惊,并在老鼠的帮助下,找到了被他们祖母藏起来的属于他们父亲和叔叔的橡胶球和比赛护具。

 


英雄双兄弟勇闯地狱

 

自从两兄弟找到球以后,跟他们的父亲一样,特别喜欢踢球,同样的,也惹恼了西瓦尔巴的死神们。死神们又派信使去召唤他们。走之前,他们在房屋中心种了二棵玉米,并告诉他们的祖母:“如果玉米枯萎了,那就说明我们死了。”


跟他们的父亲一样,兄弟俩经过山谷和河流,来到了西瓦尔巴。他们放出一只蚊子去叮咬死神们,当某个死神被叮咬后,其他人都会问他:“XXX,你怎么了?”通过这种方式,兄弟俩知道了所有死神的名字有点无聊)。


当他们来到死神的宫殿时候,仆人指着座位上的雕像说:“这就是死神们。”


两兄弟说:这不是,这也是木质的雕像。”(机智boys,比你们老爹厉害然后他们向真正的死神们问候。


死神们请他们坐下,他们淡定地说:这不是板凳,这是一块烧得发烫的石头。”死神们有点没面子,把兄弟俩送到了黑屋里,给了他们点着的火炬和烟草,并说了第二天一早就收回同样的套路啊)。两兄弟很机智地把火炬和烟草熄灭了,用金刚鹦鹉的红色羽毛冒充火焰,骗了死神们。


死神们震惊了,觉得这俩人不简单,问他们究竟是谁?兄弟俩说:“我们自己也不知道啊。”死神说那好吧,咱们一起玩球吧。于是拿出他们的橡胶球,这个球里面是匕首和刀片。两兄弟推辞说:“我们自己带了球。”双方僵持不下,两兄弟准备离开。为了留住双兄弟,死神们同意了用两兄弟的球。经过了几次球赛,两兄弟又逃过了几次陷阱。不过最后,在蝙蝠屋,乌纳普的头被死神蝙蝠砍了下来,挂在球场上。西巴兰奇当晚告诉兔子,第二天如果有球向你飞过来,你就直接偷走。第二天,当死神们追逐兔子时,西巴兰奇把乌纳普的头颅用南瓜换下来,并帮乌纳普重新接好了。


乌纳普(左)和死神(右),中间为橡胶球(来自科潘球场)


尽管他们挫败了死神们的许多陷阱和阴谋,但他们知道,终究难逃一死。当他们被召唤到一个窑炉上面,并要求跳过去时,他们毫不犹豫纵身投入炉火中。他们的骨灰被撒入河中。但五天后,他们又复活了,并以人鱼的形象出现在了河里。


两兄弟改换面容,扮成两个穷苦的孤儿。他们成了出色的魔术师,并在街上跳各种舞蹈。他们精彩的魔术可以把死去的动物复活,他们的舞姿是如此优美,以至于死神们都想一睹风采。于是,死神们把兄弟俩召唤到宫殿为他们表演魔术和舞蹈。


跳到兴高采烈处,死神们高喊:“杀了我的狗,然后再复活它!”兄弟俩照办了。


死神们更高兴了:“烧了我的房子!”死神One Death的房子被烧毁,马上又复原了。


死神们又高喊:“杀个人,然后把他复活!”兄弟俩随手在围观的人中拉了一个,杀了他,把他的心脏掏出来摆在死神们的面前,接着他又被复活了。


英雄双兄弟在死神面前表演魔术(普林斯顿大学藏陶杯所绘图案)


死神们高兴坏了:“杀了你们自己,我们想看看!”兄弟俩只能照办。西巴兰奇杀了乌纳普,把他的四肢切断,把头砍掉扔得很远,把他的心脏挖出来扔到树叶上。死神们开心畅饮,与西巴兰奇一同舞蹈。


西巴兰奇大喊一声:“起!”乌纳普又复活了。


死神们已经疯狂了:“杀了我们,再把我们复活!”


两兄弟当然求之不得。首先被杀掉的是头领One Death和Seven Death,但他们并没有被复活。其余的死神慌了,纷纷请求宽恕和原谅。


就这样,英雄双兄弟战胜了杀害自己父亲和叔叔的死神们。双兄弟来到父亲的头颅前,告知了他们战胜死神的故事。他们的父亲One Hunahpu复活了,成了玉米神!叔叔Seven Hunahpu未能复活。英雄双兄弟一个变成了太阳,一个变成了月亮。


这就是我们的英雄双兄弟智斗死神,解救父亲玉米神的故事。

《波波乌》的故事到此为止,如果大家对上一期还有印象的话,我们会发现很多有趣的事情。

首先,玛雅人特别热衷于各种仪式活动,经常祭祀。《波波乌》里面随处可见把某某人或者动物牺牲(scarifice)的话语,这不禁让人想起《左传》里说的“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其次,玛雅人对于人所拥有的宝石或饰品特别重视,上一期提到的英雄双兄弟就是通过用玉米偷换鹦鹉嘴里和身上的玉石,由此将大鹦鹉(lord)击杀。和中国古代一样,玛雅人视玉为代表身份和等级的奢侈品。目前所知,整个中美洲,仅牟塔瓜(Motagua)河流域产玉,为了争夺对玉石资源的控制权,甚至会引发邦国之间的战争。

最后,玛雅人似乎对尊严、知识也看得特别重。上文提到死神在戏弄了玉米神之后,哈哈大笑,并认为已经战胜了玉米神。这种在智商上碾压别人,并嘲弄、剥夺他人尊严的行为,在玛雅世界中似乎是生死攸关的。

这些因素将在我们今后要讲述的桑巴特洛壁画中得到体现。


识别二维码关注本公众号


如果对玛雅有兴趣的朋友,请关注中国考古网微信公众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正在洪都拉斯科潘遗址进行发掘,公众号中有大量关于这次发掘的信息,另外,网上也有很多与此相关的视频资料等,请自行搜索。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原作者如有需要,本文将立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