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2元超市加盟联盟

一家开在墓地旁的成人用品店,销售的物品太惊奇!

青春说 2018-06-12 19:10:54

01

我叫黄晓龙,在滨海市,最大的公墓边开了一家成人用品店。

价值200万元的店,是我爷爷留给我的。

说起爷爷,他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的印象,家里人从不曾谈起他,甚至没有一张关于他的照片。

但是从邻居长辈那,我知道爷爷是一个奇人,至于是怎么神奇,每一个提起他的人,都缄口无言。

这间两层楼,60平方的小店有着奇怪的规定。

不能变卖、不能转租,不能改变经营类别,不能停止经营,每天晚上11点之前必须开门,1点以后,才能关门,但是营业时间最晚不能超过凌晨5点。

诡异的地址、诡异的规定,我摸了摸身上不到1000元的全部家当,还是毫不犹豫的,在遗产继承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虽然这间店怎么看都和200万没有任何的关系。

店面所在整条街道,只有这一个店面,目光所及,全是公墓白色的墙壁。

道路对面,有一个很大的小区,两看上去高端大气上档次,但没有人住,门窗都没有安装,却挂上了暗红色的窗帘。

一个修在公墓对面的大型小区,一间公墓外,晚上营业的成人用品店。

我就这样成为了经营成人用品店的小处男老板。

我并不认为这里会有生意,但是,客人来得比我想的,早得多

我的第一个客人很奇怪,雨早已经停了,他却依旧穿着厚实的黑色雨衣,耷下来的帽子遮挡了整张脸,让人看不清容貌。

“有皮吗?”

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刚开始并没有搞明白。

只是告诉他小店才开业,还没来得及进货。

这是一个并不纠结的客人,听我说了以后,留下一句:“我明天再来。”就离开了。

不过,他走后,我起身关门,却发现地板上有些淡红色的液体,就像兑过水的血液,靠近后,还能闻到淡淡的腥气。

就在正是刚才那个怪人站过的地方,难道她是女的,来大姨妈了。

我有些嫌恶的拖地关门,却并没有在意。

美美的睡了一觉,我直接去找了老五,老五本名叫做伍剑,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交游广阔,在我们这,似乎就没有什么地方是他找不到的。

只是不知道老五在忙什么,一直到晚上,老五才带着我找到进货渠道。

我用剩余不到1000元的全部家当和老五的面子,进了整整两箱套套,总算让店里有了点东西。

可惜,我没有找到那位怪人要的皮。

当那怪人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却告诉我,他要的皮,竟然是人皮,我终于知道这个地方为什么还会有生意了,因为我遇到一个神经病。

这个叫做李海是神经病每天都来店里,只有简单的两句话:“老板,有皮吗?”“那我明天再来。”

我已经听得厌烦了,终于,当他再次来的时候,我将其狠狠的赶了出去。

很奇怪,李海并没有像前几次一样的离开,而是直愣愣的站在马路中间,一身黑色的厚实雨衣,让他如同融入了黑暗之中。

我很担心他会被撞死,却没有想到,在一声巨响后,一辆大货车停在了李海站立的位置。

惊慌失措的大货车司机和我一起找了很久,地上除了长长的刹车痕外,空空如也。

司机惨叫着逃跑,我也被吓回了店里。

那晚,我很害怕,我觉得那个叫李海的鬼是看上了我的皮。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第二天在新闻里面,却看到了一场肇事者逃逸的事故。

熟悉的汽车和新闻上熟悉的脸,我整个人顿时如同被冻僵了一般。

昨晚的大货车和肇事车辆一模一样,而死者,正是那名货车司机。

我不敢再呆在店里,茫然的如同行尸走肉,穿梭在人群最密集的地方。

阳光、人群,也让我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

当我抽完了最后一支烟,打算买包烟,往裤兜里一掏,却摸到一叠厚厚的纸,我拿出一看,正是那份遗产继承书。

我拿起来,想要狠狠的扔出去,手扬起,却慢慢的放了下来。

上面有一段红色的文字:本人,以自身的寿命为担保,不会违背上述条款,如有违背,将那比例支付违约金。

在最后的括号里,写着:违约金为我本人的寿命。

02

我浑身发抖,在便利店服务员连声的催促下,才拿着一包烟,走了出去。

如果在几天前,我不相信什么人能够拿去我的寿命,但是见过了昨晚的一切,我犹豫了。

想了想,我给老五打了一个电话。

老五很热情,什么事都没问,直接邀请我过去住一晚。

我几乎是踩着11点的钟声,进入了老五的家。

老五招呼了一声,就继续玩起了游戏,我知道他是个游戏迷,于是自顾自的上床睡觉。

但是没过多久,我却被自己的噩梦所惊醒。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走出卧室,老五还在打游戏,我一边喝水一边招呼道:“你还玩啊?明天不上班?”

老五缓缓的回过头,“啪”我手中的水杯顿时掉落在地,坐在电脑前的是穿着黑色雨衣的李海。

“有皮吗?”

“啊。”我发出一声惨叫,飞快的后退。

李海缓缓的转过身子,看向电脑荧屏。

我冲进卧室,用被子紧紧的裹住自己,只露出半张脸,嘴里喃喃自语:“一切都是幻觉,一切都是幻觉,我在做梦,做梦。”

正在这时,门把手缓缓的转动起来,发出轻微的声响。

我将身子死命的挤向墙角,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门把手缓缓的转动。

一声轻响后,门打开了。

客厅的灯已经熄灭,没有任何的光线,我只能看到一个人影从门缝中进入。

我吓得瑟瑟发抖,进来的却是老五。

一切都是我想多了,自己在吓自己。

老五拉了拉被子,在我身边躺下,我正要睡,就听到李海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

“有皮吗?”

我浑身一震,直接坐了起来,一脚踢到老五的身上。

“唉哟。”老五痛呼一声,一下子将灯打开。

明亮的灯光让我看清了老五的样子,老五还是我熟悉的老五,并没有变成那个穿着黑色雨衣的李海。

“那个,那个,我做噩梦了。”我有些不好意思。

老五却没有回话,而是睁着惊恐的眼睛,指着我:“你,你。”

我奇怪的看了看自己身上,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怎么了?”

“你,你的头发?”

“我的头发?”我纳闷的用手摸了摸,熟悉的触感传来:“我头发怎么啦?”

老五直接走过来,一把将我拉起,就往外走。

“靠,你干……。”

我话还没说完,就从墙壁上的玻璃里,看到了我的样子。

头发,已经全部变成了银白色,在灯光下微微反光。

我看着玻璃中的自己,惊叫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我疯狂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头上的剧痛告诉我,这一切并不是幻觉。

老五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急忙将我抱住。

我浑身一个激灵,老五的身子很冰凉,让我冷静了下来。

半响,我拍拍老五的手臂,示意他将我放开,然后坐在沙发上,低声问道:“老五,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

我一脸求助的看着老五。

老五郁闷的嘟囔一句,递给我一支烟,低声问道:“说说,怎么了?”

我抽着烟,看着向上飘散的烟雾,缓缓的将一切告诉了老五。

老五听完,愣了半响,看着我道:“你不会真的疯了吧。”

“滚。”

“滚?你想想,谁会将成人用品店开到公墓啊。”

我手抖了一下,这点我也想到了,只是当时脑子里面全是200万,再加上对面的大型小区,让我完全忽略了这一点。

但我还是硬撑着道:“对面不是有个大型小区吗?这么大的小区,还养不活我一家小店啊。”

老五恨铁不成钢的道:“你傻啊,你送了这么久快递,见谁往那边送过东西?”

我一愣,对啊,我们公司是全国最大的一家快递公司了,每天累得跟狗似的,但是从来没有听谁说过,往哪个小区送过快递。

而且,我现在才想起来,那个小区根本就没有名字。

所有的房间,都没有安装窗户,却挂满了厚重的暗红色窗帘,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见我不说话,老五接着道:“那里,我也知道,上坟的时候去过。”

我连忙摆手打断:“咱能不提上坟吗?”

“好,好,不提,不过你发现一个问题没有,那里除了你之外,没有任何一家店,你觉得对一个大型的小区来说,可能吗?”

我点点头,脸色渐渐的白了,将烟狠狠的按熄:“对,对,可是,修这么大个小区,就让它空着?”

老五耸了耸肩:“谁知道呢,不过,我觉得吧,天上不会掉馅饼的。”

我将遗产继承书拿了出来,老五看了半天,却说上面没有一个字,我看着上面清晰的文字,露出要哭的表情:“我念给你听?”

“不要,既然我看不见,说明有东西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你一念说不定就……。”

老五说的很对,我将遗产继承书收了起来,想了想道:“要不,我就让店空着,我还是回去工作?”

老五摇摇头:“现在12点,才一个小时,你头发就,这样了,我怕……。”

老五没有说完,但是我明白他的意思,一咬牙道:“那我回去。”

老五看看时间:“嗯,这是最好的,毕竟需要自己去面对。”

老五说话的语气变得有些奇怪,我心中着急,并没有在意。

“要不今晚,你和我一起去?”我看着老五,害怕中带着一点为难。

老五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穿好衣服,我们两个就直接出发了,而客厅中的大钟,正好指向了12点。

我脚步顿了一下,并排而走的老五走出几步,才诧异的回头看我:“怎么了?”

我吞咽了口唾沫,指了指墙上的大钟:“12点了。”

03

老五打了一个寒颤,仔细的看了看我:“快,现在还没有变化。”

我点了点头,却始终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让我心神难宁。

老五住在26楼,按下电梯,很快,电梯到达。

明明已经很晚了,但是电梯里面的人却很多,都是些老爷子老太太。

我和老五艰难的挤进去,直接按下了一楼。

面对着电梯门,我缩了缩身子,小声对老五道:“你觉不觉得有点冷啊,还有股味。”

我一进电梯就感觉到了,按道理说,电梯这么狭小的空间,这么多人,里面应该很暖和才对,但是我却感觉比外面还有冷上很多。

空气中还有一股淡淡的臭味,很难闻,但是却分辨不出是什么味道。

老五点点头,却没有说话。

电梯里面很安静,就好像都是陌生人,连邻居间一般的招呼都没有。

我看了看电梯按钮,上面只有一楼的指示灯亮着。

这么晚了,这些大爷大妈还要出去搞活动,我有些奇怪。

“喂。”我用手臂碰了碰老五,压低声音道:“这些都是你邻居啊。”

老五疑惑的看着我:“怎么了?”

我指了指电梯门上的倒影:“这么大半夜还出去?”

我看着老五的脸刷的一下白了,身子也微微颤抖,用手拉了拉我的衣服。

我不明白老五的意思,关心的问道:“怎么了,人不舒服?”

老五没有回话,此时电梯正好走到14楼,老五飞快的按下了14楼的按钮,门开后,拉着我往外走,从老五拉我的力道,我能够感觉到,老五态度的坚决。

我顺从的走了出去,直到电梯门缓缓关闭,才开口问道:“怎么了?”

老五惊恐的看着电梯道:“那些人就认识一个。”

我有些奇怪的看着老五,认识不好吗,怎么一副见鬼的样子。

老五见我不在乎的样子,急道:“那人上个星期就死了。”

老五一说完,我也浑身一抖,脸色难看了起来:“难道他们,他们是……。”

还没有说完,老五就打断了我的话,似乎怕我说出那个字一样:“我们走楼梯,快。”

我点头,然后才看清14楼的环境。

4楼并不是住房,更像是刚修好的商场,地板、墙面都没有装修,露出混凝土本身的颜色。

除了无数的立柱,没有任何的隔断,显得空旷而幽暗。

“在14楼修商场?”我有些奇怪的问道:“能卖出去吗?”

“砰”老五的后背重重的靠在了墙上,用颤抖的声音道:“我,我,我们不是在14楼。”

我诧异的看着老五,一脸的不解。

老五的声音已经变了,干涩而嘶哑:“我,我,们,在,在车库。”

“车库!”我吃惊的四处看去:“你们车库我去过,不是这样啊。”

老五喉结上下移动,半响才开口道:“这是负二层,修好以后,说是超标了,并没有投入使用,而是封闭了。”

我点点头:“没事,没事,说不定是电梯故障呢。”

我心里也开始有些发虚,但是还是强忍着安慰老五。

老五脸都扭曲了,带着哭音道:“电梯根本不到负二层啊。”

我身子一晃,觉得一股寒气从脊背升起,让心跳猛地加快,然后延伸到四肢,整个人仿佛失去了力气一般,脚下一个趔趄。

我赶紧挨着老五站成一排,背对着墙壁,手在电梯按钮上按了半天,果然,指示灯并没有亮起来。

车库紧急通道的灯亮着绿光,让我能模糊的看到远处有一个拐角,我深呼吸几下,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指着拐角的地方:“老五,那边是不是楼梯?”

老五想了半天,似乎在确定楼梯的位置,很久才点点头:“是,是,我们快过去。”

车库只有逃生通道的绿光亮着,将周围的水泥墙面映成了诡异的颜色,我和老五打开手机上的电筒,快速的向着拐角跑去。

短短的十多米,我感觉我们跑了很久,幸好,安全的到了拐角。

我大口的喘着气,刚才短短的距离似乎耗费了我所有的力气一般,半响才恢复过来,看着站在一边发呆的老五道:“发什么呆啊,走啊。”

老五慢慢的回过头,扭曲的脸上写满了恐惧,在绿色的灯光下,显得诡异异常,我不禁后退几步,警惕的看着老五。

老五却伸手,颤抖着指向前方,我拿着手机照过去,心直接凉了,双脚都在打颤,前方,本来应该是楼梯的位置,楼梯依旧在,但是却是向下的,没有一丝的光亮,如同等待择人而噬的巨口。

“老,老,老五。”我的声音颤抖的比双脚还要厉害:“你们这,还,还有负三层。”

老五似乎已经完全傻了,看着下行的楼梯,缓缓的摇头。

我颤抖着掏出烟,递了一根给老五,然后几次才将自己嘴里的烟点着,一吸,顿时一股巨大的焦臭味传了出来。我才发现自己的烟点反了,狠狠的将烟仍在地上。

“老五,别怕,别怕。你不是说这里被封了吗,说不定就是因为有负三层,只是没修完,毕竟你也没来过,对吧。”

我很想让老五说自己没来过,谁知道老五将烟狠狠的吸了一口:“我来过,只是那时候还没有被封。”

我的心猛地揪紧了,老五竟然来过,那岂不是说,这个下行的楼梯是凭空出现的,我感觉到自己的头发都快竖起来

老五却接着道:“但是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负三层,也从来没有听人说过还有一层。”

我长长的出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只是第三层没修好,没修好而已。”我不停的念叨,安慰着自己。

老五将烟几口吸完,狠狠的按熄在墙上:“我们走吧,电梯后面还有一个楼梯。”

我连连点头,跟着老五一起绕过一堵墙壁,向着另一面的楼梯跑去。

老五估计被吓坏了,跑得很快,我连叫了几声,老五都没有减速的意思,手里的灯光晃动,当我看到前面是一堵墙壁停下来的时候,老五竟然已经不见了……